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8-64 借用衛子芊(書號:91137

8-64 借用衛子芊

作者:驍騎校
    

    正式的地質勘探是相當漫長的一個過程,從幾個月到數年不等,勘探人員從幾十到上百都有可能,動用的大型勘探設備也要用輪船才能運輸,勞資雙方更會制定嚴謹的合同,有些大型礦藏的勘探甚至會在國際上進行招標。.

    而劉子光只是隨便打了個電話,把駐扎在江北市的省地礦五隊負責人叫了過來,隨便談了幾句話就把事情定下來,未免有些兒戲。

    實際上這只是一次初步勘探,也就是簡單取得礦樣,分析品味和大致儲量,然后再決定是否進行專業性勘探,也沒必要簽訂什么合同,回頭補充一份協議就行,勘探費用和出國的一應開銷全部都由劉子光負責。

    劉子光未雨綢繆,開始著手注冊實體,如果西薩達摩亞的礦藏驚人的話,就必須注冊一家離岸公司才行,要不然到時候麻煩事多多,光是應付工商稅務就能忙死他。

    人到用時方恨少,劉子光能拼的漢子不少,可是懂經濟懂法律的文職人員卻少之又少,想來想去只有從至誠集團調人使用了,這種事情肯定不能打電話說了,于是劉子光驅車來到富豪廣場,找到李紈商量事。

    他開門見山的問道:“你打算讓衛子芊當多久助理?”

    李紈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看了劉子光整整一分鐘:“什么意思,子芊找你了?”

    “不是,我想借個人用用,覺得衛子芊挺適合的,總是當助理怕是埋沒她了,跟我干說不定有更大發展。”

    “你真沒有別的念頭?”李紈歪著頭盯著劉子光問道。

    “我要是有念頭,就不來找你了,現在手上一堆事情無法處理,而且都是涉密的,不方便交給外人,你要是不舍得放人,我就另外找人。”說完,劉子光作勢欲走。

    李紈撇嘴笑道:“哼,就知道你沒那個膽子,其實我早就想讓子芊出去獨當一面了,既然你提供機會,就讓她先跟你歷練歷練吧,不過你要告訴我,最近你到底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難道連我也瞞?”

    劉子光一笑:“其實也是無心插柳而已,我在外國買了塊地,里面可能有比較豐富的礦藏,如果發掘出來,會是一筆相當驚人的財富,不過這涉及的層面太多,我一個人忙不過來,現在只是借一個衛子芊用,將來說不定連你李總都要借過去用呢。”

    李紈嗔道:“你用我用的還少么。”

    劉子光左右四顧道:“噓,在公司里還說這種流氓話,也不怕別人聽見。”

    李紈粉臉一紅,抓起沙發上的靠墊砸過去:“你太下流了,這都能想歪。”

    忽然門外傳來敲門聲,李紈趕緊拽拽衣服,說聲進來。

    進來的是衛子芊,一身干練的職業裝,臉上架著眼鏡,文質彬彬而又干練的職業女性打扮,她向劉子光微微點頭示意,問李紈道:“李總,您找我?”

    李紈說:“子芊你坐,不是我找你,是劉總找你,他要用你。”

    衛子芊暗戀劉子光的事情,李紈那么冰雪聰明的人哪會不知道,和自己的下屬爭男人一度讓她覺得虧欠衛子芊,如今劉子光既然需要人手,她雖然心里不樂意,但還是同意了。

    “用我?”衛子芊狐疑的看著劉子光,沒明白怎么回事。

    劉子光老臉一紅,干咳一聲道:“是這樣的,我想給你提供一個工作機會,雖然現在只有你一個人,但將來這個公司可能會發展成規模極其龐大的跨國集團,員工上萬人,運作資金以百億計算,不知道你感興趣么?”

    說完劉子光就滿懷希望的看著衛子芊,哪知道人家衛大助理只是輕輕哦一聲,連問都不再問他,而是直接去問李紈:“李總,您準備辭退我了么?”

    李紈說:“借調而已,劉總也是我們集團的人嘛,你跟他工作的時候,我這邊的底薪照樣發,但是出差補助什么的,就要劉總給你發了。”

    衛子芊點點頭:“這樣啊,那么劉總,您有什么任務交給我呢?”

    劉子光說:“事情很多,我撿主要的說,現在你要安排地礦五隊的幾個工程師出國,護照簽證機票都要有人操辦,然后你要幫我在開曼群島注冊一家離岸公司,在上海和香港開設資金賬戶,這些只是初步工作,以后會越來越忙,到時候我會給你找幾個手下的。”

    “明白了,我什么時候開始工作?”衛子芊公事公辦的問道。

    “現在就開始吧,今天是……”劉子光下意識的看了看手表,卻發現那塊iwc已經送人了。

    “從今天開始進入工作,有時間的話,幫我買一部衛星電話,現在滿世界的跑,中移動的手機已經派不上用場了。”

    “好的,請問運作資金在哪里支取?”

