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4-50令尊的事我很遺憾(書號:91137

4-50令尊的事我很遺憾

作者:驍騎校
    

    包圍別人的,反被包圍起來,保安們腹背受敵,驚慌失措。

    今夜的錦繡江南注定不會平靜,家家戶戶的燈都亮了起來,住戶們站在窗口,驚恐的看著外面成群結隊的兇悍男子,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掃平金碧輝煌之后,高土坡四大天王的名號在江北市黑道如日中天,別管你是金盆洗手的老前輩,還是剛剛走出校門的小混混,你要是說不認識高土坡的劉哥,那你就太out了。

    所以,劉子光一吹哨子,整個江北道上都驚動了,別管是在飯店里喝酒的,還是在家打麻將吹的,一個電話全都丟下手頭的事情出來了,據事后出租車公司分析數據稱,當晚八點鐘時分,出租車載客率都達到一個新高度。

    最先抵達的一撥人是高土坡的嫡系人馬,休班的保安、忠義堂的小弟,還有一群個頭沒有鐵棍高,但是玩起刀子卻嫻熟自如的小p孩,那是毛孩的班底。

    一百多號人把錦繡江南的大門口都封死了,卓力貝小帥領著人氣勢洶洶走過來,鐵棍、鎬把、消防斧、鐵尺、西瓜刀,甚至還有明晃晃的偃月刀,刀光閃耀,殺氣逼人。

    錦繡江南的保安們膽戰心驚,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卻,手里的橡皮棍和手電可架不住消防斧啊,每月就千把塊錢,犯不上為老板賣命。

    “你們……你們想干什么?”保安主管拿著對講機色厲內荏的攔住了卓力和貝小帥,卓力也不答話,就拿眼睛瞪著他,卓二哥的眼神比飛鷹刀片還鋒利,保安主管和他對視了幾秒鐘就撐不住勁了,又看到二哥左手里拎著的馬刀,他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很低調的站到一邊去了。

    卓二哥很滿意這個效果,鼻孔里嗤出一股冷氣,看也不看他一眼,昂首闊步帶著小弟們過去了。

    江邊就是冷,站在別墅門口只覺得冷風刺骨,小雪抱著肩膀顫抖著,劉子光將風衣脫下來裹住她,拍拍小姑娘的腦袋,拉開車門說:“沒事了,上車。”

    小雪乖乖坐進了車里,毛孩昂著頭,一副英雄好漢的架勢繼續站在外邊,李建國劈頭給他一巴掌,罵道:“你也上車!”毛孩委屈的看了建國叔一眼,也鉆進了大紅旗。

    卓力他們走到別墅門口,問道:“什么事?”

    “小事,毛孩宰了個老流氓。”劉子光滿不在乎的說。

    卓力和貝小帥嚇了一跳,都鬧出人命來,這還小事啊,貝小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架勢指著車里的毛孩罵道:“你這孩子,咋比我下手還黑呢,跑路吧,等風頭過去你就是大哥級的了。”不過這話聽起來怎么也不像是訓斥,反而像是夸贊。

    “跑毛路,毛孩這屬于正當防衛,見義勇為,我已經讓他自己打電話報案了。”劉子光說。

    卓力端詳一下這座別墅的規模,咋舌道:“這家人排場挺大的,知道殺的是誰不?”

    劉子光一拍腦門:“差點忘了,老二你帶幾個人上去,把現場保護起來,不能讓那幫龜孫子把罪證弄沒了。”

    “沒問題。”卓力回頭點了幾員干將,其中就有臥底警員王星。

    “走,跟哥上去保護現場!”

    ……

    此時,大開發聶總的車隊正疾馳在跨江大橋上,這是以一輛賓利為核心,四輛黑色奔馳為副車的豪華車隊,司機們聚精會神的駕駛著車輛,卻發現今天橋上很不對勁,充斥著出租車,按理說江北市區的出租車到了這個時間段,很少往南岸跑的,現在都八點了,怎么一下子出來上百輛出租車,而且車里都坐滿了年輕人。

    聶萬龍坐在賓利后座上,兩眼已經盡是淚水,大開發是父親一手創辦的,老爺子是聶家的主心骨,更是大開發的靈魂,雖然這些年他已經處于半退休狀態,但是在維系關系網,結交權貴方面,幫了自己很大的忙,父親是xx委員,又是知名慈善家,大開發賺來的每一塊錢都有他的辛勞。

    可是父親竟然死了,被張大虎這個狗日的介紹的什么女孩子在自家臥室里,想到這個聶萬龍就怒不可遏。

    虎爺的本名叫張大虎,這些年跟著聶萬龍鞍前馬后干了不少事,父親看他辦事得力,也經常叫著他一起玩,打牌按摩什么的,張大虎路子野,臉皮厚,很多老爺子拉不下臉的事情他都能干的很出色。

    老爺子喜歡玩小丫頭,尤其是十四歲以下的小丫頭,這件事聶萬龍不是不知道,那是老人的愛好,他也不便干涉,做兒女的只管盡孝道就是,這些年來老爺子過手的小丫頭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從沒出過事情,怎么張大虎一摻和進來就出事了呢。

