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10-30 凱旋(書號:91137

10-30 凱旋

作者:驍騎校
    

    博比敢于直接進入圣胡安,并不是頭腦發熱、一時興起,而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此前福克納的雇傭軍已經有一部開進了圣胡安,接管了總統府和議會大樓,電臺和電話局機房也被拿下,大部分叛軍繳械投降,文度族民兵們也望風而逃,今天的圣胡安,是一座不設防的城市。

    也曾有大臣建議,徹底肅清庫巴的余黨之后再進入城市也不晚,但博比考慮到百姓的疾苦,必須盡早恢復國家的正常秩序,所以毅然做出決選,即日開進圣胡安接收政權,這里還有另一層意義,圣胡安是西薩達摩亞的首都和唯一的城市,誰占據了圣胡安,誰就是西薩達摩亞的主宰者,如果局勢完全平定之后再進入圣胡安就失去了意義,以博比的頭腦,斷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他要以解放者的身份進入首都。

    車隊前鋒接近了圣胡安郊區,經過長達一年多的內戰,這里已經變成滿目瘡痍,燒毀的軍車殘骸躺在路邊,殘破的鐵皮屋子后面,穿著鮮艷衣服的居民表情麻木的看著浩浩蕩蕩的車隊,交通要道的路口處,叛軍的沙包工事已經被皇家軍隊接管,身穿法式迷彩服的雇傭軍和皇家第二旅的黑人士兵坐在皮卡上,手扶著重機槍,看到殿下的座駕開來,紛紛舉手敬禮。

    福克納上校坐在一輛路虎越野車上,嘴里叼著招牌式的玉米芯煙斗,冷漠的看著車隊緩緩行進,克服圣胡安,是他雇傭兵生涯中的又一個巔峰,他喜歡這種感覺,當幕后英雄的感覺,試想一個,還有什么能比解放一個國家更令人興奮地事情呢。

    事實上,布雷曼礦業的老板索普先生曾經打電話給福克納,讓他想辦法將戰爭拖延的久一些,薪酬加倍支付,但福克納認為那樣有損于紳士的榮譽而斷然拒絕了。

    上校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指揮官,為了完成合同中的最后一項,協助博比殿下完成登基典禮,他親自做出周密的安排,圣胡安市內的所有制高點上都派駐了狙擊手和觀察手,每個路口也都安排了路障和機槍工事,繳械的叛軍被關押在一所學校里,由一個精銳的分隊負責看守,絕對出不了問題,就連最壞的情況他都考慮到了,如果i.s.r派出戰斗機轟炸的話,埋伏在圣胡安大飯店樓頂天臺上的高射機槍和防空導彈組定然讓他們有來無回。

    更何況機場上還有兩架米格21戰斗機,圣胡安機場雷達站也已經恢復使用,稍有風吹草動,米格機就會升空阻擊,就憑i.s.r的那幾架超級巨嘴鳥,在米格機面前只有挨宰的份兒。

    圣胡安城內一片肅殺之氣,所有車輛被禁止通行,王儲的車隊風馳電掣般駛過空蕩蕩的大街,地上的塑料袋和廢報紙被車輛帶起的勁風吹起,每個路口都停著皇家陸軍的軍車,黑人士兵手持武器虎視眈眈,防止文度族人的反撲。

    文度族陸軍上尉讓.庫巴,在發動政變一年零三個月終于慘淡下野,流亡海外,庫巴拍拍屁股走了,但是他發動的種族大屠殺卻給西薩達摩亞人民留下了無盡的傷痛回憶,經歷數次種族清洗后,圣胡安城內已經很少有卡耶族人了,而文度族人們則惴惴不安地等待著新國王對他們的發落,天知道這些卡耶族人會不會以牙還牙,發動另一場種族屠殺。

    臨街的窗子后面,一雙雙忐忑不安的眼睛緊盯著呼嘯而過的車隊,誰也不知道下一秒將會發生什么事情,庫巴將軍可以流亡,政府和軍隊的高官們可以逃跑,但是這些普通的文度族人也無路可走,圣胡安是他們的家,西薩達摩亞是他們的祖國,除了這里,他們無處可去。

    卡洛斯是一位牙醫,今年四十歲,有三個女兒和一個漂亮的妻子,他是文度族人,所以在大屠殺中并未受到沖擊,內戰的時候,牙醫診所的生意停了,全靠變賣家里的電器和妻子的首飾為生,后來庫巴將軍戰敗,文度族人中傳言卡耶人將會展開血腥的報復,卡洛斯曾考慮帶著家人逃離圣胡安,但是碼頭上沒有船,所有航班中斷,唯一的公路交通也被軍隊切斷,他們想逃都沒有路逃。

