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3-50 要跳樓的宅男(書號:91137

3-50 要跳樓的宅男

作者:驍騎校
    

    李紈起身,把這一沓合同放到劉子光手中說:“找個可靠的地方鎖起來,不要被第三個人知道。”

    “你的意思是……暫時不用?”劉子光狐疑道。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句話你知道吧,老實說這些合同雖然能揭開大開的黑暗內幕,但是并不具備轟動效應,這已經是行業內的**了,及時布到網上,或者拿到房產局去投訴,都傷不到大開的一分一毫,畢竟現在大開還很強大,但是等到他們虛弱的時候再打這張牌,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了。”李紈耐心的解釋著。

    劉子光點點頭,深以為然,李紈是房地產公司老總,見解自然高深,有她從旁參謀,打垮大開不是難事。

    同行是冤家,至誠集團和大開在產業結構上有些雷同,屬于天生的冤家對頭,大開依靠人脈資源處處壓至誠集團一頭,這口氣李紈早憋在心里了,女強人展到今天這一步,可不是靠著吃齋念佛,殺伐決斷才是李總的強項,在搞垮大開這件事上,李紈是劉子光天然的同盟軍。

    “那天晚上你溜出去就是搞這個東西去了?”李紈問。

    “是啊,我尋思過了,指望大開這幫吃人不吐骨頭的壞種善心是不可能了,高土坯這塊地,說什么也不能落到他們手里,所以,我必須做點事情。”劉子光說。

    “嗯,現在是精選居委會主任,那么下一步呢,是不是區**代表啊?”李紈輕笑道。

    劉子光也笑了,走過去輕輕捏著李紈的鼻子說:“知我者,李總也。”

    李紈假裝嗔怒,揮手撥開劉子光的祿山之爪說:“沒正行,這可是在辦公室里。”

    劉子光訕笑一聲收回了咸豬手,李紈說:“今天是平安夜,你有沒有給小誠準備禮物啊?”

    劉子光說:“有啊,我早就預備好了。”

    李紈的臉紅了,說:“不會又是那種地攤上十塊錢買的‘什么馬’吧?”

    劉子光嘿嘿一笑說:“哪能啊……”

    “那我的禮物呢,有沒有預備?”

    正在卿卿我我,劉子光的手機響了,是鄧大嫂打來的,聲音很急切:“劉主任,出事了,你趕緊回來一趟!”

    其實居委會競選還沒開始呢,但是鄰居們已經認定劉子光是居委會主任的不二人選,并且已經開始這樣喊了,劉子光一如既往的沉著冷靜:“什么事?”

    “有人要自殺,就在四十三號樓天臺上。”

    劉子光說:“打11o和119,我馬上到。”說完掛了電話起身道:“小區里有事,我先回去。”

    “那晚上……”李紈起身相送,劉子光人已經到了走廊里:“晚上再說。”

    ……

    迅驅車趕回至誠花園,四十三號樓下面已經**了一幫看客,大家都仰著脖子昂著頭盯著樓頂天臺上的人,有些閑著沒事的老頭老太太也不顧外面冷風刺骨,搬著馬扎子看熱鬧,還有些閑極無聊的人跟著起哄:“跳啊,趕緊跳啊。”

    四十三號樓是一棟小高層住宅樓,一共十四層,天臺上坐著一個人,距離太遠看不真切,就瞅見兩條腿耷拉在外邊,十二月的天氣冷的嚇人,想必正常人是不會閑著沒事坐在天臺上吹風的,這位八成是想不開了。

    小區物業是最先趕到現場的,七八個保安維持著秩序,見到劉子光趕緊報告:“劉總,調查過了,是四樓的住戶,這幾天精神都不大正常,剛才趁家里人不注意就爬到樓頂去了,已經打電話報警了。”

    劉子光點點頭,說:“你們在下面守著嗎,我上去看看。”說著走進了電梯,直達十四層天臺。

    天臺上已經**了一幫人,有物業公司的人,有輕生者的家屬,還有派出所的老王,但是他們只能站在遠處苦勸,生怕往前一步那人就要跳樓。

    坐在天臺沿上的是個年輕男子,只穿著毛衣,單薄的身子在寒風中微微顫抖著,手邊還放著一部手機,一瓶白酒。

    “小秋,你回來吧,有啥事不能好好說啊,你可別嚇媽媽了。”一個四五十歲的阿姨苦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站在她旁邊的是一個頭花白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臉的緊張,看樣子是輕生者的父母。

    派出所老王看到劉子光來了,趕緊上去和他握手:“小劉你來了,***那邊已經聯系過了,市局的談判專家也在路上,現在咱們主要做的是穩定他的情緒。”

    劉子光說:“老王警官,市局談判專家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我去勸勸他吧。”

    老王說:“那孩子脾氣倔,一般人不讓靠近,你有把握?”

    劉子光說:“對癥下藥而已。”說完走過去問那一對中年男女:“你們是?”

    “我們是孩子的父母,這幾天他情緒都不大穩定,整天不說話悶在屋里,怕他想不開,我和他爸爸請假呆在家里照顧他,沒成想一個沒注意,他就跑到天臺上來了。”阿姨抹著眼淚哭訴道。

    “想不開的原因是什么?你們知道么?”劉子光問。

    “孩子前段時間談了個女朋友,結果讓人甩了,結果就成了今天這副樣子……”

    劉子光點點頭:“明白了,看我的吧,對了,他叫什么名字?”

