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11-63 報應(書號:91137

11-63 報應

作者:驍騎校
    

    房間里血腥味熏人,地上扔著啤酒罐、煙蒂和一團團衛生紙,王嫣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無神的瞪著天花板,胸前還未完全發育好,布滿了齒痕和青紫淤痕,身下一攤血跡。

    王召鋼的腦子在瞬間變得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警察、法醫、走來走去,仿佛都成了虛幻的影子,唯有躺在床上的女兒是那么清晰,大冷的天,女兒睡著了還踢被子,凍著怎么辦。

    顫抖著伸出手想要去幫女兒把被子蓋上,忽然一切回到了現實,女兒的尸體已經僵硬,警察拍了照,做完了初步尸檢,拿了一條黑色的塑料尸袋正準備把尸體裝殮起來,王召鋼猛地撲了上去,抱住女兒嚎啕大哭:“都別動,誰動我閨女我和誰拼命,快找醫生,我女兒還活著。”

    說著又是掐人中又是按心臟,忙的不可開交,一邊忙乎一邊嚷嚷著:“下次可不能這么晚不回家,這世道外面亂啊,今天爸爸就不罵你了,咱們趕緊起來穿衣服回家,爸爸給你買了阿派,白色的,五千多塊。”

    他語無倫次的說著,精神顯得有些不正常了,一個警察在背后拉了他一下:“喂,人已經死了,你清醒一下。”

    王召鋼猛然回頭,眼神如同叢林中最兇猛的野獸,嚇得幾個警察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我女兒還活著,誰敢咒她!”

    警察搖搖頭,退到一邊去了。

    王召鋼繼續忙乎著,王嫣瘦弱的身體已經僵硬冰冷,毫無反應,王召鋼忽然停了下來,混亂的腦子慢慢緩過勁來,停了幾秒鐘,忽然嚎啕大哭起來,撕心裂肺的聲音沖破了旅館的墻壁傳到大街上,行人都駐足不前,被這悲慟到了極點的男人悲鳴所震撼。

    李燕也打車來到了假日旅館,看到門口的警車和救護車的時候,她就站不住了,扶著墻慢慢走過去,聽到兩個警察在議論:“那個小女孩才十六歲,真是可惜了。”

    撲通一聲,李燕癱倒在地。

    經再三說服勸告,王召鋼終于接受了現實,尸體裝袋運走解剖化驗,李燕因過度傷心,被送到醫院急救,王召鋼在醫院走廊里坐著,不停的抽著煙,沒人敢管他。

    一個警察走了過來:“你是死者的父親么,跟我們去所里做個調查。”

    王召鋼點點頭,站了起來。

    來到派出所,駐所刑警拿出一堆東西放王召鋼面前:“這是不是你女兒的東西?”

    一中的出入證、手機、零錢、公交卡,幾粒花花綠綠的藥丸,兩個杜蕾斯。

    王召鋼覺得頭皮被針扎一樣,跳起來說:“這不是我女兒的東西,我女兒是一中的好學生,怎么會有這些東西。”

    警察耐心的說:“所以才讓你辨認的嘛,你女兒的情況我們會去落實的,她今天放學之后去了哪里,和誰一起去的,做家長的知道么?”

    王召鋼說:“我女兒快要過生日了,今天回來的晚些,就是和同學一起玩去了,有個要好的女同學,叫張靜的,她們倆形影不離的,這事兒她肯定清楚。”

    兩個警察對視一眼,又問道:“你聽說過鄧渺凡這個人么?”

    王召鋼茫然的搖搖頭:“不知道。”

    警察又問了一些問題,王召鋼腦子有些混亂,說話也顛三倒四,見他傷心過度,神志不清,警察也就不再問了。

    夜已深,王召鋼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派出所,春節臨近,命案必破,警察們迅速展開了偵破工作,調取監控錄像,傳喚有關人員,這個夜晚注定繁忙無比。

    警方根據死者手機上打出的最后一個電話號碼,將同為一中學生的鄧渺凡連夜傳訊,但是只用了幾分鐘就解除了他的嫌疑,因為案發時間內他正在學校組織的奧數班補習,有幾十個同學可以作證他不在現場,而且他根本不認識死者王嫣,有經驗的老警察一看就知道這個少年絕對和本案無關。

    那么兇手究竟是誰,刑警又去傳訊當晚和王嫣在一起的女同學張靜,結果卻發現她不在家,根據旅館監控錄像顯示,死者王嫣是和三男一女同時進入房間的,那三個男青年打扮入時,一看就是社會上的小混混,警方展開調查,找來一些特情進行辨認,卻被告知,這幾個小子根本不是道上混的。

