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10-55 被人挖墻角(書號:91137

10-55 被人挖墻角

作者:驍騎校
    

    周仲達從江北代市長的位置調任省教育廳長已經快兩年了,文教工作顯然更適合這位知識分子型的官員,兩年來他的工作可圈可點,深得省委省政府領導的欣賞,據說很有可能會再往上動一動呢。

    在周廳長的記憶中,劉子光是個很有心計也很有氣魄的年輕人,最后一次見他還是在江東省理科高考狀元的謝師宴上,那次江北市公安局出動了上百警力對劉子光進行抓捕,周廳長為了避嫌,當天下午就返回了省城,就是怕別人求到自己,后來也不知道劉子光托了哪方面的關系,居然把一場官司化解于無形,周廳長聽說后暗暗吃驚,對這個人的印象便更深了一些。

    華夏礦業的董秘找劉子光,而且聽起來似乎很迫切,周廳長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也不便追根問底,便采取了最穩妥的方式,他答道:“你要找的是劉子光吧,我在江北當市長的時候和他有過一面之緣,不過早就沒有聯系了。”

    易永恒說:“周廳長,我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請您回憶一下,還有其他聯系方式么?”

    周廳長說:“他和我以前的秘書周文是同學關系,你們找到周文就能找到他。”

    “那么在哪里才能找到您的秘書呢?”

    “周秘書現在是南泰縣的縣長。”周廳長的語氣里透著一絲掩藏很深的得意。

    顧不上太多的客套,易永恒表示感謝后掛斷了電話,開始聯系南泰縣方面,幾經周折要到了縣長的手機號碼,對方還很矜持的告訴他,周縣長正在首都參加中央領導的追悼會。

    易永恒按照號碼打過去,響了很久卻沒人接,他心急如焚,每隔三分鐘就撥打一次,一個小時過去了,依然沒有人接電話。

    他哪里知道,周文此刻正陪著老程頭在葉老家里做客,手機調成靜音狀態,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找他,直到一個半小時后上廁所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上全都是未接電話,正狐疑呢,又是一個電話進來,周文接了問道:“哪里?”

    “周縣長嗎?我是華夏礦業發展集團的董秘易永恒。”

    “易秘書,你好你好,真不好意思,剛才在開會,手機不在身上。”周文身為負責招商引資的縣長,自然知道華夏礦業的規模,那可是全國排行前列的礦業大集團,國務院直接管轄的重點企業,甚至比玄武集團的實力還要雄厚些,易秘書這么著急找自己,難道是為了南泰縣經濟開發區的事情?

    “周縣長,是這樣的,我們在找一個人,這人是您的同學,他叫劉子光,請問您有他的聯絡方式么?”易秘書的話打消了周文的幻想,他趕緊答道:“沒錯,劉子光是我的同學,昨天我們還在一起吃飯來著,他也在首都,長住東亞飯店,我這就把他的聯系方式發給你。”

    易永恒長噓了一口氣,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首都啊,不管怎么說,能找到人就好,按照周文給的號碼打過去,對方很快就接了。

    “請問是劉子光劉先生么?”易永恒壓抑著興奮和緊張,這位劉先生眼下可是自己的財神爺,萬萬得罪不起。

    “我是劉總的助理東方恪,您是?”

    “我是華夏礦業的董秘易永恒,曾經和劉總見過面的,關于西非鐵礦的事情,您看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薛總想和劉總聊一聊,您看能不能安排一下。”

    “哦,真不好意思,劉總最近都沒有時間,就這樣吧,再見。”

    對方直接掛了電話,易永恒拿著手機愣了半天,自打當了董秘以來,還沒有人這么拒過自己的面子,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給推了,看來那位劉總對于華夏礦業的怨念不輕啊,不過這難不倒百折不撓的易永恒,他當即搭乘傍晚的航班飛回首都,準備親自登門拜訪。

    又是一番折騰,當易永恒來到東亞飯店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點鐘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走向了電梯,待會的說辭他已經想好了,如果對方對當初的事情耿耿于懷,那自己就來個負荊請罪,不論采取什么辦法,只要能打動對方就行。

    可是按了半天門鈴竟然沒人開門,恰好有個服務員走過來,告訴他說客人已經離開了。

    “退房了?”易永恒問道,心里浮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那倒沒有,他們是付過一年房費的,應該是出外地去了。”服務員說。

    易永恒長嘆了一口氣,疲憊至極的他靠著墻壁坐到了地毯上。

    ……

    此刻,劉子光已經坐在至誠一期的家里了,父母突然打電話讓他回來,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談,而且態度相當堅決,沒轍,他只好帶著自己的一套班子乘私人飛機飛回了江北。

