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3-51 深藏不露老行伍(書號:91137

3-51 深藏不露老行伍

作者:驍騎校
    

    回到家的時候是晚上六點鐘家里已經做好了飯菜劉子光一邊吃飯一邊把省城生的事情簡單敘述了一遍聽說未來兒媳態度堅決愿意死心塌地的跟著兒子老兩口都放了心。

    “三年就三年趁這三年抓緊賺點錢房價可能還回落一點可以給你買個大點的兩居室了。”父母這樣說。

    至于袁副廳長的阻撓劉子光是這樣勸的:“方霏父母早就協議離婚了這老娘們根本沒盡到當母親的義務人家方老爺子都沒說什么啥時候輪到她**嘴了咱們不用理她。”

    ……

    劉子光吃了晚飯便穿著拖鞋出去閑逛剛走出巷口后面就有人喊他:“劉子光。”

    回頭一看是個三十歲左右的**挎著提包正笑盈盈的看著他。

    “你是……劉曉靜?”劉子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劉曉靜也是他初中同學大家都是晨光廠的子弟住在一個大雜院上學在一個班又是同位說起來她還是劉子光懵懂的初戀呢當然只是單相思而已。

    昔日扎著羊角辮天真爛漫的小女孩現在已經明顯福眼角也有了一些淺淺的魚尾紋顯然保養的不是很好這就是歲月的磨礪啊劉子光不禁感慨。

    “呵呵你還記得我不錯嘛。整理”劉曉靜走過來笑吟吟的看著他“聽說你回來了現在哪里干呢?”

    “哦回來老長時間了快半年了現在做物業工作對了你呢。”

    “我在大潤市當會計這幾天下雨我擔心老房子漏雨特地過來看看沒想到碰到你真巧啊。”

    兩人邊說邊走原來劉曉靜也是住在高土坡的后來嫁人就搬走了再后來把父母也接過去住了這里的老房子就空著偶爾過來看看。

    兩人并肩走了一會兒來到巷口頭一輛灰色的國產轎車正靜靜地停在路邊車里的人看到自己媳婦和一個陌生男人走在一起趕緊出來狐疑的看著劉曉靜。

    “老公你看看這是誰?”劉曉靜招招手。

    男人走過來扶一扶眼鏡仔細打量著劉子光劉子光也打量著他筆挺的藏青色西褲黑色利郎商務男裝偏分頭一絲不茍鼻梁上架著一副精巧的金絲眼鏡看起來就是個有身份的人。

    “劉子光!”

    “周文!”

    兩人同時認出了對方原來劉曉靜的老公也是劉子光的初中同學當年也曾經暗戀過劉曉靜的時光荏苒歲月如梭當年的青澀小男生小女生都已經長大了而且還結成了伉儷想起來真是讓人不勝唏噓啊。

    “嘖嘖沒想到曉靜居然被你給娶了怎么樣孩子幾歲了?”劉子光掏出中南海來請周文抽。

    “來來來抽我的。”周文看了一下劉子光的煙盒笑著推過去矜持的掏出自己的金南京來給劉子光上煙。

    “小孩三歲了為了上學方便才買的汽車怎么樣。”周文顧不上寒暄別的很急于在劉子光面前顯擺一下自己的新車。

    劉子光前前后后打量著這輛國產轎車除了外形比較新潮之外確實看不出什么門道只好虛夸一句:“不錯!”

    “何止是不錯簡直就是神車奇瑞a3四連桿**后懸掛自帶eps主動防滑系統前后全鋼保險杠意大利名師設計這樣的厚道配置如果是進口品牌起碼要15萬以上。”周文眉飛色舞的說著眼睛里閃耀著光彩似乎買的不是汽車而是娶的二房媳婦。

    “不錯不錯真不錯。”劉子光趕緊一番猛夸然后問:“周文你混得不錯啊都成有車一族了在哪里工作啊?”

    周文眼中興奮地神色頓時黯淡了一下劉曉靜在一旁接口說:“周文在街道辦事處上班工資不高但好歹是公務員旱澇保收。”

    “別提了小辦事員而已整天看人臉色我都不想干了。”周文言不由衷的說著但劉子光看得出他臉上的一絲驕傲當然了在高土坡這些下崗工人面前小辦事員也是他們望塵莫及的。

    “是啊最近幼兒園那塊地租不出去周文壓力挺大的其實關他什么事啊科長都不關心讓我們周文管。”劉曉靜說。

    劉子光心中一動問:“是不是金寶貝幼兒園那塊地如果價錢合適的話我想租下來。”

    “你?”周文不可置信的看著劉子光“那塊地就算鬧鬼價錢也不會低你要是有認識的朋友想租可以找我。”

    周文說著拿了一張名片給劉子光這才想起來問:“對了劉子光你在哪上班呢?”