    案情陷入了僵局,次日上午,警方前往一中繼續調查取證,王嫣的班主任介紹說,這個孩子學習很好,人也單純,絕不會和社會上的人攪合在一起。

    警察要求和張靜談話,班主任卻說她今天曠課沒來,同時又抱怨說這一屆高一新生良莠不齊,光曠課的就有三四個。

    警察眼睛一亮,問還有誰曠課。

    “還不是傲天社團那幫人。”老師苦笑道。

    “有他們的照片么?”警察問道。

    老師拿出了學校活動的集體照指給警察看。

    “就是他們!”警察馬上認出這幾個學生正是和王嫣一起出現在旅館的人,正要回去組織抓捕,所里電話來了:“撤吧,嫌疑人投案自首了。”

    ……

    導致王嫣死亡的正是傲天社團的幾個主要成員,秦傲天、小胖、阿可,他們分別在家人和律師的陪同下到當地公安機關自首。

    三名涉案人員的口供完全一致,昨天下午放學的時候,死者王嫣主動邀請秦傲天等人聚會,他們先是在一家肯德基吃了晚飯,然后去濱江大道某酒吧喝了一些啤酒,事后死者感到疲勞,要求找個地方休息,三名涉案男孩就帶著死者來到距離酒吧不遠的假日旅館開房休息,由于喝了點酒,三個少年應死者要求,輪流和其發生了性關系,隨即死者突然失去知覺,三個少年驚恐萬分,倉皇逃離現場。

    “一派胡言,我問你,死者身上的傷痕是怎么回事!”主審警官怒不可遏,拍著桌子質問著面前的嫌疑犯秦傲天。

    秦傲天個頭很高,雖然只是高一學生,已經一米八左右了,穿著一件很潮的羽絨夾克,頭發當中的一撮挑染成黃色,看起來不像是一中的學生,反倒像是社會青年,在警察的怒目注視下,他下意識的低下了頭,小聲說:“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冷笑道:“我干多少年公安了,你這點花招還是收起來的好,死者分明是被虐待致死,人證物證確鑿,你老老實實交代,興許還有條活路,狡辯的話,罪加一等。”

    秦傲天顫抖起來:“真的不關我的事,她叫的太大聲了,小胖拿棉被把她捂死的,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警察繼續追問道:“老實交代,從頭說起。”

    “王嫣是高一三班的,我看她長的不錯,就想泡她,是張靜幫我把王嫣約出來的,我們一起吃的飯,她說要回家,張靜不愿意,說要去酒吧玩,就去了,喝了點酒,然后阿可說要去開房,我們就去假日旅館了,王嫣喝多了,他們輪流上她,她喊,小胖怕人聽見,就拿被捂她的頭,結果不小心捂死了,真的和我沒關系啊,都是他們干的。”

    兩個警察對視一眼,根據他們的經驗,這個供述八-九不離十了,但是肯定還有沒交代的罪行,經過解剖化驗,死者遺體中檢測出迷幻藥和高濃度酒精,肯定是被下了藥之后進行輪-奸,過程中呼救而被殘忍殺害的,這種案子基本上沒啥懸念,故意殺人罪是跑不掉的。

    不過這個嫌疑人的背景很深,聽說和市委秦書記有些瓜葛,但這些就不是公安機關的問題了,留給法院讓他們頭疼去吧。

    ……

    昨天整夜王召鋼都沒睡,一直在醫院陪伴妻子,李燕醒過來之后水米不進,整個人完全傻掉了,只知道喃喃的念著女兒的名字,王召鋼何嘗不是心如刀割,但他到底是個男人,越是這種關頭越是要挺住。

    一些親戚趕到醫院陪護李燕,王召鋼抽空去了派出所打聽案情進展,剛進院子就聽兩個協警說什么昨晚裸-死女生的案子已經破了,走進值班室,卻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這不是前天才見過的路哥么。

    路勇正陪著一個哭哭啼啼的半老徐娘坐在屋里,那娘們一邊哭一邊嚷嚷著:“我兒子是無辜的,是被人陷害的,小天那么乖,從來不喝酒不抽煙不打架,怎么可能會殺人。”

    路勇在一旁勸道:“姐,你別擔心,死了個坐臺小姐而已,我都打過招呼了,小天不會有事的。”

    王召鋼怒目圓睜,厲聲質問道:“是你兒子殺了我閨女!”

    婦人嚇壞了,驚恐的看著王召鋼,路勇也驚呆了,竟然沒認出是王召鋼。

    僅僅一夜時間,王召鋼整個人的精氣神全變了,頭發白了一半,眼窩深陷,形同鬼魅。

    “兇手在哪兒,我要殺了他!”暴怒的王召鋼向審訊室沖去,被聞訊趕來的幾名協警按倒在地,猶自發出撕心裂肺般的咆哮。

    婦人緩過勁來,明白這位是死者的父親,頓時張牙舞爪撲了上來:“就是你女兒勾引我兒子,我兒子那么聽話,學習那么好,都是被這些小**帶壞了啊。”

    派出所內哭聲罵聲混成一團。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