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7-40 光哥從警(書號:91137

7-40 光哥從警

作者:驍騎校
    

    會議室內一片寂靜,ipo可是每個公司夢寐以求的事情,一旦成功上市,那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公司資本急速擴容,股東們一夜之間就會變成千萬富翁,至誠集團如果不上市,始終只能停留在二流公司的層次,所以募股上市,也是李紈和公司高層一直以來孜孜不倦的追求。

    而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是上市不可缺少的要件,這個機會,李總和董事們已經等待了好久,哪怕有一線希望,也不會輕言放棄。

    尹志堅一推椅子站了起來,雙手撐著桌子左右看了看董事會成員們,又盯著劉子光問道:“以劉董的意見,應該如何處理這塊擺在我們面前的蛋糕?”

    “撤銷這個項目,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我們不能拆穿騙局,但是可以遠離騙局,那不是蛋糕,是香餌。”劉子光侃侃而談,絲毫也不在意旁人投來驚詫的目光。

    董事們立刻交頭接耳起來,他們不是沒考慮到風險,但是絕沒有想到騙局上去,劉子光的話讓他們覺得這位新加入的董事頭腦未免太過簡單了些。

    尹志堅搖搖頭,一臉秀才遇到兵的表情,他看看李紈,李紈平靜如常,沒有插言的意思。

    “好吧,我想請問,劉董從事資本運營有多久?”尹志堅問道。

    “沒做過。”

    “那么劉董和政府機關打交道的經驗多不多?”

    “一般般。”

    “ok,那我想知道,您是如何判斷這樣一個由市委市政府牽頭,市委書記親自領導,全市各大銀行投資,數十家大型企業參與的項目是一個……騙局?”

    尹志堅微笑著等待劉子光的回答,但對方根本沒打算和他進行什么辯論,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因為我上過小學,就這么簡單,總之我會投反對票,否決任何涉及此類的提案。”

    “我保留意見,ipo是關系到我們全體股東的利益……”尹志堅還不罷休,劉子光不耐煩的敲敲桌子說:“尹總,等你名下的股份超過我的時候再說吧,就這樣,散會,我和李總還有事情談。”

    至誠集團的股份大部分集中在李紈和劉子光手中,還有相當比例在山西焦家手里,但投票權卻在劉子光這里,所以他一言九鼎,說什么就是什么,其余股東就算抱成團,手里的股份也不到人家的一半,所以只能默默地接受這個結果。

    劉子光的突然攪局讓李紈有些意外,但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劉子光的話糙理不糙,這件事風險太大,而且目前股市不景氣,ipo上了效果也不會太大,所以李總當即宣布休會,關于ipo的提案暫時中止。

    股東們陸續離開了會議室,只有尹志堅還磨磨蹭蹭不舍得走,大概想再爭取一下,但李紈并沒有給他機會,直接說:“尹總,有什么事明天再談吧。”

    尹志堅只好合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抬眼再看李總,已經是柔情蜜意的小兒女模樣,尹志堅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提起電腦包說聲再見就出去了,把偌大一個會議室留給劉子光和李紈兩人。

    “去哪里了?電話也不打一個,你不知道別人會擔心么?”李紈上前很自然的幫劉子光整理著衣服下擺,望著他的面龐說:“都曬黑了,也瘦了。”

    “沒什么,給朋友幫了個忙。”劉子光腦海中閃過趙輝那句“上瞞父母、下瞞妻兒”的話,下意識的掩飾了一句。

    李紈冰雪聰明的人,自然知道劉子光有事瞞著自己,但她畢竟是李天雄的女兒,從小耳濡目染已經習慣不過問男人的事情,所以并未追問下去,只是說:“你可要當心啊,危險地事情不要做,我們娘倆可指望你呢。”

    “嗯,知道了。”劉子光隨口敷衍著,那邊李紈已經偎依上來,雙手環著劉子光的腰,把頭擱在他的肩膀上摩挲著,低聲說:“市里一直在給我們施壓,大概是項目缺口太大,現在不管誰的錢他們都圈,我已經覺察到不妙了,但是集團內部的阻力也很大,董事們對ipo有著強烈的愿望,要不是你回來,我都不知道怎么壓制他們了。”

    劉子光輕笑,李紈這是在故意訴苦呢,以她的魄力,只會比自己出言更決絕,做事更雷厲風行,哪有壓不住的道理,不過女人就是女人,哪怕是女強人呢,也終于是個需要呵護需要照顧的女人。

    “吃飯了嗎,回家吃吧,家里燉了烏雞人參湯,小誠也想你了。”李紈松開雙手,整了整頭發,又恢復到精明干練的職業經理人形象。

    “好啊。”劉子光剛說完,手機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固定電話,李紈伸頭瞧了一眼說:“是市政府的號段,接吧。”

    接了才知道,原來是公安局長宋劍鋒打來的,老宋這個時間也在加班,一番寒暄之后,宋劍鋒不經意的問道:“小劉有沒有空啊,待會一起吃個夜宵。”

    “不好意思,剛出差回來,要陪陪家人。”劉子光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聽到這句話,李紈開心的悄悄掐了劉子光一把。

    “哈哈哈,是不是有佳人相陪啊,那我就不破壞你的小日子了,明天吧,你哦到我辦公室來,有事情找你談,是好事哦。”

    掛了電話,李紈才問:“誰找你?”

