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8-12 奶茶咖啡叉燒飯(書號:91137

8-12 奶茶咖啡叉燒飯

作者:驍騎校
    

    香港海港城購物中心,停車場出口位置已經被警方嚴密封鎖,黃色的警戒拉的到處都是,身穿淺藍色襯衣頭戴英式大檐帽的巡警在外圍巡邏,蒙著面套著防彈背心的飛虎隊員身上掛著mp5沖鋒槍站在路口警惕的掃視著四周,一幫馬甲上印著重案組的探員四處搜尋著線索,肩膀上帶花的高級警官們臨時在一輛指揮車里召開了會議。.

    這是近年來香港罕見的惡性案件,押運公司的解款車被劫,這輛解款車押運的是海港城某知名銀樓從銀行金庫取來的一批金條,價值港幣七百五十萬,此外還有一批鉆石飾品,估價也在五百萬港幣以上。

    金額巨大是一方面,更加另人震驚的是,劫匪動用了重型武器,傳說中的ak47,以及手榴彈、催淚彈等,強大的火力使得劫匪輕易突破了警方的防線,當飛虎隊趕到的時候,劫匪已經不知所蹤。

    從現場搜集的物證和目擊者的證言來看,劫匪大約在三到五人左右,持有大批火器,光彈殼就有兩百多枚,其中包括霰彈槍的塑料彈殼和自動步槍的7.62子彈殼,還有一些9毫米手槍彈殼。

    飛虎隊軍火專家抵達現場后勘察了一番,來到指揮車向長官們進行匯報,今天頭頭們的氣色都不大好,轄區內發生這么大的案子,怕是今后一段時間都有的忙了。

    “阿杰,有什么線索?”情報科的高級督察問道。

    軍火專家拿出幾枚綠色的子彈殼說:“這是在地下停車場發現的。”然后又拿出幾枚黃銅色彈殼說:“這是在出口處發現的。”

    “是劫匪使用的ak子彈,這個我知道。”高級督察說。

    軍火專家說:“這兩種不同顏色的子彈殼,實際上都是ak47所用的m43中間型自動步槍彈,這種子彈內地也有生產,被稱為56式步槍彈,但是由于大陸缺乏銅,所有子彈殼使用鋼材制造,這種綠色的是涂漆鋼彈殼,這種黃色的是覆銅鋼彈殼。”

    高級督察有些煩躁的說:“你想表達什么,我們趕時間。”

    “是這樣,涂漆鋼彈殼效能要稍微弱于覆銅鋼彈殼,尤其是在大量連發狀態下,彈殼上的漆可能會融化,導致步槍卡殼,而劫匪在地下車庫中只發射了十八發子彈,但在出口處襲擊警察沖鋒車時,我卻找到了七十多枚子彈殼,這說明,劫匪在選擇槍械,甚至選擇彈藥上,都經過精心的籌劃和安排,并且對軍火相當了解,換句話說,警方的對手很可能是受過高等級軍事訓練的人員。”

    阿杰的話,使指揮車里一片死寂,警官們頓時感到案子的難度又增加了幾分,這幫悍匪行事風格很像受過軍事訓練的大圈仔或者越南仔,能嫻熟的使用各種武器,槍法精湛,作風粗獷而高效,整個行動毫不拖泥帶水,也沒有多殺傷無辜路人,整個案件只有一名印度裔保安員胸部中槍死亡,另有四名沖鋒隊警員被子彈打傷,兩名最先趕到現場的pc頭部遭到重擊,吸入大量有毒氣體而入院治療,可以說,劫匪的行動堪稱完美。

    但是,多么精密的行動都會有漏洞可循,諸如現場的監控錄像,目擊者的證詞,劫匪使用的貨車,武器子彈,以及解款車行動路線及時間的泄漏問題,都是可以著手調查的方向,這次案件影響實在是大,警務處長都打電話來詢問,并且指派一名助理警務處長專門盯這個案子,全香港的警察都行動起來,全力偵辦海港城大劫案。

    西九龍總區上上下下都在忙于海港城大劫案,實在分不出人手來接待宋健鋒他們,但是出于禮貌,總警司還是抽出一個人來陪他們處理善后事宜,這個人正是一開始去機場接機的梁驍督察。

    外面亂哄哄的鬧騰著,西九龍總區駐扎的沖鋒隊和機動部隊全撒了出去,警笛聲不絕于耳,便衣探員們也都紛紛出去,一看就知道發生了大案子,宋健鋒正猶豫著是不是告辭離開,忽然會議室的門開了,梁驍走進來說:“不好意思,有大案發生,楊sir他們都出去了,暫時不能回來,我先送你們去酒店吧。”

    香港警方安排大陸同行住在馬哥孛羅港威酒店,這是一家四星級賓館,很湊巧的是,酒店正位于海港城,距離案發現場不遠,由于事先已經預定好,所以梁驍也只能硬著頭皮載他們過去。

    一路之上,明顯感覺到氣氛緊張,此時已經是傍晚七點鐘,夜色中處處可見紅藍閃爍的警燈和警察手中揮動的反光指示牌,光是從警署去酒店的路上,就遇到四次臨檢。

    警察如臨大敵,沖鋒車不熄火的停在路邊,警員頭頂鋼盔,手持雷明頓霰彈槍,臨檢的格外仔細,梁驍的汽車里因為坐著四個壯年男子,所以是警察注意的重點,巡警手按槍柄,命令汽車靠邊停車,梁驍剛把手放進口袋,立刻就有幾把槍指了過來。

    “別誤會,是伙計。”梁驍小心翼翼的拿出證件遞過去,巡警看了看確認是自己人,但還是毫不放松,望著后座上的三個男子問道:“他們的證件呢?”