    不管怎么樣,張大虎逃不了責任,聶總已經發下江湖追殺令,今夜一定要見到張大虎,不論生死。

    聶總的江湖追殺令雖然很,但是比起高土坡劉哥吹哨子,還是差了一個檔次,有錢歸有錢,畢竟不是直接混社會的,發號施令總是要經過二傳手,今夜江北道上的豪杰全都聽劉哥招呼到南岸來辦事,誰有閑空去抓虎爺啊。

    聶總的車隊抵達錦繡江南大門口,卻發現車滿為患,到處都是出租車和私家車,戴著毛線帽子,穿著黑色杰克瓊斯短大衣或者五顏六色滑雪衫的年輕人比比皆是,一個個看起來都是痞氣十足,不知道的還以為這里開嘉年華晚會呢。

    汽車開不進去,聶總的臉色變得鐵青起來,別墅區的保安也都不在崗位上,居然讓這幫流氓橫沖直撞,這次事件過后,一定要好好整頓!

    聶總怒氣沖沖下了車,在保鏢和助理們的保護下向里走去,女秘書拿著聶總的大衣跟在后面一溜小跑,剛想幫聶總披上大衣,卻被正在火頭上的聶總一把推開。

    混混們雖然被劉哥喊來,但是卻缺乏組織,沒人指揮他們做事,所以都眼睜睜的看著聶萬龍一行人走進來,直到走近99號別墅附近,聶萬龍才發覺不對勁,這幫地痞流氓有來頭啊,原來都是沖著自己來的。

    別墅門口停著一輛大紅旗,一輛軍綠色的侉子,幾個橫眉冷目的家伙佇立在自家門口,卻看不見管家老張和司機小王他們。

    這事兒怕是不簡單,聶萬龍壓住心中的悲傷和憤怒,邁步走了過去,卻被一群小痞子攔住,聶總身后戴墨鏡穿西裝的保鏢立刻涌上去推搡對方,迎接他們的卻是明晃晃的鋼刀。

    劉子光沒見過聶萬龍,但是看他這副派頭,就知道是別墅的主人來了,便招呼道:“放他們過來。”

    聶萬龍帶著一干保鏢助理秘書走到別墅前,對劉子光等人怒目而視,嚴厲質問道:“你是誰?在我家門口干什么!”

    劉子光反問:“你又是誰?”

    聶萬龍的保鏢指著劉子光呵斥道:“這是我們大開發的聶總!你說話客氣點。”

    大開發,聶總,好熟悉的字眼,高土坡不就是被大開發買下的么,每平方一千五的價格就是這個吃人糧食不干人事的家伙拍板的啊,劉子光當時就笑了。

    “聶總啊,令尊的事我很遺憾,你節哀順變吧。”

    話說的挺漂亮,可是這副嘴臉就讓人不舒服了,汽車正堵在人家大門口,手里還拎著警拐,標準的明火執仗欺負上門的架勢,哪有半點的“遺憾”。,分明就是幸災樂禍。

    聶總是什么人,江北人十大杰出企業家,市級代表,和李書記他們都稱兄道弟的上流人,幾千大開發員工的精神之父,他看也不看劉子光一眼,從牙縫里哧出一個“滾”字,徑直往自己別墅里走,身后的黑衣保鏢們很有默契的撲上來,以標準的擒拿動作來制-服劉子光。

    聶總的貼身保鏢都是精心挑選的武校畢業生和退伍特種兵,全部身高一米八五以上,膀大腰圓,精通擒拿格斗、駕駛射擊、電腦文秘、五筆字型,平時不管晴天下雨白天黑夜都戴一副黑超墨鏡,耳朵后面掛著空氣耳麥,造型極其拉風,可是真動起手來就有點露怯了。

    四個保鏢,只消耗了劉哥和建國哥兩秒鐘的時間,全聚碳酸脂材料的t型警棍橫抽在保鏢們的腰桿上,人不吭一聲就栽倒了。

    周圍小弟們眼睛都看直了,動作太tm干凈利落了,絲毫也不拖泥帶水,真正的一招制敵,劉子光把警拐一扔,掏出中南海拋了一支給李建國,自己點上煙,站到了聶總面前。

    “不好意思聶總,在沒到場之前,誰也不能進去。”

    聶萬龍停下腳步,也不說話,就拿眼神惡狠狠地盯著劉子光,聶總雖然五短身材,但是氣場相當強大,就是江北市手握權柄的處長、局長們都不敢面對他強大的眼神,大開發的員工們更是將聶總敬若神明,一般小職員要是看到這種如炬的目光,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

    但是劉子光不怕,就這樣居高臨下的和聶萬龍對視著,嘴角掛著一絲鄙夷的微笑。

    聶萬龍眉頭一皺,明白今天這個事兒復雜了,不單是張大虎的事情了,牽扯到反方面面的勢力,到底是成名人物,他冷笑一聲轉身走開,勾勾手從秘書那里拿過電話。

    忽然遠處警燈閃爍,派出所警察到了。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