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5-8 什么紀委,神經病(書號:91137

5-8 什么紀委,神經病

作者:驍騎校
    

    另外三個人來到隔壁房間,將黑西裝,羊絨短大衣換下,穿上牛仔褲和短風衣,拿出毛線帽子戴在頭上,再抖開墨鏡卡在臉上,立刻從嚴肅的紀委干部變成了叱咤風云的硬漢形象。

    三人出門來到汽車前,先把車牌子卸了,從后備箱里取出長度適中的消防斧和鐵棍藏在短風衣下面,上了車直接把風擋玻璃下彩色噴墨打印機炮制出來的所謂市級機關通行證揉成一團扔出去。

    三人驅車出了賓館大門,直奔龍陽市大發建材物資供應站,也就是熊局長小舅子開設的公司。

    黑色無牌桑塔納2000停在物資供應站門口,三人下車,砰地一聲把門摔上,徑直往里面闖,這年頭搞建筑的通常都和有點小聯系,熊局長的小舅子也不例外,公司里常年養著幾個青皮,胳膊上刺龍畫虎,頭皮刮得精光鐵青,正坐在公司里打牌呢。

    砰砰,物資供應站的鐵門被人敲響,青皮們扭頭一看,只見三個面目不善的漢子站在大門口,高大的身軀把最后一縷斜陽都擋住了,最可氣是這幾個家伙嘴上還叼著煙,滿臉的不屑一顧。

    青皮們罵一聲操!立刻丟下牌迎上去。

    “哥幾個跟誰混的?知道這是地盤么?”其中一個禿瓢剛擺出道來,就被來人當胸一腳踹出去五米遠,摔在墻上又落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當即大打出手雖然在這一帶混的有些名氣,但不是靠能打混出名堂的,所以三拳兩腳之后便都躺在地上滿頭包了,三個漢子嘴上叼著的煙卷連煙灰都沒掉,短風衣下的鐵棍也沒拿出來。

    熊局長的小舅子被堵在了屋里,兩腿篩糠一般抖著,三個陌生人走進辦公室,摸出鐵棍將文件柜、書櫥、電腦全都砸了個稀巴爛,就連那張光滑如鏡面的仿紅木大班臺也被斧頭砍的斑駁不堪。

    做這一切的時候,小舅子就站在一邊驚恐萬分的看著,自打他姐夫當上建設局局長以后,小舅子也跟著風生水起,混的有聲有色,仗著關系硬生生搶了不少生意,得罪了本市一些地頭蛇,今天來的這三個人恐怕就是被自己搶了生意的建材商人派來的。

    “哥幾個,有話好說別動手,有啥事不能四四六六說清楚,非得動家伙。”小舅子還想說兩句場面話撐撐面子,可是人家根本不理,為首一人揮動鐵棍砸爛了他的電腦液晶顯示屏,沖他勾勾手:“你過來,幫個忙。”

    小舅子戰戰兢兢走過來:“哥們,啥事?”

    “麻煩你,把腿擱在桌子上。”那人彬彬有禮的說,手里掂著鐵棍,一臉的不善。

    “哥們,別啊,你不看我的面子也得看我姐夫的面子啊。”小舅子嚇得往后不停退縮,去被另外兩人揪住,抓住他的一條腿搭在桌子上,拿鐵棍那人高高舉起鐵棍說:“這一棍是替壓死的工人打得!”

    話音剛落,鐵棍破空嗚嗚之聲傳來,喀啪一聲,小舅子的小腿迎面骨被直接砸斷,骨頭斷了筋肉還連著,整個人如同一堆爛泥般癱在地上,疼的休克過去。

    三人收起鐵棍,拿起桌上的電話打了120,然后揚長而去。

    ……

    賓館房間內,熊局長拿著一張寫滿字的紙腆著臉走到那位年輕的紀委干部面前,點頭哈腰道:“您請看,這樣寫行不?”

    年輕的紀委干部正拿著匕首剔手指縫里的污垢呢,接過那張紙掃了幾眼,劈面扔了回來,罵道:“你糊弄誰呢,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誰稀罕看,撿重點的寫。”

    熊局長唯唯諾諾,撿起那張紙,眨著狡黠的小眼睛說:“請問,什么是重點?”

    “!你敢和我玩心眼,反了你了!”年輕的紀委干部怒了,擼起袖子準備揍人,正在這時,房門開了,那幾位稍微年長的干部回來了。

    “小李,怎么回事?”為首那人嚴肅的問道。

    “劉主任,是這樣的,雙規對象很不配合,避重就輕不交代問題。”年輕干部報告說。

    劉主任點點頭,說:“你們先出去,我給他做做思想工作。”

    幾人依言出去,劉主任搬了一張椅子做到熊天兵對面,和顏悅色的一笑,拿出一包蘇煙說:“我知道熊局長愛抽這個,來一支吧。”

    熊天兵趕忙搖頭。

    “不要緊張,還是抽一支吧,緩解一下情緒,對交代問題有幫助。”劉主任的態度很平和,讓熊天兵忐忑的心放回肚子,接了煙,劉主任幫他點上,他深深吸了一口,嘆了口氣。

    “第一次和紀委打交道吧?”劉主任自己也點了一支煙問道。

    “不是……是,第一次。”