    如今,卡耶族人組成的軍隊終于開進了圣胡安,卡洛斯驚慌失措,讓三個女兒藏在大衣櫥里,床底下,車庫里,自己趴在窗戶旁戰戰兢兢地留意著街上的情況,讓他稍微寬慰的是,軍隊并沒有闖入居民家中大肆劫掠,他們只是在街上來回巡邏著,警惕的目光掃來掃去。

    劉子光坐在車里觀察著圣胡安的街道,和上次來的時候大有不同的是,現在的圣胡安就像是遭遇了生化危機的城市,街道上看不到一個人,一輛車,只有全副武裝的軍人,偶爾還能看到制高點上的狙擊手和高射機槍,不知道為什么,一絲不安從心底悄悄升起,但是卻想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車隊行駛到總統府門口,也就是昔日的西薩達摩亞王宮,大門外的街壘工事已經被拆除,門崗也換成了福克納上校的部下,電動鐵柵欄門緩緩拉開,博比殿下和內閣大臣們的汽車駛進了王宮的院子,戴著墨鏡和耳機的警衛們先行下車,再次確認安全后才護著殿下從車里鉆出來,快步進入王宮。

    當博比走上王宮臺階的時候,心中百感交集,不由得想起當日從這里倉皇逃竄時的情景,叛軍大舉進攻王宮,衛隊拼死抵抗,死傷慘重,父王也就是在那時候駕崩的,往事歷歷在目,王儲殿下不禁唏噓起來。

    厚重的大門緩緩打開,王宮大廳里已經站滿了人,大多數是媒體記者,美聯社、法新社、bbc、半島電視臺、以及世界各國的記者們都冒著生命危險趕到圣胡安來搶第一手的新聞,看到王儲殿下出現,頓時閃光燈響成一片,無數話筒伸了過來。

    要說帶兵打仗,博比殿下一點也不在行,要說應付媒體,那博比殿下的天賦無人能及,他挺直了腰桿,彬彬有禮的應付著記者們連珠炮一般的提問,在侍從武官的護衛下來到大廳正中央,站在了鑲著西薩達摩亞國徽的發言臺后面,緩緩掃視一周,用充滿磁性的英國倫敦牛津英語說道:“女士們,先生們,很高興能在這里和大家見面。”

    侍從武官菲德爾忽然看到王儲殿下身后有一尊庫巴的銅質半身像,趕緊上前試圖將其挪走,但是銅像很重,他根本挪不動,博比殿下注意到他的舉動,回頭說道:“讓它留在那兒好了,我不介意庫巴見證這個歷史性的時刻。”

    媒體記者們爆發出一陣笑聲,王儲殿下是個風趣幽默的人,一口地道的牛津腔更是博得了大家的好感,老實說,他比庫巴將軍的個人魅力強多了。

    博比接著說道:“我想說的是,戰爭結束了,我們都已經傷痕累累,過去的就讓他過去了,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我的臣民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不幸,我不會再讓歷史重演,文度族和卡耶族,永遠是一家人。”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在場的有圣胡安電臺的轉播車,博比殿下的講話通過設在街頭的高音喇叭,傳到了圣胡安每個人的耳朵里。

    卡洛斯一家人聽到博比的講話,頓時驚呆了,打開電視機一看,王儲正對著各國記者侃侃而談和平與發展,卡洛斯長長出了一口氣,感嘆道:“和平終于降臨了。”他的三個女兒也從藏身處爬出來問道:“爸爸,沒事了么?”

    “是的孩子們,我們安全了。”卡洛斯緊緊擁著妻女們,熱淚盈眶。

    電視里的王儲殿下繼續說道:“我會要求引渡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讓.庫巴以及他的幫兇們,但是廣大文度族人民不必擔心,你們是被庫巴綁架到民族仇殺的戰車上的,我承諾,西薩達摩亞新政府將會是一個民主的,高效的政府,同時我也堅信,圣胡安的明天一定會更美好,市民們,走上街頭歡呼吧,戰爭結束了。”

    侍從官匆匆上前遞過一張小紙條,博比看了看說:“好吧,記者招待會暫時就到這兒,再過幾個小時,我會在王宮花園里宣布幾件重要的事情。”

    記者們哪肯放過他,蜂擁而上七嘴八舌的提問,博比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他風趣而睿智的回答著各種問題,引起一陣陣會心的笑聲。

    大廳角落里,劉子光和趙輝、胡清淞坐在一起,福克納上校走了過來,靠在柱子上說:“他會是一個好國王,難道不是么?”

    “當然。”劉子光答道。

    李斯特羅夫斯基擦著汗從外面走進來,嚷道:“天上連一只鳥都沒有,我的小薩姆們已經饑渴難耐了。”

    福克納上校微笑道:“我想我們的老朋友索普先生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失敗了。”

    劉子光心中一動,耳畔響起了黛米說過的話:你根本不了解理查德性格,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