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6-6 尿素袋子里的巨款(書號:91137

6-6 尿素袋子里的巨款

作者:驍騎校
    

    李紈驀然轉身,臉上哪還有半分淚痕,分明是一派女強人的強硬面孔,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氣對主持人說:“等一下,還有重要人士沒有到場。”

    多功能廳內一片嘩然,貴賓席上的聶萬龍依然保持著和煦的微笑,不為所動,魏副總輕輕擺了擺手,早有兩個精干的助理悄悄下樓觀察情況去了。

    悍馬車隊在警用摩托的護送下來到璇宮大酒店門前,摩托警掀開頭盔面罩,沖著第一輛悍馬里的人敬了個禮,調頭走了,隨后一陣開關車門的聲音,十余名身穿黑色bdu戰斗服,套著防彈背心頂著凱芙拉頭盔的壯漢跳下悍馬車,手上是清一色的97式防暴槍,戴著半指戰術手套的食指很專業的搭在扳機護圈上,弧形墨鏡擋住了他們冷酷的眼神,酒店的門童還想過來幫著開車門呢,見到他們這副派頭,早嚇得躲在了門后面。

    黑衣槍手們迅速占領了酒店門口的險要位置,形成一個警戒區域,嚴禁任何人進出,隨后一幫干練的年輕人從車上陸續抬下十幾個龐大無比的蛇皮口袋,每個口袋都裝的鼓鼓囊囊,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

    東西都搬完了,劉子光才從第一輛加長悍馬車里鉆出來,懷里還抱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黝黑的皮膚顯得格外建康,小家伙趴在劉子光身上似乎很親密的樣子,然后又從車里出來一個老頭,雙排扣灰色滌綸西裝,商標還在袖口掛著,身上還斜挎著一個軍用書包,腳上是一雙發黃的解放鞋。褲腳卷著,完全是一派老農形象。

    劉子光一指三樓:“就是這。”

    老頭肆無忌憚的朝潔凈的大理石地面上吐了口濃痰,說:“娃娃們,上!”

    一幫壯小伙子扛起蛇皮口袋,在黑衣槍手們的護衛下,魚貫進入酒店大門,在眾目睽睽下連運了三趟,才把這些大口袋運完。

    三樓多功能廳,所有人都已經驚愕的說不出話來,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還搬來這么多的蛇皮口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臺下嗡嗡響成一片,主持人攤著雙手,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表示自己也是一無所知。

    只有李紈知道這些人是劉子光喊來的救兵,她很淡定的來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表面上依然風輕云淡的聶萬龍,眼中的挑戰意味不言自明。

    魏副總湊了上來,低聲對聶萬龍說:“是山西的牌照,看樣子是一幫煤老板。”

    聶萬龍也低聲說:“查查他們的底細,到底什么來頭,不要被他們的虛張聲勢嚇到了。”

    魏副總領命而去,這時劉子光和那個老頭也入場了,當李紈看到劉子光抱著的那個和小誠年紀相仿的小男孩時,頓時明白了,原來還是他啊。

    這個小男孩,正是當初和小誠同時被解救出來的山西兒童,當時他們很快就回家鄉去了,沒想到時隔一年,他們又重現江北市。

    看到正主兒來了,主持人趕忙迎上去問道:“請問您是?”

    老頭不說話,看著劉子光,劉子光說:“我是來開會的。”

    “可是這些口袋……”主持人指著臺上堆積如山的編織袋說,這些口袋顏色造型各異,有的是紅藍彩條,有的是白色蛇皮袋,有的上面還印著“尿素”的字樣。

    老頭眼一瞪:“這是俺帶來的錢,娃娃們,打開給他們看看。”

    小伙子們扯開口袋,露出里面齊嶄嶄的人民幣,全是百元大鈔扎成的錢垛子,一垛有十捆,每捆十萬元,差不多一口袋就有三百萬之巨。

    臺下一片嘩然,連聶萬龍的眼皮都跳了一下,一口袋就有三百萬,十個口袋就是三千萬,他們帶來的十二個口袋,那就是大約接近四千萬的現鈔,整整四千萬現鈔啊,居然用蛇皮袋裝著,從山西千里迢迢的運來,這伙人瘋了么!

