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4-35 搭上打醬油的周市長(書號:91137

4-35 搭上打醬油的周市長

作者:驍騎校
    

    怕什么來什么,周市長漏夜從省城趕回江北市,就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進省城聯絡關系的事情,又出了那么個不大不小的事故,幸虧劉子光在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遮掩過去也就算了,哪知道忽然跳出這么個不開眼的記者,把這件事捅了出去,一時間周文甚至都想掐死這個自作聰明的小記者。

    孤立的一件事情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那么兩件事就足以引起別人的關注了,周市長忽然更換駕駛員,報紙上又出現這么一條消息,清晨時分市長在郊區公路上古道熱腸的救援車禍傷者,這兩件事情都和周市長的專車聯系在一起,只要是個聰明的人,就會聯想到其中有事發生。

    市委市政府里最不缺的就是聰明人,從各級領導到大小秘書,甚至打印室的那些,小車班的駕駛員們,只要進了機關這個大熔爐,再蠢笨的人都會變得聰明起來,善于觀察身邊的人和事,注意官場風向變化,站對隊伍,靠攏領導,實際上這才是他們的本職工作,平時百分之八十的精力也是放在這上面。

    在去年的那場官場大變動中,除了李書記是第一贏家之外,最令跌眼鏡的就是,主管文教衛生廣電的副市長周仲達當上了代市長。

    通常來說,市長接任市委書記一職后,由常務副市長接任,然后等組織程序完成,成為下一屆市長,但是江北市原來的那位常務副市長健康狀況堪憂,癌癥晚期,已經不能勝任領導職務,也不知道哪位省里領導拍的板,居然點了排名相對靠后的周仲達的將,讓他當了這個代市長。

    為什么要讓資歷最淺的周仲達做代市長,這里面是有深層次的原因的,深諳官場之道的人都知道,這是各方面博弈的結局,李治安調任書記之后,最有希望擔任江北市長的有兩個人選,一是市委副書記王大慶,這是李書記的嫡系人馬,南泰班子里的大將,還有一個是副市長秦松,他是江北本地官場的代表人物,從政多年來成績顯赫,人緣也很好,省里大概是短期內難以作出抉擇,才臨時將周仲達放在這個位置上。

    官場規矩是,只要組織部沒有找你談話,這件事就沒有定局,所以江北市未來的市長究竟是誰,沒有人能猜得出,但他們知道一點,那就是周代市長的希望反而最小。

    甚至連機關事務管理局的食堂大師傅都懶得去為了周代市長的口味學習一下偏甜的南方菜系,而是一如既往的研究著咸辣口味的南泰土菜,小車班那些油條們更是不愿意去跟周代市長。

    司機和秘書一樣,屬于領導鞍前馬后最親密的跟班,跟了哪個領導,基本上一輩子就是這個領導的人了,領導們對下屬往往也很照顧,比如前任市委書記的司機,在領導調進省里之后,直接進入交警隊當了個大隊長。

    人比人氣死人,司機們雖然沒有秘書們野心那么大,也是有上進心的,誰愿意跟著沒前途的領導混啊,所以唯有老實巴交的老張師傅跟了周仲達當駕駛員。

    雖然幾乎不被任何人看好,但是周代市長和他身邊的人,卻從未放棄過希望和努力,代市長這個臨時職務,說明周仲達和王副書記,秦副市長一樣是站在起跑線上的競爭者,雖然有著諸多不足之處,但他也有自己強大的資源,那就是省城的人脈。

    不到最后關頭,絕不輕言放棄,這是周仲達的人生信條,他把這種信念也傳授給了自己的秘書,當周文拿著報紙急匆匆的走進市長辦公室的時候,周市長很冷靜的揮著手中的江北晚報說:“這個記者很會抓新聞。”

    周文說:“要不要給報社打個電話,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周市長說:“巧合而已,如果是針對性的事情,就不會進行美化。”

    “可是,萬一被人注意到,再聯想到換駕駛員的事情,只要一查……”周文很不安的說。

    周市長笑了:“小周,你還年輕,這是好事不是壞事,不管怎么說,咱們現在坐在這里,而不是損壞的汽車里,最危險的關頭已經過去,還有什么可怕的,至于有人注意,那就讓他們注意去好了,我是代市長,對我進行偵查,那是違反組織程序的,沒有人敢這么做,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也不會這么做。”

    ……

    市委辦公樓,江北第一秘趙慶楠的辦公室,王副書記的秘書走到門口,輕輕敲一下門,趙秘書抬頭道:“小唐,進來坐。”

    唐秘書滿面笑容的走進來,把手里的報紙往桌上一放,說:“周那邊連這種辦法都用上了,這是在造勢啊。”

    趙慶楠拿起報紙看了一眼,隨手丟下,輕蔑的說:“未必如此,依我看是某個小記者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你沒注意到周今天還駕駛員了么?”

