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其他類型 >> 2-43 卓二郎血濺防空洞(書號:91137

2-43 卓二郎血濺防空洞

作者:驍騎校
    

    表哥?老公死了表哥就冒出來了看這個小子一副斯文敗類的樣子八成是嫂子在外面養的小白臉客廳中眾漢子一起鼓噪起來嚇得眼鏡男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后面那個提著皮包的西裝男走上來頤指氣使的說道:“我警告你們不要隨便動**人這是法治社會。”

    卓力斜著眼看他:“你又是個什么東西?”

    皮包男扶一扶眼鏡一臉凜然的說道:“我是正義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律師還正義正你馬勒格壁的!”卓立又是一拳打過去幸虧被人及時拉住室內一片大亂。

    “都tm給我閉嘴!”劉子光一聲咆哮全部人都噤若寒蟬不敢說話了。

    劉子光慢慢走到靈堂正中央老李的遺像前他眼窩深陷氣色不太好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因為老李的事情**勞過度呢。

    “老李尸骨未寒你們tm的就在這里鬧像什么樣子!今天我把話放在這里誰不給老李面子在這里**我就把他送下去陪老李!”

    劉子光黑道老大的威風在這一刻揮到了極致江灘一戰就不提了圈內人也都知道劉老大曾經幫警方狙殺過劫匪一槍爆頭血濺四方那可是真見過血的人這些什么卓力貝小帥玄子之類的混混都是他的小弟他真要飆誰能不怕。

    靈堂內靜悄悄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小孩子也不哭鬧了趴在保姆懷里睡覺。

    劉子光看看老李的遺孀說:“嫂子你抱著孩子先進去吧。”

    女人瞪著眼睛想反駁但是看到劉子光威嚴的氣度還是低頭了帶著保姆進了內室。

    貝小帥搬過一把椅子劉子光大馬金刀的坐下開始主持公道。

    “好現在說正事這位戴眼鏡的你是來燒紙的還是搗亂的?”劉子光凌厲的目光瞪著眼鏡男看得他不敢抬頭律師干咳一聲說:“我是王先生的代理律師這間房子已經抵押給我的委托人了……”

    “**!我讓你說話了么?”劉子光猛的一瞪他嚇得律師一個激靈啞巴了。

    “你說。”劉子光指指眼鏡男。

    “我……表妹的老公死了我是來燒紙的順便……”

    “順便什么?”

    “老李死了我也難過不過孤兒寡母還得過下去我今天是來幫表妹看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也搭把手啥的……”眼鏡男說道眼神閃爍不敢看劉子光的眼睛。

    “幫忙還帶律師來你是想分財產的吧老李尸骨未寒就想著分家你tm還是人么!給我滾!”

    眼鏡男如蒙大赦拉著律師剛想跑劉子光在后面一聲喊:“站住!”

    眼鏡男趕緊停下兩腿篩糠一般。

    “來了也不給老李磕個頭懂規矩么!”

    眼鏡男趕緊回來又在老李遺像前磕了一個頭這才灰溜溜的離去。

    ……

    陽臺上劉子光和卓力面對面站著劉子光皺著眉頭說:“老李留下多少錢?”

    卓力說:“其實真沒幾個錢賺的那點利潤又都砸進去弄裝修了我看那小娘們不地道還有那個什么表哥一看也不是好人老李哥一死就跳出來了我懷疑……”

    劉子光打斷他說:“有證據才能說話老李走了咱們不能讓他走的不安心一切等出殯之后再說老李生前最信任你這件事你辦吧記住別難為孩子。”

    “行我心里有數。”

    ……

    華清池的這一攤子破事劉子光不想摻乎交給卓力處理拉倒給老李上了香之后便離開了中午回家把昨天下午在火車站和方霏父親見面的事情一說父母都是歡欣鼓舞不過聽說方霏可能要出國工作老**眉頭又皺了起來說:“你馬上就是三十歲的人了可不能再拖了這一出國就是三年能不能不去啊。”

    劉子光勸道:“方霏今年才二十一比我小那么多急著結婚的話事業和夢想全都沒了我可不想讓她為我犧牲那么多沒事三年很快就過去的。”

    老爸老媽也沒轍不過很快老媽又想出一個辦法:“要不你倆趕緊登記吧免得將來出岔子。”

    劉子光無奈只好說:“有機會我提一下吧。”

