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7-24 永昌貿易公司(書號:91137

7-24 永昌貿易公司

作者:驍騎校
    

    泛亞金融中心是位于省城鬧市區的一棟高級寫字樓,很多跨國公司的辦事處都設在這棟樓上,為什么羅副司令會讓人捎來這么一封沒頭沒尾的信,劉子光大感狐疑,但是他知道堂堂軍區副司令絕不會閑到有空和自己逗悶子的地步,所以他還是決定,不管龍潭虎穴都要闖一闖。

    拿出打火機將這張紙燒掉,看看手機已經兩點鐘了,第一干休所距離市中心還是有些距離的,必須抓點緊才能按時趕到地方了,于是他出門對關野說:“我出去辦點事。”

    關野心領神會,根本不問他去什么地方見什么人,陪著他下樓取車,劉子光的越野車就停在門外,但是上車一發動卻點不著火了,關野幫著檢查了一下,說是油泵壞了,必須去4s店才能修,又提出讓劉子光開自己的車過去,劉子光想了想還是推辭了,說出門打輛車就可以了。

    在干休所門口打了輛出租車直奔市區,剛上車劉子光就發覺不對勁,遠處路邊停著的兩輛汽車看見自己上車便啟動跟在了后面,有人盯梢。

    劉子光丟一張大鈔在司機面前,說:“待會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停,繼續開你的。”

    司機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前面正好有個拐彎,出租車稍微減速,劉子光迅速打開車門跳了出去,動作快的匪夷所思,順手還把車門給帶上了,司機驚得差點踩急剎車,但是想到這個奇怪乘客剛才說的話,還是加了一腳油走了。

    劉子光閃身進了路邊的巷子,從另一側出口出去,路邊停著幾輛載客的殘疾人車,他上了其中一輛說:“地鐵站。”

    來到地鐵站買好車票,跟著人流下電梯,劉子光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身后,全是陌生的面孔,但是直覺告訴他,依然有人盯梢。

    地鐵站臺上,劉子光特意沒有乘坐第一趟車,以此確定跟蹤自己的人是誰,不久他就鎖定了四五張面孔,有年輕情侶,有戴眼鏡的大學生,還有裝成地鐵清潔工的,想想自己最近還算消停,沒招惹什么人,不會有人擺出這么大陣仗來盯自己的梢,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考驗。

    他看似隨意的走到地鐵站的盡頭,在一張長椅上坐下,買了張報紙坐下漫不經心的看著,下一趟列車來了,他放下報紙擠了上去,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幾個盯梢的人也擠了上去,他計算好時間,在即將關門的那一瞬間忽然跳了出去。

    地鐵開走了,站內空空蕩蕩,只剩下那個清潔工了,劉子光面對他徑直走過去,那人顯然是個新手,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劉子光在他面前站定,用奚落的口氣說:“空氣耳麥都露出來了,兄弟。”說罷轉身走了。

    當劉子光乘坐下一班地鐵抵達市中心的時候,卻發現身后依然有人盯梢,這回他可有些毛了,這些家伙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手機已經兩點五十了,再甩不掉這些尾巴就來不及了,忽然一個念頭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他靈機一動,跟著人潮擠進超市,把自己的手機放進了前面一對情侶的雙肩背包里,然后繞了幾個圈子從地下停車場的緊急出口溜了出去,這回身后再也沒有尾巴了。

    劉子光終于來到泛亞金融大廈樓下,這里人來人往,白領男女川流不息,他上了電梯直接來到十七層,這是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貿易公司,電梯門對面就是公司的大門,并無其他通道,看來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竟然占據了整個樓層,兩扇玻璃門貼著永昌國際貿易的logo和名稱,旁邊是門禁系統,有刷卡的槽子,劉子光沒有出入卡,就按了通話鍵。

    “永昌貿易,請問您找誰?”

    “我找姜總。”

    玻璃門開了,劉子光徑直走了進去,前臺后面坐著一個相貌出眾的女子,穿著職業套裝,臉上掛著職業性的微笑,甜甜的問道:“請問您有預約么?”

    劉子光點頭說有,同時打量著前臺的布置,裝修很豪華,多用玻璃和不銹鋼材料,很有時代感覺的同時,也便于隱藏監控設備,他幾乎可以確信,這里起碼有六個以上的攝像頭進行無死角監視,想繞過前臺溜進去的可能性等于零。

    前臺接待看了下手上的預約單,說道:“劉先生里面請,姜總在1708室等您。”

    劉子光說聲謝謝走了進去,靜靜的走廊兩側是一扇扇門,門上只有號碼沒有銘牌,走廊里一個人都沒有,也沒有尋常大公司那樣的大片辦公區域,電話鈴傳真機碎紙機人聲鼎沸人來人往都和這里無關,有的只是走在上面毫無聲息的厚實地毯和無處不在的攝像頭。

    來到1708室門口,輕輕敲了敲門,門從里面推開了,這是一間會議室,兩個男子坐在里面,看到門口的劉子光,交換了一下目光,其中年齡稍大的那個笑道:“請進,劉先生。”

    劉子光走了進去,找了個座位坐下,等著他們發話,先前說話的那人拿出劉子光的手機推過去,說:“警惕性和反跟蹤能力都還可以,能節省我們不少培訓時間。”

    劉子光問:“你們是誰?”

