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11-32 傲天社團(書號:91137

11-32 傲天社團

作者:驍騎校
    

    這是一個難熬的星期天,鄧渺凡和王棟梁打完電話后,相對無言,時光荏苒,當初子弟中學初中部的問題少年,現在已經是市一中高二年級的學生了。

    自從溫雪那一屆學生畢業之后,一中發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高三年級組的陳老師被調到教育局當副局長,然后是一中新校區落成,同時開始大規模擴招,從一個年級八個班擴充到十五個班,生源隨之也變得復雜化起來,以前一中招生門檻很高,學習成績不好的想進來不但要花錢還要托關系,現在簡單了,只要花錢就能上。

    鄧渺凡是憑成績考進來的,而王棟梁則是因為體育成績優異被特招進來的體育生,兩人在學校里形影不離,關系特鐵,正是由于這一點,才招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煩。

    一中新校區在市區北郊,學生中午在學校食堂吃飯,剛開學后的一個中午,鄧渺凡正拿著飯盒走向食堂,忽然有個陌生面孔攔住他說:“你叫鄧渺凡是吧,有人找你,跟我過來一下。”

    鄧渺凡知道對方是高一新生,就沒理他,徑直往前去了,事后也沒當一回事,但是下午第一節課后上廁所的時候,麻煩來了,四個高一新生把他堵住,驅散了圍觀的學生,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叼著煙走到他面前說:“好好的請你不來,非要搞成這樣,有意思么?”

    “有話就說,我接著呢。”鄧渺凡根本不懼對方,別看他現在是一副乖乖學生的樣子,當年也是高土坡忠義堂的骨干角色,高一的小屁孩玩的這一套,都是他玩剩下的,根本不會放在眼里。

    對方笑了:“還挺牛逼的,本來我是想先把高三的事情處理了,再來處理你們高二,不過現在看來要改主意的,我叫秦傲天,以后一中的旗,我抗。”

    鄧渺凡看了看他:“說完了?”

    “還有,以后你跟我混,有事報我傲天社團的名字。”

    “抱歉,我只有一個大哥,忠義堂貝小帥。”鄧渺凡有些鄙夷的看了看對方。

    沒想到秦傲天一下就怒了:“**的,忠義堂了不起啊,這里是一中,不是市里,拿貝小帥壓我,誰他媽怕你。”

    說著一拳打過來,鄧渺凡猝不及防臉上挨了一下,立刻撲上去還擊,秦傲天閃身躲過,一幫人圍著鄧渺凡拳打腳踢,直到學校保安聞訊趕來才作鳥獸散。

    鄧渺凡被打得鼻青臉腫,這口氣自然不能咽下去,于是找到王棟梁,王棟梁是體育生,平時也有幾個關系好的兄弟,當時就帶人報復去了,雙方在學校后操場大干一場,傲天社團的人很抗打,很明顯是打架老手,雙方不分勝負,被保安驅散。

    從此以后,麻煩接踵而來,傲天社團絕對是一中歷史上最囂張的小團伙,他們幾個核心人物都是來自于同一所初中,家里也很有背景,打架夠狠,社會上朋友也多,已經掃平了整個高一,高三那幫學生還能遭到擴招的荼毒,沒幾個出來混的,所以沒人和秦傲天搶這個扛旗的位子,現在擋路的唯有鄧渺凡而已。

    傲天社團在高一年紀擴充了人馬,幾十個男女學生跟他們混,平時上廁所去食堂都是前呼后擁的,整個一中都是他們的眼線,很快跟著王棟梁混的幾個體育生都被修理了一頓,再也不敢出頭了,鄧渺凡王棟梁兩人勢單力薄,和他們干了幾回都吃了虧,以至于上廁所、放學都躲著走。

    前幾天下午放學后,有先出門的同學發信息來說傲天社團的人在門口埋伏,鄧渺凡和王棟梁不敢走大門,從圍墻翻了出去,哪知道剛落地就被人一書包掄倒了,眼冒金星抬頭一看,秦傲天站在面前,身旁跟著幾個痞子學生,手里提著書包,他們的書包里不裝書,裝磚頭,專門砸人用。

    秦傲天蹲下,瞇著眼睛望著頭上流血的鄧渺凡,伸手在他額頭上蘸了點血,用舌頭舔了舔,露出一個微笑:“好玩不?還給我裝逼不?”

    “我**!”王棟梁眼睛通紅就往上撲,被秦傲天身邊一個長頭發的少年一棍打在背上,立刻就趴下了。

    少年一甩長發:“操,還他媽不服。”

    秦傲天獰笑道:“不服好啊,咱們**不服,我說過了,以后見一次打一次,直到打服為止,想躲,沒那么容易。”

    說完,幾個人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轎車揚長而去。

    鄧渺凡王棟梁不敢和家里人說,只好自己找了個小診所把頭包扎好,家也沒回,在網吧過了一夜,他們先給貝小帥打的電話,對方號碼已經停機,然后才打給的劉老師,結果卻是如此令人失望。

    兩人下機,在收銀臺結賬的時候,從二樓上下來一個人,看見他們頓時驚喜的喊道:“鄧渺凡,王棟梁!”

    兩人回頭,也驚訝道:“袁偉!”

