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9-16 國王和將軍都不可靠(書號:91137

9-16 國王和將軍都不可靠

作者:驍騎校
    

    碧海藍天,水鳥翱翔,長樂輪上的水量著亞丁港的異國風情,經歷過一次驚心動魄的戰斗之后,船員們之間的友情大大加深了,對新船長的態度也從輕視、怠慢變成了尊敬、愛戴,長樂輪已經成為眾人海上的家園。.

    貨輪進港補充淡水、食物、燃油、各種滑油,船員們登岸休息,購物,稍事休整后長樂輪就將穿越紅海,經過蘇伊士運河抵達地中海,然后從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再向南行駛幾千海里,才能抵達此行的目的地—西薩達摩亞。

    亞丁灣岸邊的一所高級飯店內,劉子光見到了在海上奔波了近一個月之久的陳金林,兩人熱情擁抱之后,劉子光感動的說:“老陳,你黑了,也瘦了,家里孩子才幾個月大,就被我抓了抓丁出苦差,真是辛苦你了。”

    “得了吧,說那么多漂亮話有什么居心,你這條破船可差點要了我的老命,越是關鍵時刻越掉鏈子,我說這船不會是你小子從哪個拆船廠里撿來的報廢貨吧?”陳金林把雪白的船長大檐帽扣在桌子上,毫不客氣的接過劉子光遞過來的冰鎮啤酒說道。

    “哪能呢,正兒八經的二手船,年頭久了點,但質量還是很過硬的。”劉子光訕笑著,幫陳金林點上雪茄,這才落座。

    陳金林把那份傳真遞了過去,劉子光掃了一眼說:“65是哪里的國際直撥代碼?”

    “查過了,是新加坡一家飯店里發來的傳真,大概長樂輪在新加坡靠岸的時候就被人盯上了。”陳金林翹起二郎腿,彈了彈煙灰,淡淡地說。

    劉子光思索片刻道:“雖然不知道對手是誰,但較量才剛剛開始,相信有了這次挫折,他們短時間內不會輕舉妄動。”

    陳金林說:“你怎么能保證他們不會派個突擊隊乘直升機殺過來,在紅海或者地中海上把我們一鍋端了?”

    “只是稍有眉目的鐵礦而已,用不著打打殺殺那么嚴重,再說了,主戰場又不在這里,打掉長樂輪對他們來說,意義不大。”劉子光望著碧藍的大海,胸有成竹地說道。

    一天后,龐巴迪再次起飛,直飛安哥拉首都羅安達,西薩達摩亞國內局勢不明,走陸路是相對可靠的途徑。

    飛機在羅安達國際機場降落之后,一位當地華商前來迎接他們,言談之中能看得出他是胡清淞生意上的伙伴,專門做從安哥拉販賣卡賓達樹皮的生意,這是一種純天然的壯陽藥物,不需進行任何加工直接服用之后立刻見效,據說在首都權貴小圈子里,這東西供不應求。

    華商提供了兩輛車給他們,一輛載人的陸虎越野車,一輛拉給養的豐田皮卡,安哥拉剛從戰亂中恢復過來沒幾年,社會治安不如想象中那么好,華商還特地幫他們雇傭了兩個帶槍的當地保鏢。

    在羅安達逗留了幾個小時之后,一行人就上路了,沿著公路向北進發,安哥拉的基礎建設較差,出了首都之后公路就變成了砂石路面,道路上汽車也不是很多,旱季的熱帶草原風光令人感嘆不止,同行的于教授望著窗外的莽原感慨道:“這就是黑非洲啊。”

    劉子光奇道:“于教授,難道您以前沒來過非洲?”

    于教授說:“年輕的時候來過,幫第三世界的階級兄弟們找礦,一晃三十年過去了,非洲還是沒變樣啊。”

    走了一路,談了一路,天黑的時候,汽車終于開到了邊界,非洲的國界大多是刀切一般的直線,就是沿用以前殖民時期的疆界,安哥拉和西薩達摩亞的邊界是一條剛果河的支流,一座石橋旁邊就是安哥拉邊防警察的哨所,而對面則是黑燈瞎火的一片,隱約能聽到叢林中猿猴的啼叫。

    翻譯和邊防警察進行了簡單的交涉,對方善意的建議他們,最好等天亮再過界,因為西薩達摩亞境內正在打內戰,晚上過境怕是不安全。

    于教授片漆黑的河對岸,說:“要不然等明天再過境也不遲,反正帶著帳篷呢。”

    胡清淞笑而不語,看著劉子光,后者徑直下車,到哨所里塞給邊防警察們一些中國產的清涼油,這玩意在非洲廣受歡迎,比給小費還管用,警察們眉開眼笑,黑手一揮,欄桿高高抬起,放他們過境了。