    劉子光愣了片刻,隨即拍拍腦袋,他現在到底有多少錢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是否能夠維持采礦的巨額費用也是個問題,公司的錢都放在紅星公司的賬戶里,但是從紅星公司賬戶里劃錢出去,沒有合適的名目也不妥當,萬一被稅務局查賬就說不清了。

    “李總,方便周轉一點資金么?”劉子光恬著臉問道。

    “有人剛才不是說,員工上萬人,運作資金以百億計,怎么現在連買個衛星電話的錢都要找別人周轉啊?”李紈輕飄飄的說著,翹起了二郎腿。

    劉子光嘿嘿一笑,說:“其實我不是沒錢,只是不好變現而已,你不說我都忘了,子芊啊,回頭跟我去拿錢,不過這錢要先兌換成人民幣才能花。”

    “美元還是歐元?如果是美元的話,建議再等一等,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還在持續上升中。”衛子芊說道。

    劉子光笑道:“子芊果然專業,既不是美元也不是歐元,是比外幣更堅挺的硬通貨,你跟我走吧。”

    滿臉狐疑的衛子芊看了看李紈,李總很大度的點點頭,于是兩人離開了辦公室,等他們消失在門外,李紈才酸溜溜的說:“哼,這就喊上子芊了。”

    回到位于至誠一期物業公司內的辦公室,劉子光打開了放在墻角的保險柜,從里面拿出一根沉甸甸的金條遞給衛子芊說:“就是這個,你先幫我把它兌換了。”

    衛子芊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原來這就是劉子光說的硬通貨,這可不是銀樓里賣的那種薄片一樣大小的所謂金條,而是貨真價實的大黃魚,一公斤一枚的金條,上面還蓋著政府的戳記呢。

    一根金條就是一千克,現在金價狂漲,銀樓里的金價都要突破四百大關了,這一根金條就是四十萬啊!看他保險柜里似乎存貨還很多,這家伙居然在連防盜門都沒有的辦公室里存著價值幾百萬的金子,還在李總面前哭窮說沒錢,一時間,衛子芊沒語言了。

    “不知道一跟夠不夠,再拿一跟算了。”劉子光又拿了一根金條出來,一并交給衛子芊道:“這些經費你先拿著,不夠再找我要。”

    “可是,賬目怎么核算?一人為公,二人為私,我一個人拿著價值幾十萬的金條不太好吧。”衛子芊有些遲疑。

    “我相信你,咱們的公司還沒成立,只能先這樣運作著,你去吧,有事電話聯系。”

    衛子芊深深看了劉子光一眼,轉頭就走,如何處理這些金子她很有分寸,現在物價上漲、通貨膨脹的厲害,不少有錢人都把資金用來購買保值的金制品,這兩根金條,她有把握賣出一個好價錢來。

    “等等。”劉子光叫住了衛子芊,把自己的車鑰匙拋了過去:“跟我干活,再用至誠的車不合適。”

    衛子芊接住鑰匙,忍不住笑了,男性上司的作風和女性領導截然不同,她在至誠集團已經做到了總裁助理的位置,也沒有得到這樣的無條件信任,而且也沒有配備專車,有事都是辦公室派公車和司機,而劉總上來就是兩根大金條,一輛汽車,這種反差讓衛子芊覺得很刺激,很有挑戰性。

    衛子芊離開之后,劉子光又把會計叫了進來核算賬目,看看賬上還有多少余錢,實際上紅星公司的業務量不多,除了為本市小學幼兒園提供安保服務之外,幾乎沒有什么大的進項,而果敢方面的業務也暫停了,現在是入不敷出,全靠老本在維持著,眼瞅著就要過年,公司連發過節費的錢都沒有。

    紅星公司養活著兩百多號保安,有年輕力壯的棒小伙子,也有拖家帶口的中年人,每月光工資支出就是三十萬,還不算其他支出,而劉子光旗下的紅隼航空基本就是個空殼子,沒有任何進項,紅旗幼兒園是半福利性機構,維持自收自支還行,擠不出富裕的錢來,唯一能賺錢的就是鄉下的挖沙場,可是這點錢以前看起來很多,現在開銷大了,也只夠填補窟窿而已。

    會計幫他核算了賬目之后得出一個數字,公司的流動資金是負數,這個月的工資都不知道從哪里出呢。劉子光揮揮發會計離開,點了一支煙思考著,樓下操場上年輕保安們練軍體拳的聲音傳來,他走到窗口望著這幫生龍活虎的小伙子,眉頭一展計上心來。

    “王志軍!”劉子光大喊一聲,正在樓下鍛煉的王志軍條件反射似的立正喊了聲到,然后一溜小跑上了二樓辦公室。

    “是這樣的,你幫我摸個底,看看大家伙心里是咋想的,公司不景氣,每月只能給他們發基本工資……”

    “劉哥,公司啥情況我們都知道,劉哥你是拿自己的家底子補貼我們的,有什么話你只管說,弟兄們絕對沒有怨言。”王志軍說道。

    “志軍,你誤會了,我是想知道,這些弟兄里面,有沒有那種天生喜歡冒險,干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營生的好漢。”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