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0-8 兩只小羊駝(書號:91137

0-8 兩只小羊駝

作者:驍騎校
    

    首都某私人整容中心病房中,韓冰正捧著《橙紅年代》饒有興趣的看著,走廊里傳來似有似無的談話聲,那是奶奶和媽媽在聊天,孫子受傷,做長輩的自然要來探望,可韓冰的長輩們大多在外地經商從政,首都只有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奶奶,即使這個奶奶,也和自家的關系不那么融洽。

    忽然走廊里的談話聲音變得高亢起來,隨即又平靜下來,薛丹萍推開房門走進來,臉上的怒容瞬間變成了笑意:“小冰,這么大了還看漫畫。”

    韓冰把漫畫放下說:“媽,你又和奶奶吵架了?”

    “沒有,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薛丹萍坐到床邊,拿起一個蘋果削了起來:“奶奶也是關心你,剛上大學就和別人打架,傳出去對我們韓家的名聲不好。。。”

    “那就直接批評我好了,為什么每次都是訓斥媽媽呢。”韓冰不服氣的說道,雖然他只有十七歲,但是家族里的事情也隱約明白一些,作為長房子孫,自家這一支向來不受奶奶寵愛,父親去世后這個問題尤為嚴重,若不是媽媽事業有成,那些親戚恐怕連來往都免了。

    薛丹萍嘆了口氣,雖然自己位高權重,但終究是個女流之輩,老公死后家族對自己的支持便越來越少,集團里高層斗爭激烈,稍有不慎就會被人盯上,這也是她低調處理兒子打架事件的原因,若是老韓還活著,那幾個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不良學生肯定要被法辦,至少三五年有期徒刑跑不了,但是現在就不得不息事寧人,治安拘留加開除學籍而已。。。

    “快要放暑假了,你有什么打算么?”薛丹萍岔開話題道。

    “我想全國各地走一走,見識一下祖國的名山大川。”韓冰似乎早已想好了暑假的行程。

    知子莫若母,薛丹萍搖頭輕笑:“你是想去江北市旅游吧,雪姐的生活環境。”

    被母親看穿了心事的韓冰立刻撒嬌起來:“媽媽,你就答應吧,我保證不再和人打架了。”

    “讓媽媽再考慮一下。”薛丹萍在兒子腦門上戳了一下,拿出了皮包中震動不已的手機走到了門外。

    “薛總,塞拉利昂項目擱淺了。。。”手機里傳來易永恒的聲音,薛丹萍心中一驚,急問道:“怎么回事,不是一直在順利進行么?”

    “我們這邊沒事,是合作方出了問題,陷入經濟糾紛之中,被多家公司起訴,現在項目已經停了,我們投進去的十幾億美元也被凍結了。”

    薛丹萍暗暗叫苦,華夏礦業和非洲礦業合作的事情可是集團近年來最多的對外投資項目,這個項目屬于國家戰略規劃之一,旨在解決我國鐵礦石被“三大”卡脖子的狀況,連總理都是知道的,現在突然擱淺,對自己,對集團,對國家都是相當沉重的打擊。

    “易秘書,你替我召集臨時董事會,同時準備一份詳盡的資料,可能這兩天需要向國務院進行匯報。。。”薛丹萍定了定神說道。

    掛了電話,薛丹萍深吸一口氣,走進病房強作笑顏道:“小冰,媽媽有事先走,你好好休息哦。”

    剛出走廊,就看到兩個女孩走了過來,陸謹手里捧著一束花,溫雪手里則提著一個保溫桶,看到親生女兒出現,薛丹萍的心情一下子就多云轉晴了,笑著說:“小冰正等你們倆呢,小雪你這保溫桶里裝的是什么啊?”

    溫雪有些羞澀:“是我熬的湯……”

    “呀,小雪還會做飯,現在的孩子會做家務的可不多了,下回來家里,阿姨也想嘗嘗你的手藝,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進去吧。。。”薛丹萍眉開眼笑的走了,兩個女孩對視一眼,捂著嘴吃吃的笑起來。

    ……

    首都機場,一架龐巴迪crj200l噴氣式公務機靜靜地停在停機坪上,朝霞在白色的機身上涂抹了一層玫瑰色的鑲邊,胡清淞和劉子光握手道:“訂購的灣流超遠程公務機恐怕還要一段時間才能交貨,這段時間你先用這架吧,總是來回打飛的也不方便,還是自己有飛機來的便捷。”

    劉子光用力搖晃著胡清淞的手說:“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等我組織好貨物,遠洋運輸的事情還要請你們多費心。”

    胡清淞笑道:“應該的,我也該做些什么了,前段時間總是你在忙,很不好意思,對了,飛機后艙有我為你準備的一點小小禮物,拿去哄女孩子應該很好用。。。”

    趙輝插嘴道:“老劉,劉錦榮的香港護照別再用了,這個名字已經在好幾個國家的情報機關掛上號了,你下次出國之前和我說一聲,我幫你預備幾個新的身份。”