    袁偉初三沒畢業就托劉老師辦了個畢業證當兵走了,還不到兩年呢,怎么就回來了,三人當初在班里可是關系最好的,突然相逢喜出望外,找了個早點鋪子坐下吃飯敘舊。

    原來袁偉是回來探親的,他在武警機動部隊服役,部隊駐扎在大山溝里,沒有手機,沒有網絡,連個女人都看不見,所以剛一回來就找了家網吧包夜,沒想到竟然能遇到兩位死黨,真是緣分。

    “怎么,掛彩了?” 袁偉點燃一支煙,深吸一口,指著鄧渺凡頭上的紗布問道。

    “別提了,被高一的小子欺負慘了。”鄧渺凡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袁偉立刻就怒了:“我草,翻了天了,當我們忠義堂沒人啊。”

    他立刻行動起來,聯系了一幫原來子弟中學的同學,現在這幫人大多升入機械職高,每天除了打架泡妞喝酒之外就沒別的事,聽說老同學有事,個個興奮無比,很快就召集了十幾號能打的兄弟。

    星期一上午,鄧渺凡收到短信之后,來到學校圍墻邊接應,袁偉帶著一幫機械職高的學生翻墻進來,大家都是利索的短打,帶著刀棍等家伙。

    “人在哪里?”袁偉問道。

    “籃球場邊抽煙的一群人就是。”鄧渺凡緊張的說。

    “行了,你回去吧,這事兒你別參與,考上一中不容易。”袁偉拍拍他的肩膀,叼著煙,帶著人就過去了。

    見到一伙生面孔出現,秦傲天等人倒是一點也不緊張,反而迎了上去,兩伙人在籃球場上對峙起來。

    “誰是秦傲天。”袁偉問道。

    “我是,怎么著?”秦傲天站了出來,冷眼傲視對方。

    袁偉點點頭,藏在身后的鐵尺亮了出來,劈頭就斬過去。

    秦傲天反應還算迅速,向后一閃身,鐵尺劃開他的衣服,胸前赫然一個口子,傲天社團的人也不含糊,抽出身上的家伙就沖了上去,不過他們打架的本事比機械職高這幫人還是要遜一些,尤其是武警全訓部隊出來的袁偉,那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幾個回合下來,傲天社團的人已經躺了一地。

    “少他媽裝死。”袁偉朝地上的秦傲天踢了一腳,蹲下來點燃一支煙,拍拍他滿是血污的臉,把煙放在他嘴里說:“小子,我叫袁偉,忠義堂的,有什么沖我來。

    秦傲天咧嘴笑了:“行,我記著這個名字了。”

    “保安來了!”有人大喊一聲,袁偉回頭看看,幾個虛張聲勢的中年大叔正拎著警棍趕過來,他笑笑,拍了拍秦傲天的臉:“日子長著呢,你想怎么玩,我陪你。”

    說著帶著人從容撤退,依舊翻墻出去。

    ……

    這場斗毆影響極其惡劣,校方震怒,下令嚴查,但是傲天社團的人卻堅持說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校方查無實據,也不好做出處理,只好作罷。

    但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晚上大伙兒喝酒慶祝干翻了傲天社團,大家都多喝了幾杯,剛從飯店出來,兩輛面包車就亮著大燈沖過來,從車上跳下來十幾個人大打出手,這些人顯然是有備而來,一水的封閉式摩托頭盔,棒球棍,配合默契,下手極狠,機械職高的學生再厲害也不過是學生而已,哪里打得過專業級別的打手。

    “跑!”袁偉大吼一聲,從腰間拽出鏈子鎖和他們打成一團,鄧渺凡和王棟梁他們撒腿就跑,頭都不敢回,只聽到耳畔呼呼風聲,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對望一眼,眼中盡是恐懼之色。

    “袁偉呢?”

    “不知道。”

    “回去看看。”

    ……

    袁偉很能打,鏈子鎖呼呼生風,一個人纏住了三四個打手,見解決不了他,車上又下來一個人,腿腳略有一點跛,手里拎著一把鋸短了槍筒和槍柄的獵槍,對著袁偉喝道:“你再動一下試試?”

    袁偉真就不動了,當過兵的人,知道槍的厲害,而且他從對方眼里看到了一絲殺氣。

    “跪下。”年輕人說道。

    袁偉遲疑了一下。

    年輕人笑了一下:“你是以前跟貝小帥混的吧,論輩分你還低著呢,跪下也不丟人,別逼我,我這個人凡事都不喜歡說第二遍。”

    袁偉跪了下去。

    面包車上下來一個人,胳膊上纏著繃帶,嘴里叼著煙,正是秦傲天,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秦傲天一腳踹在袁偉頭上,從別人手里奪過一把棒球棍,劈頭蓋面打過去:“操,敢動我,打不死你!”

    幾分鐘后,袁偉躺在血泊中不動了,年輕人點燃一支煙,遞給秦傲天:“小天,差不多了可以了。”

    “**的。”秦傲天還不解氣的沖袁偉踢了一腳,啐了一口,這才上車離去。

    ……

    北京首發的準備、北大演講稿、申報矛獎的材料,還有第二冊的修改,從沒這么忙過,連買去北京的行頭都沒時間,

    今后今天,更新速度會放緩,有可能兩天一更,大家體諒。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