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3-1 酒吧洗手間里的會面(書號:91137

3-1 酒吧洗手間里的會面

作者:驍騎校
    

    漆黑的夜月亮躲進了云層里柏油路黑的如同潑了墨一般路基下面就是江灘成片的干枯蘆葦被風吹的沙沙作響一輛桑塔納2ooo斜著停在路邊打著雙閃警示燈一個人四仰八叉躺在那里地上赫然還有一只人手。

    兩位警察沒有停下摩托車但是并未熄火下車警惕的注視著周圍手按在了腰間的槍柄上。

    最近市局搞了一次大的改組把交警和巡警合并了成立了新的交巡警支隊原來只負責交通的交警們現在也配了槍械有權處置各種突事件。

    槍是那種216廠出品的9毫米轉輪警用**裝彈僅僅六而已威力也很弱用基層干警的話說打瘋狗都不一定能打死現在治安情況這么惡化除非配備**那種92式自動**才能有點安全感但是上面領導為了所謂的交巡警形象工程怕大**嚇到群眾怕干警亂開槍惹麻煩不但給他們裝備了這種小左輪還配備的是低殺傷力9毫米凸緣橡膠子彈。

    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下兩位交巡警同志手里拿著這種家伙心里怎么能鎮定李尚廷握著槍的手有些抖不由得看了看師傅。

    老宋是個經驗很豐富的老警察以前在派出所干過、治安大隊干過、**隊也干過最后因為得罪了領導才被配到交警隊年齡已經四十多歲了還是科員級別還要騎著摩托車和小年輕一起上街巡邏也算是混的挺慘的那種警察了。

    老宋停穩摩托把槍出套左輪槍柄上連著一條細細長長的鋼絲槍綱犯罪分子很難搶走他不慌下車先抖開彈巢從武裝帶上拿出快裝彈器往空槍里裝了六銅頭實彈。

    李尚廷看見師傅裝子彈心里頓時怦怦跳也拔出**笨拙的裝彈但是他裝的卻是橡膠子彈小年輕哪有老油條那么豐富的經驗不弄幾銅頭彈關鍵時刻怎么保命啊。

    兩個警察裝彈完畢這才下車一個持槍警戒一個靠近躺在地上的傷員用腳撥弄一下他那人兩個耳朵里流出血來看來傷得不輕老宋伸出手指試了試脈搏點點頭起身走向桑塔納拉開車門看了看又打開后備箱瞧一眼便把槍裝回了槍套拿起對講機。

    “師傅你看。”李尚廷一指路邊的草叢明顯有兩處倒伏痕跡用強光手電照過去隱約還有些血跡。

    老宋沒搭理他直接用對講機報告了指揮中心中心下指令讓他們在原地保護現場。

    擱下對講機老宋才說:“聽見沒保護現場哪也別去了。”

    李尚廷急了說:“那里就是犯罪分子逃跑的方向咱們既然先到現場應該去追啊。”

    老宋笑了慢條斯理的掏出皺巴巴的煙盒自己叼了一根又拿一根出來說:“小李抽煙。”

    “不會!”

    老宋笑嘻嘻的放回去自己點上美美抽了一口語重心長的說:“二十年前我剛從省公安專科學校畢業的時候也和你一樣凡事都沖在第一線想立功破大案子結果呢到現在還是個一毛三天天在街上吃尾氣和我同期的畢業生當分局長都大有人在啊。”

    李尚廷氣鼓鼓的說:“那是因為……算了不說了。”

    “我明白你覺得咱們應該下去追捕是吧我問你這地上是什么躺著的人是干什么的車里又是什么東西?你知道么?”

    李尚廷看了一眼說:“那只人手里拿著的是槍。”

    “錯不是一般的槍是青海化隆造的土槍躺著的那個小子長紋身運動服肯定是混社會的車里副駕駛位子上有血有槍械殘骸和火藥味還有兩只斷指這些情況綜合在一起說明什么?”

    李尚廷也是上過警校的想了一下說:“***火并?”

    “對了還有這地上的剎車痕跡分明是兩輛車追逐到此前面一輛就是這個2ooo后面一輛是255寬胎這么寬的輪胎連寶馬7系列都趕不上不是改裝車就是奔馳s級咳咳扯遠了這兩輛車上的人展開搏斗一方不敵逃竄另一方開車離開現場這種情形咱們追他干什么?”

    “可是……”

    “沒有可是從個人角度來說江灘下面地形復雜天又這么黑咱們兩人下去根本無濟于事搞不好負傷了丟槍了事情就大了從大局來說我已經報告指揮中心了過一會**會過來處理咱們完成自己的任務了沒什么失職的地方。”

    “可是那些犯罪分子……”

    “你真不開竅地上不有一個么逃脫的那幾個也跑不了你手讓人砍斷了能跑多遠?天亮了**自然會在各個醫院診所布控還能跑得了他們?”