    “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姜斌,是永昌國際貿易的法人代表,這位是趙輝,公司的市場部經理。”

    那個年齡稍小的人也有三十歲左右了,剃了個平頭,圓臉,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襯衣領帶打扮,和泛亞金融中心的氛圍倒是蠻搭調。

    雙方握手致意之后,姜斌開門見山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永昌國貿的新員工了,小趙你把公司的紀律給他交代一下。”

    趙輝翻開一個本子剛要說話,劉子光擺手制止他,問道:“可是我還沒有同意呢,怎么就成了公司的新員工呢,起碼先要談談待遇和工作范圍什么的吧。”

    姜斌笑笑:“你不同意也得同意,這是命令。”

    “什么命令?誰給我的命令?”劉子光兩手一攤表示不解。

    “怎么,你不知道你已經是一名現役軍人了么?”姜斌一臉的詫異,從抽屜里摸出一個紅色封皮的證件遞過去。

    劉子光接過來仔細端詳,這是一個紅色塑料皮證件,正面是八一五角星軍徽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燙金字樣,里面有自己穿軍裝的免冠照,姓名籍貫年齡民族等等,部別是軍械處,職務是助理,銜級是少校。

    “你的組織關系和檔案落在東南軍區,人借調給我們先用著,我們都是現役軍人,公司只是掩護身份,這個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好了,現在讓小趙帶你去基地培訓吧。”

    劉子光默不作聲,他這才明白羅副司令的用心良苦,到底是從事特戰出身的副司令員,知道自己這塊好鋼用在哪里最合適。

    永昌國貿到底是總參的下屬部門,還是東南軍區自己搞的,對劉子光來說并無太大區別,本來只是想找一根粗大腿抱一抱,但情報口的大腿未免抱的膽戰心驚一些,這個行當一旦踏入,終生都別想走出來。

    或許是猜到了劉子光心里所想,在前面引路的趙輝回頭一笑:“哥們,我想你會喜歡這里的。”

    “是么?”劉子光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跟著趙輝下了電梯,來到地下停車場上了一輛民用牌照的帕薩特。

    汽車一啟動,劉子光就知道這輛不起眼的帕薩特是經過改裝的,起碼是六缸量,車身也是加強的,搞個飛車追逐絕對一流。

    趙輝開車四平八穩,規規矩矩,直到出了外環路才讓汽車憋屈了半天的引擎得以發揮,帕薩特以一百八十碼的時速開到荒郊野外,沿著路邊插著軍事的石子路開進了位于省城西南的一處軍事基地。

    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的老基地,圍墻上還有很久以前粉刷的標語口號,建筑物也是五十年代的蘇式樓房,基地門口沒掛牌子,只有一個背八一杠的哨兵,檢查了趙輝的證件之后就把車放進去了,偌大的操場上冷冷清清,野草瘋長,幾座油料庫佇立在遠處,紅色的嚴禁煙火字樣隔著老遠就能看見。

    “這里對外是某部的倉庫,實際上是我們的訓練基地,等下你就明白了。”趙輝把車挺穩,帶著劉子光進了那座陳舊的蘇式辦公樓,空曠的走廊里一盞燈都沒有,皮鞋走在水磨石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傳出去老遠。

    趙輝打開一扇門,里面赫然是電梯間,隨手在鍵盤上按了一組數字,電梯下行,開門,門外別有洞天,裝修和外面破破爛爛的偽裝天差地別,竟然是一個高級靶場,和前段時間劉子光跟關山海去的那個靶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劉子光跟著趙輝來到軍械室,這里顯然就是一個世界級的武器展覽館,從二戰老槍到最新單兵武器,應有盡有。喜歡武器是每個男人的天性,劉子光也不例外,琳瑯滿目的各式槍械讓他看得入迷了。

    “擅長使用什么武器?”趙輝問他。

    “哦……都行。”劉子光答道。

    “哼哼,口氣挺大。”軍械員是個很瘦的年輕人,顯然被劉子光大言不慚的架勢激怒了,回身從架子上取下一把手槍說:“那就練練這個。”

    劉子光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把50ae,也就是傳說中的沙漠之鷹。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