    “宋劍鋒。”

    “誰?宋劍鋒,那可是市公安局的局長啊!”李紈驚道。

    “對啊。”

    “他請你宵夜?你想都不想就拒絕了?”李紈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睛問道,她是開企業的,知道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這些當官的,公安局的局長級別很高,權力很大,別人想登門送禮都找不到門路呢,自家男人可好,人家局長親自請你宵夜,都敢擺譜不去,這也太……

    “你還是去吧,早點回來就行,湯我幫你留著。”李紈很識大體的勸道。

    “不礙事,我知道他找我干什么,我這人耳根子軟,酒桌上不好談正事兒,還是明天去他辦公室公事公辦比較好。”

    聽到這話,李紈一臉幸福的又抱住了劉子光,會議室的門推開了,兩個想進來打掃會場的女文員看到李總和劉總居然沒走,而且抱在一起纏綿,趕緊吐一吐舌頭退出來,悄悄帶上了門,心說原來傳聞都是真的啊……

    ……

    第二天上午,劉子光驅車前往市公安局,在門口登記了姓名,門衛查了預約單之后才把他放進去,進了公安局的大廳,早有一個年輕女警迎上來,帶著他上電梯,來到局長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開著,宋劍鋒早等在里面了,宋局長上任以后,從嚴治警,要求機關干部上班時必須身著警服,他以身作則,每天都是一身筆挺的制服,白襯衣黑皮鞋,褲線筆直,肩章和金屬扣子擦得锃亮,黑襪子,黑色系帶皮鞋,警容嚴整,一絲不茍。

    局長辦公室很大,墻上掛著宋劍鋒和公安部長的大幅合影,書架上全是刑偵類和法律類的大部頭典籍,偌大的紅木辦公桌兩側分別是黨旗和國旗,宋劍鋒看到劉子光來到門口,便起身疾步走到門口,和劉子光親切握手,吩咐小女警:“去倒杯茶來。”

    劉子光被宋劍鋒拉進屋里來按在沙發上,宋局長陪坐在旁邊,從茶幾下面拿出一包九五至尊的香煙說:“抽煙。”

    劉子光看看煙盒,調侃道:“老宋,**了啊。”

    宋劍鋒笑道:“這煙現在是落水狗了,沒人敢抽,也沒人敢送,我一個身有殘疾的老戰友,托我給兒子找工作,拿了這么一包煙來,我怕他有想法,就收了,你喜歡就拿去抽。”

    “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女警端了兩杯熱情騰騰的香茗進來,然后裊裊婷婷的出去了,還把辦公室的門帶上了。

    兩人抽著煙,沉默了一會,還是宋劍鋒打破了沉默:“小胡找你談過了?”

    “談過了,我實在是有困難,這個忙愛莫能助啊。”劉子光說。

    宋劍鋒笑笑:“小胡這孩子做事還是太直,一條路走不通,可以走其他途徑么,她辦案頭腦挺靈活的,遇到這種事兒就不行了,實際上事情是這樣的,省廳領導相中你了,想特招你加入公安隊伍,但是你放心,不用坐班,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甚至連檔案都不用轉,你只需要在某個特定的時刻代表我們省廳出席全國公安系統五項全能大賽就可以了。”

    “等等,我沒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是這樣,公安部要舉辦全國公安系統五項全能比賽,你也知道,一線刑偵人員和派出所巡邏人員工作壓力很大,哪有時間和人手去搞這個,再說搞了也不一定能拿到名次,別的省都是找警校的學生,或者從特警和公安現役部隊調人,再或者直接特招射擊、散打類的運動員,你在省城射擊中心的表演,碰巧被省廳領導看到了,就起了這個念頭,本來呢,是想直接把你招進來的,但你不愿意,就只好先掛個名了,等運動會過后,再根據你個人意愿或者調動,或者轉正,你看怎么樣?”

    看著宋劍鋒眼中的殷切,劉子光知道這個忙非幫不可了,老宋剛當上局長,正處于事業上升通道中,這個當口省廳領導交辦的任務要是完不成,那也太掉鏈子了,作為老宋的朋友,劉子光哪能袖手旁觀。

    “這么說的話,我也只能少年壯志不言愁一回了。”劉子光笑著說。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