    老宋一席話李尚廷終于心悅誠服不再說話。

    十分鐘后警笛終于在遠整理處響起。

    ……

    黑色的奔馳停在了重金屬慢搖吧門口三個年輕人從車上下來混雜在人流中進了大門正是午夜時分酒吧最熱鬧的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三個人暗藏起來的殺氣。

    三人進去之后要了啤酒找了位子坐下貝小帥脫了外套下去跳舞他的打扮和那些9o后差不多嘻哈風格的牛仔褲板鞋細條花襯衫型搞得很夸張下去扭了一圈就勾搭了一個眼影濃重的小妹子看起來就像酒吧的常客幾句話之后小妹子就帶著貝小帥直奔洗手間而去。

    兩分鐘之后貝小帥就出來了回到座位上卓力諷刺道:“師弟這么快就完了?”

    “什么話今天有正事我哪能那樣馬勒格壁的這些混酒吧的小**真tm浪給買兩顆麻古就讓你打一炮我tm才不干呢怕得病。”

    “對這些白粉妹最臟了還不如我們華清池的技師干凈呢對了問出來么?”

    “問好了這里確實是太子的大本營角落里那個穿紫色西裝的就是賣藥的。”

    順著貝小帥的目光看過去對面角落里坐著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留著大鬢角端著杯啤酒一雙賊溜溜的眼睛四處看著劉子光和卓力當即上前從兩邊繞過去來到他身后。

    “起來!”一聲低喝在耳邊響起同時冷冰冰的鐵管子頂住了后腰大鬢角一哆嗦隨即強笑道:“朋友認錯人了吧。”

    “少廢話找的就是你。”卓力將他一把提起來就往后面走貝小帥和劉子光殿后舞池里吵吵鬧鬧的誰也沒注意到這邊的事情唯有吧臺里的小廝看見了這一幕趕緊拿起了電話。

    洗手間里貝小帥揮舞著利刃將里面的人都趕了出去關上門卓力一腳踢在大鬢角的膝蓋上這小子當場就跪下了。

    “叫什么?”

    “大飛。”

    “**還真有叫大飛的你tm也不嫌丟人就你這熊樣還飛呢我問你認識我不?”

    “不認識哥哥你可能找錯人了吧。”大飛磕磕巴巴的說。

    “沒錯你不就是太子手底下的人么你們老大在哪里?說!”

    “哥哥我真不知道啊我是來玩的。”

    “還嘴硬!”卓力一把扯開大飛的衣服花花綠綠的藥丸子掉了一地。

    這下大飛沒話說了卓力在他身上搜了一遍除了一部手機和一疊錢之外啥也沒有氣的卓力一腳踹翻他:“**你要是不說出太子的下落就得有個思想準備整的進來囫圇著出去。”

    忽然洗手間的門被踢開了兩個黑洞洞的槍口指過來驚得貝小帥往里面一跳劉子光卻往前邁了一步。

    “我聽說有人找我?”隨著一句悠閑的話語傳說中的太子哥終于閃亮登場了個子挺高一米八出頭的樣子穿著社會上已經絕跡的太子褲質地優良肥大褲子和窄小的褲腳配上搶眼的腰帶扣和大領子白綢襯衣以及飄逸的長不羈的眼神基本來說太子哥還是很有派頭的。

    四個馬仔隨身護衛都是大領子襯衫翻在窄領小西裝外面修身黑西褲平底黑皮鞋和江北市黑道流行的運動服截然不同很有一番港派前面兩人平舉著**一副囂張嘴臉后面兩人叉著腰顯擺著腰間的**柄也是一臉得瑟。

    “讓我來猜一下那個矮子你就是卓力卓二哥是吧哼哼那個黃毛小子把你手里刀丟下!你叫貝帥是吧還有這個弟弟看樣子挺斯文的是不是小受啊?”

    說完太子就張狂的笑了起來:“我正找你們呢沒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還敢動我的人今天都別走了。”

    “太子哥誤會啊真的不關我事啊。”令**跌眼鏡的是劉子光居然誠惶誠恐上去求饒聲音哆哆嗦嗦眼角里晶瑩閃爍似乎有淚手也在抖兩個膝蓋都快彎下去了看到這副情景太子哥的眼睛笑得更彎了:“求我啊求我啊都跪下來求我啊把**洗干凈了讓我弄一弄我要是一高興興許不殺……”

    話沒說完劉子光就出手了剛才用來當槍嚇唬大飛的甩棍瞬間抖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敲在前面兩個拿槍的人手腕上清脆的手骨碎裂聲響起兩人的慘叫聲還沒出喉嚨后面卓力的拳頭和貝小帥的片刀就到了。

    太子哥的另外兩個馬仔剛要拔槍那里及得上劉子光的度快堅硬無比的asp甩棍和手腕膝蓋的親密接觸所產生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兩個小子殺豬一般叫著躺在地上痙攣著哪還有抵抗的能力。

    解決了四個馬仔劉子光將甩棍在地上一磕收到袖子里順手掏出煙來點上看也不看身后噴出一口煙說:“還沒自我介紹我叫劉子光”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