    “麻煩你了,老趙。”劉子光又和趙輝握了握手,轉身登上了飛機,坐上了寬大的航空座椅,摩挲著散發著香味柔軟的真皮坐墊,心中舒暢之極,歐洲美洲非洲殺了一圈,果然是不虛此行,終于搞定了博比殿下,也確定了對手,不久前還迷霧般的局勢瞬間變得明朗起來,更讓胡清淞和趙輝下定了決心,將巨額資金投入了劉子光的西非鐵礦項目。。。

    飛機進入了跑道,年輕漂亮的女乘務員輕盈的走過來,蹲在地板上幫唯一的客人系上了安全帶,劉子光注意到空姐看自己的目光都不同了,完全是那種仰視的目光,小心翼翼,曲意逢迎。

    龐巴迪升上了天空,機身恢復了水平狀態,劉子光想起胡清淞說的神秘禮物,便招手讓空姐過來道:“去把后艙的東西拿過來。”

    “是,先生。”空姐走了過去,劉子光繼續低頭看報,忽聽一聲驚叫,他立刻解開安全帶沖了過去,只見空姐用手捂著嘴,眼睛瞪的大大地,望著眼前的鐵籠子發呆。

    鐵籠子里,赫然是兩只幼年羊駝,正憨態可掬的望著他們。。。

    劉子光啞然失笑:“這個小胡,真能整景,這一招殺傷力忒大了,天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他騙的五迷三道。”

    ……

    兩個小時后,飛機降落在江北市機場,此前劉子光在機上用衛星電話通知馬超開皮卡來接自己,當馬超看到裝在籠子里的活羊駝之際,也傻了眼,問道:“哥嘞,這就是傳說中的‘草泥馬’么?你打算送給誰的啊?”

    送給誰?這個問題很嚴峻,劉子光一時間還真沒想好,因為羊駝不是貓狗,尋常人家說養就養了,這玩意和羊一樣,需要場地和大量草料,住樓房的人家根本沒法喂養。

    皮卡車在機場公路上行駛的時候,馬超瞥了瞥后視鏡說:“哥,后面有警車讓咱們靠邊停呢。。。”

    劉子光回頭一看,是一輛閃著警燈的大切諾基,車牌號碼很熟悉,頓時說道:“停車。”

    皮卡車慢慢的靠邊停下,后面警車也停了下來,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子跳下車來,一溜小跑過來,不來查驗駕駛證,反倒站在車廂旁驚喜道:“哇塞,真的是草泥馬呢!”

    劉子光從容下車:“胡警官,為了看小動物就濫用職權,小心我投訴你哦。”

    胡蓉見是劉子光,頓時毫不客氣的沖上來一記粉拳打在劉子光肩頭:“死人,最近死哪里去了?電話也關機,我都準備報警找你了。。。”

    劉子光暗暗嘆息,小胡最近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他無奈道:“最近出國辦點事。”

    “哦,是去南美么?這兩只羊駝是你買的么?送我一只好吧。”說著就興奮地直搓手,不等劉子光回答,沖到路邊農田里摘了一把麥穗來喂羊駝吃。

    兩只小羊駝毫不客氣的吃起快要成熟的麥穗,胡蓉逗著羊駝,忽然想到劉子光還沒回答,又踢了他一腳道:“問你呢,送我一只好不?”

    “這個……”劉子光直撓頭,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胡蓉才不管那個,又要去麥田里摘麥穗,這回卻被農民伯伯發現了,大喊一聲從遠處跑過來,胡蓉一吐舌頭,沖劉子光道:“快跑,回家再找你玩。”說完跑回自己的汽車一溜煙開走了。

    劉子光無奈地笑笑,也趕緊上車離去。

    回市區的路上,劉子光打定了主意,兩只小羊駝誰也不送,放在紅旗幼兒園里讓小朋友們開心,這才是最佳的解決辦法。

    果然,兩只羊駝的到來讓小朋友們欣喜若狂,別說小朋友了,就連那些年輕的幼兒園老師也都興奮異常,直夸劉總有本事,連昂貴的羊駝都能搞來,要知道這種動物的原產國秘魯可是禁止出口的,就算允許出口的智利也只是每年限額三百頭而已,國際寵物市場上的羊駝價格已經炒到了五千美元一頭,而且是有價無市,有錢你還買不來。

    安排好兩只小羊駝的歸宿,劉子光先回家報個到,又到紅星公司露個面,就急忙趕到了晨光機械廠,查看裝甲汽車的生產狀況。

    晨光廠的老軍工底子不是蓋得,若是讓他們生產精細的民用產品或許有些難度,但是生產這種五十年代水準的裝甲車的話,那簡直是駕輕就熟,工裝都不需要調整,所有的設備生產線都是現成的,全廠上下開足馬力生產,五十輛車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三十輛甲型裝甲車已經組裝完畢,正在試車,二十輛防雷車正在緊張的組裝中,不日就能完工入庫。

    倉庫中停著一排排裝甲車,威武雄壯,統一刷成草綠色,如同整裝待發的士兵,劉子光不禁感慨道:“壯哉!”

    ……

    除夕到了,祝大家闔家團圓,幸福美滿,正是月初之際,手頭有pk票的就丟過來吧!

    ..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