    聶萬龍摘下金絲平光鏡,用麂皮絨仔細的擦拭著,心中快速盤算著計劃,其實四千萬現鈔并不是很多,這次大開發可是有備而來,光是銀行貸款就有整整五千萬,再加上四千多萬自有資金,已經是上億的規模,這幫山西鄉巴佬來湊熱鬧,只是會增加收購的難度而已,想徹底翻盤,沒那么容易。

    但是不可忽視的是,堆積如山的現鈔給在場的股東所造成的心理沖擊,這可比支票上虛幻的一串零又有震撼力,全都是現鈔啊,真金白銀擺在面前,誰能不動心。

    事實上那些至誠公司的大小股東們的心理都在發生著劇烈的轉變,至誠集團一直以來業績蒸蒸日上是有目共睹的,最近的困難也只是由于資金鏈斷裂而引發,事實上公司的整體結構還是建康的,只需要一筆不菲的資金注入就能起死回生。

    而這幫山西老客是站在哪一頭的已經很清楚了,他們是來護盤的,有這樣財大氣粗的角色護盤,還用擔心自己手上的股票變成廢紙么。

    坐在人群中的侯振業有些焦躁了,他拿出手帕不停擦拭著脖子上的汗水,事情突然發生變故,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當他的眼神和貴賓席上聶總的眼神對到一起的時候,聶總沖他使了個眼色,侯振業便明白了,干咳一聲對身旁的人說:“這回糟了,咱江北市的企業要被外地人買走了,依我說,就算賣給大開發也不能便宜了外鄉人啊。”

    立刻有人接過話茬:“對啊,人家大開發好歹也是本地公司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關系到幾十上百萬的利益,這些股東們可沒那么好糊弄,他們根本不搭理侯振業的蠱惑,一雙雙眼睛都直勾勾的看著臺上的動向。

    劉子光施施然走上臺,拿過主持人手里的話筒說:“各位股東,大家好,今天是個好日子,咱們至誠的股東們歡聚一堂,借著這個機會,我向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我將會向公司注資兩億元人民幣,以達到增資擴股,壯大規模提高競爭力的目標,讓我們攜手并肩,為至誠集團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奮斗吧。”

    臺下一片轟然,因為傳言而崩塌的信心全都撿了起來,有兩億元資金注入,至誠集團的明天當然會更加美好了,這是連傻子都知道的事情,這時候再想著賣股票,那不是和自己的錢包過不去么。

    眼瞅著精心準備的計劃毀于一旦,聶萬龍終于坐不住了,他剛想站起來說兩句,臺下的侯振業先發難了,侯律師振振有詞的質問道:“你說有兩億元,誰能證明,你拿來的這些錢也不夠兩億啊,你當我們不識數么?”

    說罷看看左右,期待得到支持,可是無人響應他,一雙雙熱切的眼睛緊盯著劉子光和他身邊的金山銀海。

    劉子光鄙夷的笑笑:“這不是大開發的專職律師侯振業侯先生么,你什么時候變成至誠的股東了,好吧,你的身份咱們暫且忽略,你的質疑我來回答一下吧,事實上兩億的數字我是保守著說的,我帶來的資金可不止兩億。”

    說著,親自解開一個較小的蛇皮袋子,從里面拿出厚厚一沓票據抖著說:“看見沒,工商銀行的定額本票,見票付款和現金一樣好使,每張面額五萬塊,具體有多少我也沒工夫數,大家見識一下吧。”

    臺下又是一陣驚嘆之聲,大額本票啊,出手就是厚厚一沓,光這些就起碼有五六百萬了,更何況還有幾個蛇皮袋子沒啟封呢,在座的也都是江北市的上流人士,好歹見過一些世面的,即便如此,他們還是驚愕的張大了嘴,瞪圓了眼,面面相覷。

    聶萬龍冷笑一聲,剛想說點什么,魏副總來了,俯身低聲說:“查到了,是山西焦家。”

    山西焦家,聶萬龍輕輕搖了搖頭:“沒聽說過。”

    魏副總說:“焦家控制了山西焦炭行業,他家老爺子跺一跺腳,世界焦炭行情都要抖三抖,聶總,咱們斗不起的……”

    聶萬龍點點頭,一言不發起身離開現場,出門的時候,助理拿過羊絨大衣想幫聶總披上,卻被他一把推開,往日溫文爾雅的聶總變得如此粗暴,可想而知心里的怒火有多么旺盛。

    打垮至誠集團,成為江北市房地產開發業的龍頭老大,是聶萬龍一直以來的夢想,這次購并行動花費了他極大的精力,事實上從大開發退回高土坡地塊的時候就開始經營了,他故意吐出這塊吞不下的硬骨頭,讓至誠集團撿了個便宜,實際上卻是一招毒計。

    人算不如天算,終于還是功虧一簣,耗費了大量精力財力不說,還辜負了李書記的厚望,聶萬龍長嘆一聲,上了賓利車悄然而去,此時記者們都在多功能廳里挖掘新聞,聶總走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媒體朋友在場。

    多功能廳已經變成歡樂的海洋,李總當場宣布,中午在璇宮飯店設宴款待各位股東,大群記者圍了上來,卻被衛子芊擋住,李紈笑吟吟的看著劉子光說:“怎么不介紹一下這位老先生。”

    老頭笑著說:“介紹啥,都是自己人,俺家柱子已經認了小劉當干爹了。”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