    齊刷刷三個黑皮證件亮了出來,上面的警徽熠熠生輝,巡警用手電照了一下車內,才發現后座上那個中年男子穿的是大陸警服,看肩章階級還挺高。

    “長官好!”巡警趕緊回身立正敬禮,示意放行。

    后面他們依然被攔了三次,這情形讓宋健鋒不由得想起上次在江北布控抓捕持槍逃犯時的情景,不過江北的軟硬件自然無法和香港相比,人家的布控力度那叫一個大,聽頭頂上的轟鳴聲,分明是連直升機都出動了。

    到了酒店安頓好之后,梁驍代表西九龍的同仁為大陸同行接風,本以為好歹能吃個生猛海鮮啥的,哪知道只是酒店的自助餐,憑房卡還能打八五折。

    席間,宋健鋒看似不經意的問起今天發生了什么大案,梁驍憂心忡忡的說:“持械搶劫,押運公司的解款車被劫了,丟了大筆黃金鉆石,死了一個保安,傷了六個伙計,劫匪實用了機關槍和手榴彈,可惜的是他們動作太快,等飛虎隊從新界訓練營趕過來,劫匪已經逃了。”

    “怪不得警署里忙的一團糟,這起案件性質相當惡劣啊。”宋健鋒說著,心中一動。

    “是啊,所有的伙計都放下手頭的工作來查這個案子,連警務處長都驚動了。”梁驍說。

    苗可可眨眨眼,很惡意的問道:“梁督察,為什么你不去查案。”

    梁驍一頓,神色黯然道:“我剛加入重案組,是新人,沒資格和他們一起查案的。”

    其實他不說別人也能看出來,梁驍在重案組受到排擠,要不然也不會總是安排他是做一些可有可無的工作,至于梁驍和伙計們之間有什么故事,宋健鋒他們并不知道,但是就這一段時間的接觸來看,這個小伙子人還是挺厚道的。

    氣氛略有尷尬,宋健鋒扭轉話頭問道:“這樣以來,是不是沒人關注我們的案子了?”

    梁驍說:“韓警官遇襲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和連勝交出的兇徒被羈押等待開庭,五十萬醫療費也已經到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包括周國基在內的兇徒都被被判處數年徒刑,這案子已經到此結束了,即便不發生海港城劫案,警方也不會再關注了,至于洗錢案,這種案件通常都會進行很長時間,也不急于一時,現在嘛,肯定要為劫案讓路了。”

    他說的是實話,但這個結果卻不是宋健鋒想要的,他想了一下說:“小梁,我想拜會一下程國駒,你可以安排么?”

    梁驍一愣,沒料到宋健鋒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然后他面露難色,顯然這個要求對他來說有些難度,但是宋健鋒后面的話就讓他立刻改變了想法。

    “關于海港城劫案的疑犯身份,我可以提供線索。”宋健鋒微笑著說。

    “好吧,我可以幫忙。”

    飯后,梁驍離開酒店回警局,劉子光望著他的背影對宋健鋒說:“老宋,想成全他?”

    “有時候,拉一把就能改變人的一生。”宋健鋒說。

    ……

    警局重案組,梁驍敲了敲高級督察苗中信的隔間門,里面出來一聲招呼:“進來。”

    走進隔間,苗中信正伏案工作,看到進來的是梁驍,便說:“你來的正好,你馬上到外面買十杯奶茶,五份燒鵝飯,五份叉燒飯,對了,再來五杯咖啡。”

    說完他就低下頭去,繼續工作,發現梁驍沒動,他便抬起頭不耐煩的說:“還有什么事?”

    “苗長官,我從大陸同行那里得到線索,可能有用。”

    “那個案子已經結束了,不需要什么線索了,ok?”苗中信在抽屜里翻找著資料,語氣更添一分煩躁。

    “不是,苗長官,是關于劫案的線索。”

    “哦?內地警官今天下午才第一次到香港來,就能有線索提供給你,梁驍,我想重案組真的不適合你,因為你一點邏輯頭腦都沒有。”

    “可是長官,他們真的提供了線索,其中一個劫匪名叫褚向東,在內地也是通緝犯……”梁驍的語速很快,因為苗長官已經站起來把他往外推了。

    “別忘了奶茶咖啡和叉燒飯。”苗長官丟下一句話,把門關上了,梁驍站在門口猶自嚷著:“他們也是四個人,昨天在價廉威老道出現的就是他們。”但是苗長官的回應卻是直接把百葉窗也拉上了。

    梁驍覺得身后一片寂靜,回頭一看,所有同事都用憐憫的眼神望著自己,見他轉身,大家又都恢復了常態,該做什么還做什么。

    一聲嘆息之后,梁驍在紙上記下剛才苗長官的要求:十杯奶茶五杯咖啡,五份燒鵝飯,五份叉燒飯,然后默默走了出去。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