    父母坐在沙發上,表情很是嚴肅,老爸說:“今天把你叫回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上回和你提過的經濟適用房,你不當回事,我和你媽就幫你辦了,現在表格已經遞上去了,但是聽人說這里面還有些道道,我們年紀大了,跟不上形勢,后面的事情就該你自己跑了。”

    劉子光沉默了一會說:“好吧,這事兒交給我辦了,你們安心在家修養就行。”

    見兒子的態度還算端正,老爸老媽相視一笑,拿出一張存折說:“這上面是咱家的拆遷款,你拿著用,該打點的就打點,經適房小區我們去瞧過了,地方雖然遠了點,但是房子還是不錯的,七八十平方兩室朝陽,將來我們老兩口去那邊住,這邊留給你結婚用,對了,方霏那孩子最近也沒見,你倆到底怎么回事?三十多的人了,再拖可真不行了。”

    劉子光諾諾連聲,看著父母的嘴唇在一張一翕,心思卻飛到了九霄云外,最近工作太忙,以至于忽略了父母以及自己的個人問題,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按照中國人的傳統來說,別管劉子光混的多么風生水起,都是個不孝的兒子,整天讓父母操心,讓親人牽掛,自己確實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是該到了徹底解決后顧之憂的時候了。

    捱了一個小時,父母終于數落累了,劉子光起身要走,老爸喝問:“這么晚了,去哪里?”

    “去公司值班。”劉子光撒了一個謊,其實他是想去李紈那里,好好撫慰一下李總孤單的心。

    “哼,盡說瞎話,我問過你公司的小黃,你根本就沒在公司里值過夜班,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小光啊,你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啊,耽誤了自己,也耽誤了別人啊。”

    眼瞅二老又來勁了,劉子光慌忙逃竄:“我走了,有事明天再說。”

    出了家門,驅車來到濱江錦官城李紈家樓下,剛熄火就從后視鏡里看到一輛熟悉的汽車駛來,雪亮的光柱刺破黑暗,從駕駛位上下來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很有風度的打開車后門,抱出來一個已經睡著了的孩子,然后就看到李紈從車里鉆了出來,和那男子說了一句什么,男子微笑著點點頭,然后兩人并肩抱著孩子上樓去了。

    那個男子劉子光認識,正是至誠集團的副總尹志堅。

    劉子光愣了半天,怒火攻心,有心想沖上去暴打尹志堅一番,但是最終還是沒有下車,這事兒真的怪不得別人,要怪只能怪自己,經常性的一出門就是成個月,而且沒有電話,沒有信息,幾乎是整個人從世間蒸發了一樣。

    反觀尹志堅,占盡地利人和,一起工作中更容易產生感情,尹總向來不掩飾自己對李紈的愛慕,每天一束鮮花從不間斷,而且尹總高大英俊,談吐不俗,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說,都不輸于劉子光。

    劉子光點燃了一支煙,望著樓上李紈家里的燈光,先是客廳的燈亮了,然后是小城房間的燈亮了一下便熄滅了,應該是把孩子放在床上了,緊接著臥室的燈亮了,浴室的燈也跟著亮了起來,透過毛玻璃,甚至能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身影。

    劉子光苦笑了一下,本來此刻應該是自己在李紈家的浴室里洗澡的,真是世事無常啊,不過話又說回來,或許對于李紈來說,尹志堅才是更合適的生活伴侶和事業上的幫手。

    他丟掉煙蒂,發動汽車走了。

    樓上,依然穿著一絲不茍的套裙的李紈對尹志堅說:“謝謝你了,熱水器最近總是壞,物業人員修過三次了,還是弄不好,沒想到你這個學文科的人,對于電器還這么精通。”

    尹志堅拍拍手說:“小問題,已經搞定了,其實我從小就喜歡理科,學文是家里人的意見。”

    熱水器修好了,尹副總就沒了繼續待下去的理由,他搜腸刮肚想找些話來說,可是卻無從說起,只好道: “呵呵,已經很晚了,不耽誤你休息了,再見。”尹志堅向大門口走去,心中一個聲音在不停地吶喊:“留下我,留下我……”

    但李紈沒有任何留下他的意思,將尹志堅送到門口,替他按了電梯的按鈕,尹志堅終于還是忍不住了,開口道:“紈,其實我……”

    “天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李紈微笑著說,客客氣氣卻又拒人千里之外的笑容讓尹志堅心灰意冷。

    “嗯,你也早些休息。”尹志堅走進了電梯,在電梯門關上之前,臉上一直保持著紳士的笑容。

    李紈剛要返身關門,忽然一股勁風從背后襲來,尹志堅居然去而復返,并且一把摟住了自己,強大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鐵一般的臂膀箍的自己喘不過氣來。

    “紈紈,原諒我,我實在太愛你了!”身材高大的尹志堅一把將李紈攔腰抱起,用腳踢開門向臥室走去,他卻沒注意到,那部入戶的私人電梯又開始下行了……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