    “叫葉知秋。”

    我擦,居然和孟知秋這個東北黑胖子重名,不過這兩人的風格可真是迥異啊,孟黑子要是被哪個娘們涮了,非得拿刀砍人不可,這位小哥就比較敏感脆弱,多大點破事就要死要活的,都是秋天出生的人,**格差異咋那么大呢。

    “好了,我知道了。”劉子光快步上前,啪啪的腳步聲驚動了葉知秋,他猛回頭,厲聲喝道:“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下去!”

    好個典型的宅男啊,微胖的臉型,帶點小小的青春痘,一副黑邊眼鏡架在鼻梁上,頭軟軟的趴著,身上的毛巾也不是今冬的最新款,看樣子像是手工織的,看他的眼神,劉子光就知道要壞菜,這種內向人不飆則以,一飆就是狠的,他說跳下去那就是真的要跳下去,絕對不是唬人滴。

    劉子光趕緊止步,舉著兩手說:“沒別的意思,我在樓下等急了,上來問你一聲,啥時候跳,你要是這會不跳,我就先回家吃飯再出來看你跳樓玩。”

    宅男葉知秋憤恨的看了他一眼,根本不屑于搭理,但是為了怕他沖上來抱住自己,采取了騎跨天臺沿的姿勢,隨時關注著劉子光的動向。

    “給個話啊?”劉子光說。

    “我在等人。”宅男的聲音很低沉。

    “等你女朋友是么?你想在她面前跳下去,來個脆的,最好腦瓜先著地,涂一地腦漿子,白的紅的一大片,多刺激啊,讓這個小丫頭看看你對她有多么真心,多么深情,讓她后悔一輩子,對么?”劉子光問道。

    “我……”宅男憋紅了臉,青春痘一顆顆似乎都綻放了,他憋了半天才吭哧吭哧的說:“很可笑么?”

    “不可笑,很感人,這事兒我看行,不過我覺得這樣搞還不夠大,這樣吧,我幫你把電視臺的人也喊來,你當著咱們江北市百萬電視觀眾的面痛斥那個負心的小丫頭,然后再飛身而下殉情而死,讓她一輩子受良心譴責,為你青燈古佛終生不嫁,這才是硬道理。”

    宅男對劉子光天花亂墜的一番說辭無動于衷,他搖搖頭不再說話,只是不停按著手機,心情似乎不穩定起來。

    “小丫頭挺絕情的啊,你都要死了她也不露面,要不你把號碼給我,我幫你聯系聯系。”

    宅男當真就報了一個電話號碼過來,劉子光拿出手機記下,一邊打電話一邊走回去,那邊老王湊上來說:“***已經到了,為了怕刺激他,沒鳴警笛,不過他們沒有氣墊,只有云梯車,這事兒難辦了。”

    劉子光的電話也沒打通,對方關機了,他問葉知秋的爸媽:“你們兒子找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是大開售樓部的銷售員,叫王麗。”

    “那完了,這事沒戲了。”劉子光一攤手說,售樓小姐可是個比較獨特的群體,整天見的都是腰揣百萬的大款,眼睛早被金錢晃花了,哪能搭理葉知秋這樣的宅男啊,這小妞也夠狠心的,葉知秋都要為她跳樓了,居然把。

    劉子光眼睛一眨計上心來,對老王說:“我想辦法穩住他,你幫我找一個人,務必盡快趕到,想必還有救。”

    老王眼睛一亮,問:“誰?”

    “就住在機械廠干部樓二單元4o1的卓大叔,以前晨光廠保衛科的,他知道該怎么做,趕緊。”

    老王二話不說下樓去了,這邊劉子光拿著電話裝模作樣說了半天,過去對葉知秋說:“王麗說了,她們萊茵河風情園銷售出了點問題,等處理好馬上就過來,你稍等一下吧。”

    “騙人,她已經關機了,根本不會接你的電話。”

    “你老信息*擾人家,人家用的是來電防火墻,知道不?”

    雖然還是一副半信半疑的表情,但是葉知秋的情緒總算穩定住了,也愿意和劉子光說話了,兩人隔著老遠斷斷續續交談了幾句,劉子光才明白,葉知秋雖然是名牌理工大學畢業,但是從沒談過女朋友,這是開天辟地頭一回,哪知道付出了真情之后,收獲的卻只有傷心和絕望,按照葉家條件也不差,但是依然滿足不了王麗的要求,就在圣誕節前夕,王麗提出了分手,承受不了打擊的葉知秋最終選擇了過激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王麗的愛。

    劉子光聽的是一陣干嘔,但嘴上卻附和著他,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身后樓道里有了動靜,劉子光悄悄回頭,看見一個穿著老式軍裝的壯實老人出現在現場,精神矍鑠,眉眼和卓力酷肖,一看就是豪爽蒙古漢子,他手里還拿著一卷繩子,看樣子應該是從***員手里借的。

    劉子光忽然一指樓下,喊道:“王麗,你怎么才來。”

    葉知秋下意識的扭頭去看,說時遲那時快,卓大叔飛身上前,拋出了套馬索。

    老騎兵營長的技術不是蓋的,繩索準確的套中了葉知秋,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劉子光竟然上前一腳踹在葉知秋的后心上,將他踢下了天臺。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