    “知道我們對你采取的什么措施么?”劉主任繼續問。

    “雙規……”熊局長囁嚅著說。

    “對,是兩規,市紀委,市監察局依據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第二十八條第三款,對你進行臨時性的人身自由。要求你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就有關問題做出解釋和說明。”

    劉主任仔細觀察著熊天兵的表情,建設局長眼神閃爍,嘴唇干澀,心理防線已經崩潰的差不多了。

    “熊天兵,你的問題很嚴重,影響很惡劣,否則市紀委是不會對你這種級別的干部進行兩規的,這個你一定要搞清楚,不要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熊天兵捏著煙卷的手在顫抖,對方確實是紀委的人,這一點毫無疑問,就連用詞都和別人不同,一般人喜歡說雙規,但是紀委干部與眾不同,總是喜歡稱之為“兩規”,好像這樣更專業,更。

    劉主任很和氣的笑了笑,說:“當然了,你也不要有心理負擔,兩規既是一種調查措施,也是對干部的一種保護機制,避免你們這些人再犯錯誤嘛,我們黨的宗旨一向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你現在主動交代問題,還有一線希望,拒不交代的話,我們有上百種辦法讓你張嘴,不過我覺得沒必要,你說呢,熊天兵?”

    “是是是,我交代,我全說。”熊天兵額頭上全是汗,惶恐的說道。

    “你看,你這上面寫的都是一些很無關緊要的事情,你保養女大學生,和女性下屬存在長期不正當兩性關系,收取古玩字畫,家用電器,你覺得這種作風問題,小的經濟問題,我們紀委會關注么,你為什么不交代你兒子在澳大利亞買豪宅,買豪車的事情,為什么不交代你收取巨額賄賂,將工程承包給沒有資質建筑公司的事情?還有逼迫開發商使用劣質建材的事情?”

    熊局長整個后背都濕了,紀委就是厲害,把自己的底細都掌握了,想抵賴看樣子是不行了,他顫抖著說:“好,我說,我都說。”

    對著微型攝像機的鏡頭,熊局長把自己就任局長以來的種種受賄貪贓的事情說了出來,別看他生著一張樸實的農民面孔,但也有著農民式樣的狡黠,每次收取賄賂都記在小本子上,分毫不差。

    “本子在哪里?”劉主任問。

    “在我辦公室桌子右下角抽屜里,黑色羊皮面的小本子。”說完這句話,熊局長像被人抽了筋一樣,癱軟在椅子上。

    劉主任起身開門,對站在外面的小李低聲說了幾句,然后又回來對熊天兵說:“到目前為止,你的態度還算端正,下面我們進行另外一個話題,你的局長是怎么當上的?這些年來你向哪位領導行過賄賂,方式是怎樣的,數額是多少,我相信你都有記錄吧。”

    熊局長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說:“沒有,我沒有!”

    劉主任淡淡的笑了,“熊天兵,你真以為我們紀委會把你這種小貪官放在眼里么,我們要辦的是你上面的人物,我也不隱瞞你,今天至少有八個工作組在你們龍陽市執行任務,我們只是其中一組而已,你要徹底交代問題,不要有思想壓力,更不要有僥幸心理,說多了沒什么,說少了可就不好辦了。”

    熊天兵還是搖頭:“我真的沒有。”

    “那好吧,這個立功的機會就留給土地局的王局長和交通局的張局長了,時候不早了,你睡吧,等明天我帶你回市里,移交給檢察院。”劉主任看看手表,站了起來。

    “不不不,不要。”熊天兵慌忙擺手,說:“我想抽支煙。”

    一整包蘇煙丟到他面前。“慢慢抽,最好一邊寫一邊抽,這樣有助于你回憶。”

    ……

    熊局長徹夜未眠,洋洋灑灑寫了十五張紙,把自己從科員到局長的成長歷程中所干的齷齪事全都寫了起來,牽扯人員不下五六十人,涉案金額更是上億,直到天光大亮,他才寫完。

    劉主任一直沒睡,就在屋里陪著他寫,當供詞寫好之后,劉主任瀏覽了一遍,這才露出一絲笑意:“這樣才對嘛,你先休息吧,不要想不開哦。”說著推門出去了,還在外面反鎖了一道。

    熊天兵抱住腦袋,淚水奪眶而出,幾乎是爬到床上,但是怎么也睡不著,一顆心似乎在火上煎熬著,萬貫家財,十余個,還有遠在澳洲的兒子,再見了,再見了。

    胡思亂想了好久,熊天兵才昏沉沉的睡去,一覺睡到下午,聽到有人砰砰的敲門他才醒來,爬起來開門一看,是賓館服務員。

    “房費該交了,先生。”服務員很不耐煩的盯著他說。

    “什么房費,不是紀委包下的房間么?”熊局長驚詫萬分。

    “什么紀委?神經病!”服務員白了他一眼,開始打掃衛生。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