    唐秘書自然知道,但是出于巴結趙秘書的心理,他要讓對方主動提出這檔子事,當趙秘書點破之后,唐秘書才做恍然大悟狀,說:“哦,這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高,實在是高。”

    趙慶楠搖搖頭:“只不過是一般善后工作罷了,指望這種小事就能給自己加分,把代字去掉,那是幼稚的想法。”

    唐秘書眼睛一亮,說:“要不要調查一下,把這件事捅出來。”

    趙慶楠搖搖頭:“沒有意義,他們肯定已經把功夫做足了,絕不會露出馬腳,即便查出什么,也不會打擊到對方,反而顯得小家子氣,你懂么?”

    唐秘書想了想,忽然展顏一笑道:“我懂了。”

    ……

    第二天,市政府辦公室發了個通知,小車隊全部去定點修理廠清洗油路,以備本市即將展開的乙醇汽油換代工程,消息傳來,周文心里就有數了,辦公室主任是秦副市長的人,這一手明顯是沖著周市長來的。

    想當年汽油價格高漲不下,國家搞了個政策,用添加酒精的乙醇汽油,現在糧食貴了,用乙醇汽油也不合適了,又添加了一些其他的化學物質,汽車油路如果不清洗的話會受到一定影響,作為市領導更應當以身作則,率先使用換代汽油。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周市長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他也沒打算拒絕,直接讓司機林浩開車去了修理廠。

    奧迪進了修理廠,立刻就有人湊過來檢查車架號和發動機號,并且拿出登記資料來核對,讓他們大失所望的是,這輛奧迪正是市政府為周市長配備的那輛專車,如假包換,絕對沒錯。

    他們當然不會知道,這輛車是玄子帶著幾個高級技工連夜修理好的,幸虧發動機沒有大損傷,換個保險杠,前燈,鈑金敲敲打打就完工了,夜里兩輛車就對調回來,一點蛛絲馬跡都沒露出來,想在這件事上抓小辮子,那是癡心妄想。

    此事過后,周市長做了幾件事作為回報,首先是老張師傅,遵照他個人意愿,調去開大客車,開大客車相對比較清閑,不像小車司機那樣沒日沒夜,完全沒有自己的私人時間,老張師傅五十歲了,家庭負擔比較重,也該休息休息了。

    原紅星保全公司職員,退伍兵林浩,經正規組織關系調入市政府小車班工作,擔任周代市長的專職小車司機,享有全套保險和福利,雖然只是一個駕駛員,但含金量不可低估。

    林浩鯉魚躍龍門,成為公務員隊伍中的一分子,對劉總的感激之情那是沒的說,對周市長和周秘書也很感激,雖然不能和兄弟們一起共事了,但是其他問題全都迎刃而解,據說當天晚上就有十幾個媒人跑到林浩家里去提親,要知道林浩以前相了幾回親,人家女孩全都嫌棄他的職業而毫不猶豫的和他說88。

    至于劉子光,周市長暫時沒有什么表示,對此劉子光一點也不著急,反而更加心安,他知道,經歷這件事后,周市長自然會對自己另眼相看,或許自己馬上就會有一個官場上真正的靠山了。

    但是這個靠山未必真的那么可靠,富豪廣場十八樓,至誠集團總裁辦公室,劉子光和李紈面對面坐著,研究著當前江北市的政局。

    “市長人選最強有力的競爭者不是周仲達,而是市委副書記王大慶,副市長秦松,周仲達不過是過渡階段而已,把至誠集團的未來押在他身上,有些冒險。”熟稔江北官場的李紈這樣說。

    “不對,周仲達既然能擔任代理市長,說明省里對他還是很器重的,雖然在大多數人里他只是個打醬油的而已,但是在我看來,他奪標的機會反而更大,河蚌相爭,漁翁得利,周仲達的政治智慧不低,我相信他會是那個漁翁。”劉子光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可是……”李紈還在猶豫。

    “沒有可是,我問你,至誠集團在市里最大的強援是誰?”

    “我們至誠集團的合同,大多是通過房改辦李主任的關系,李主任的后臺是市委主管這一塊的徐副秘書長,嗯,以前還有交通局的江局長,這些人是至誠集團在官場上的朋友。”李紈介紹道。

    “這就是了,集團沒有一個能稱得上真正后臺的人,這就是為什么至誠集團的發展總是慢大開發一拍的原因,人家有李書記撐腰。”

    聽了劉子光的話,李紈若有所思:“對,你說的有道理,即便周仲達當不成市長,搞好和他的關系總不是壞事。”

    “砰砰。”門敲響了,衛子芊走了進來,手上抱著一個精美的木匣子和一個藤編的盒子,放到桌子上說:“遵照李總的安排,禮物預備好了。”

    劉子光好奇的打開蓋子先睹為快,木匣子里面放著一本藍色布面的舊書,還是從左往右翻的,打開一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豎排毛筆字,封面上四個大字:資治通鑒。

    藤編盒子里是兩個黑色圓形漆質蓋碗,里面盛滿了黑白色的圍棋子。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