    踏上對岸的土地,就算到了西薩達摩亞境內了,這個西非小國正在內亂之中,邊境線形同虛設,連執勤軍警都沒有,更別說給護照蓋戳的海關人員了。

    西薩達摩亞境內的道路明顯比安哥拉的更差一些,道路早被黑土淹沒,只隱約能看到路的輪廓而已,至于路燈,更是癡心妄想,路虎越野車的大燈在漆黑的夜幕中劃出兩道光柱,照亮了前面的道路,一個黑人從路邊出來,站在路中央搖晃著雙手,然后是第二個,第三個……

    “接咱們的人到了。”劉子光說。

    來迎接他們的人級別不低,是西薩達摩亞政府的外交與通商副大臣陳馬丁閣下,聽到劉子光的介紹,再看著這個身上圍著中國產腈綸毛巾的黑人小伙兒,大家面面相覷,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歡迎來到西薩達摩亞。”陳馬丁一口略帶江北味的普通話立刻打消了他們的疑慮,看來這位副部級干部的受教育水平不低,至于身上只圍了條毛巾,這大概是人家的民族傳統吧。

    陳馬丁帶著他們來到了位于邊境附近的密營,營地設在靠近安哥拉邊境地帶是因為便于撤退,政府軍來清剿的時候可以隨時轉移到安哥拉境內,庫巴的部隊畢竟不敢越境追擊。

    營地很簡陋,幾頂茅草棚,幾個搭在樹上的吊床,一堆篝火,十來個人,就是陳馬丁的全部家當。

    胡清淞把劉子光拉到一旁,悄聲問道:“這就是你說的抵抗軍?”黑暗中,他眼里盡是不加掩飾的失望。

    難怪,陳馬丁的部下們連衣服都沒裝備齊全,更別說現代化武器了,他們身上穿的是雜七雜八的平民服裝,手中拿的是鋼絲滑輪弓和砍刀,箭矢的羽翼是紅紅綠綠的塑料片,這套裝備怎么都覺得不倫不類。

    “西薩達摩亞人民的解放斗爭尚處于起步階段,所以正需要我們的無私支援啊。”劉子光拍拍胡清淞的肩膀,讓他盡管放心。

    但事實遠比預料的還要艱難,據陳馬丁說,他和他的家族已經被排斥出了反抗軍的領導核心,博比殿下在倫敦拉到了一筆贊助,請了幾位老牌的歐洲雇傭軍幫自己打仗,又從剛果的軍火販子那里買了一批武器,雇傭了數百名久經沙場的前剛果軍人,組建了忠于自己的武裝部隊,而他們這些部落戰士卻被打發回了老家。

    “國王和將軍都不可靠,現在,我們是為了自己而戰。”說這話的時候,陳馬丁眼中燃燒著熊熊火焰。

    雖然這話說的慷慨激昂,但也不免帶有一絲悲涼,他沉默了一會兒又說道:“很抱歉把你和你的朋友拉到這場永遠無法打贏的戰爭中來,這是我們的戰爭,不是你們的,你們還是回去吧。”

    “不,這也是我的戰爭,我要為我的財產而戰,你大概還不知道吧,伍德莊園已經姓劉了。”劉子光微笑著說。

    陳馬丁眼睛一亮:“伍德莊園?那可是很大一塊地方,聽說庫巴沒收了很多白人的無主財產,伍德莊園肯定也是其中之一。”

    “沒錯,小伙子,我來是要討回我的合法財產的,我想,等革命成功以后,新政府不會不承認伍德先生和我簽訂的合同吧。”

    “當然,私有財產神圣不可侵犯,這是上帝和拿破侖定下的法律!”陳馬丁終于又興奮起來。

    “那么,在我的莊園內活動,不會遇到什么麻煩吧。”劉子光問道。

    “當然不會,庫巴的軍隊和警察主要在圣胡安城內活動,他們的手伸不到那么遠,當然,你要有應付文度族民兵的準備,他們喜歡殺人搶東西,這一點是文度人幾百年不變的傳統。”

    “現在圣胡安局勢怎么樣?”

    “迫于國際壓力,庫巴起碼不敢公開屠殺卡耶人了,現在圣胡安有很多外國人,聯合國難民事務署的,非盟觀察團的,還有一些記者什么的,你知道,這些記者最喜歡往有新聞的地方鉆,真不知道大屠殺的時候他們在哪里。”

    “這么說,我也可以堂而皇之的進入圣胡安了?”

    “當然,你是外國人,庫巴不敢把你怎么著的。”

    ……

    這一夜很漫長,非洲的夜晚靜謐安詳,在千百年來未曾被工業文明所破壞的原始叢林中睡覺,有一種回歸大自然的質樸感覺,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圍著篝火,躺在吊床上漸漸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營地里來了一隊全副武裝的軍人,劉子光的非洲軍團到了。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