    “我在至誠集團干物業。”

    “哦那個公司挺大的你要是有高層的熟人最好了讓他們出錢把那個地方租下來我請你喝酒。”

    “好我知道了。”劉子光將名片收了起來周文和劉曉靜兩口子鉆進奇瑞a3對他擺擺手動作生疏的掛檔倒車開走了。

    送走了這兩口子劉子光又往前走了幾步蹲在郭大爺的修車攤子前遞了一支煙說道:“大爺馬上中秋節了預備咋過啊?”

    郭大爺正在給一輛自行車補胎生滿老繭的手上拿著銼刀樂呵呵的說:“還能咋過和以前一樣買兩包月餅再給小四和幾個狗崽子買根火腿腸就算過節了。”

    趴在一邊睡覺的郭小四很通人**的坐起來走過來**了**郭大爺的手嗓子里嗚嗚兩聲好像小孩撒嬌。它趴著的窩里四個粉嫩的狗崽子嗷嗷待哺。

    劉子光掏出五塊錢遞給小狗:“郭小四買煙去。”

    郭小四兩眼放光叼著鈔票顛顛的去附近小鋪買煙去了劉子光說:“郭大爺要不這樣吧和我們一起過節我去酒店包個大房間咱們一起熱鬧一下。”

    “那多不好我一個人習慣了。”郭大爺很慈祥的笑著。

    “沒事就這么說定了和平飯店到時候我來接你。”劉子光說著剛要站起來忽然很好奇的盯著郭大爺那件顏色晦暗的外套說:“大爺你這件褂子式樣挺潮啊要是洗干凈弄整齊點絕對比犀利哥還犀利。”

    郭大爺笑笑說:“幾十年的老貨了別的好處沒有就是經折騰防水防火防風防寒一年四季都能穿。”

    劉子光驚訝道:“這什么衣服啊?”

    這件上衣被郭大爺穿了很久只能隱約看出底色彷佛是綠色的上面沾滿了各種油泥污垢不過卻更加厚重四個很夸張的大口袋鋁制拉鏈酷酷的立領配上郭大爺那張飽經遍布溝壑的臉都顯出一種滄桑的感覺來。

    “呵呵老美的軍裝他們不分三軍都穿這玩意。”郭大爺說。

    “哦我想起來了。”劉子光恍然大悟好像電影第一滴血里蘭博就穿這個呢。

    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修車老人竟然穿了一件越戰版的m65仔細看手肘袖口位置都有磨損應該是穿了幾十年的舊衣服了劉子光不禁感慨起來這位從自己小時候就在巷口頭修自行車的老人莫非也有著輝煌的過去啊只是他如此的低調如此的平凡以至于從沒人注意罷了。

    興趣上來劉子光不禁仔細觀察起郭大爺來讓他失望的是除了這件正宗軍版m65之外郭大爺的其他衣著都是很普通的貨色藍色的帆布褲子解放鞋都是勞保用品商店買得到的便宜貨。

    忽然郭大爺低頭拿膠水的時候**口亮光一閃劉子光注意到那是一塊手表用皮條穿起來掛在衣襟內他好奇的問:“大爺您怎么還戴懷表啊?”

    “不是懷表是手表帶子斷了我就找個繩子掛起來了。“郭大爺說著將手表摘下來給劉子光看這是一塊很老舊的上海牌手表黑色的表盤外面刻著度數里面的數字符號和指針都特別粗大上面似乎涂了一層熒光材料。表盤12位置是上海的中文和漢語拼音商標6點鐘位置印著24鉆和中國制造的字樣三點鐘位置還有一個顯示日期的小窗口手表磨損的厲害但依然走時準確秒針啪啪的走動著。

    “咦這是什么手表式樣挺老的。”劉子光記得小時候父親也有一塊上海牌手表是那種松緊金屬表帶鋼殼表盤聽說還是老爸結婚時候買的呢那時候流行三轉一響什么手表自行車縫紉機收音機能買得起這些的就是生活水平比較高的了但父親的那塊老上海卻明顯不如郭大爺的這塊表拉風。

    “這塊手表啊。”郭大爺拿著表長嘆一口氣似乎回到了無盡的往事回憶中忽然遠處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音響起然后是凄厲的狗叫聲。

    不好小四被車軋了!郭大爺和劉子光同時起身但畢竟劉子光的動作更快一些跑過去一看一輛白色的寶馬車52o一頭撞在樹上車底下一灘血流出來司機位子上有個女人尖聲叫道:“媽呀嚇死我了誰家的狗啊!”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