    要結婚就必須有房子雖然方霏說什么租房子結婚但那只是少女的純真夢想而已就算不為結婚為了父母的晚年幸福劉子光也打算買一套房子了因為昨夜在李紈家里受了觸動為人子女讓父母蝸居在這貧民窟里實在不是辦法啊。

    ……

    正當劉子光為結婚的事情煩惱的時候李紈已經站在西郊公墓一處墓碑前了漢白玉的墓碑上小誠爸爸音容宛在一張含笑的年輕面孔望著李紈往日的點點滴滴浮上心頭一身黑衣的李紈淚流滿面將一束菊花放在墓碑前。

    “小誠很好活潑健康咱們的公司也很好規模越來越大最近又在龍陽市中心拿了一大塊地可以建設你夢想中的大型c**d了……我也很好你臨走的時候說讓我好好地活著給小誠一個完整的家現在終于有這樣一個人出現了他對小誠很好救過小誠兩次也救過我救過公司但我還是下不了決心我……”

    李紈泣不成聲一陣風吹過菊花化作點點**花瓣隨風飄蕩。

    風聲嗚咽寂靜的公墓中唯有李紈孤獨的身影迎風挺立她站了許久最終還是留下一聲嘆息下了山上車回公司。

    回到公司現小誠正在和妞妞玩耍李紈便知道沈芳來了剛要走進辦公室聽見衛子芊和沈芳的對話其中竟有自己魂牽夢繞的那個字眼她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子芊啊你這樣下去可不行喜歡的就要去爭取我幫你打聽過了劉子光的女朋友是市立醫院的護士各方面都不如你呢反正他又沒結婚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競爭。”這是沈芳的聲音。

    “算了子芊我不想破壞別人的幸福。”衛子芊的聲音有些低沉。

    李紈頓時明白了劉子光有女朋友而且衛子芊也喜歡他看來自己的對手還不少呢這也難怪好的地塊總是有很多家公司競爭好的男人也一樣如果劉子光是那種拿不出手的平凡男子又怎么會讓自己這顆死寂了三年的心重新煥活力呢。

    李總就是李總競爭越激烈越有信心和干勁她稍等片刻才推門進去室內兩人看見李紈回來干勁起身寒暄李紈問沈芳:“小沈你女兒準備轉到哪家幼兒園?”

    沈芳說:“妞妞大了不打算上幼兒園了反正我閑著沒事準備自己帶孩子。”

    “這樣啊。”李紈有些失望。

    ……

    汽修廠劉子光和玄子臉色凝重的站著馬鉆在一堆汽車殘骸里面用工具撥弄著不一會兒抬頭說:“確實有人動過手腳。”

    這是老李出事的那輛凱美瑞凱美瑞的剎車故障頻頻這是世人皆知的為此老李專門開車到玄子這里讓他整修了一下結果還是出事了還不得不引起劉子光的懷疑結果一查還真有問題。

    “馬勒格壁的肯定是那個小娘們勾搭什么表哥干的我去弄死她。”玄子抄起一個大扳手就要往外走被劉子光一把拉住:“冷靜這事我來辦。”

    說著劉子光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喂**二大隊么?”

    十五分鐘后胡蓉就趕到了汽修廠劉子光向她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胡蓉的眉毛頓時擰在一起說:“這是謀殺!”

    “老李在本地沒有什么親人除了那個謀殺親夫的老婆就是我們這幫朋友了所以我來報案希望你們警方能替他伸張正義。”劉子光說。

    “好事不宜遲我馬上提請上級拘留嫌疑人。”

    正說著忽然劉子光的手機響了接了是卓力的聲音:“光子招了是那個眼鏡男干的在老李車上做了手腳我知會你一聲這對**夫**我馬上料理了。”

    “等等!”劉子光疾呼但是那邊已經掛了電話再打就關機了。

    胡蓉已經聽見了內容冷靜的說道:“私刑殺人哪怕有理也變成沒理了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

    “住嘴!”劉子光厲聲喝道胡蓉冷笑毫不畏懼但卻不再說話了。

    劉子光眉頭緊鎖來回踱了幾步心急火燎卓力做事很真是麻利這么快就把案子給破了還要弄死那一對**夫**他真當自己是替天行道的武二郎啊就算是武松也要被配滄州更何況是現在私刑弄死人可是要槍斃的。

    “有了我知道他們在哪里了!”劉子光說著疾步上前拉開胡蓉的大切諾基車門坐了上去胡蓉反應最快也匆忙鉆進車里警車拉著凄厲的警笛沖出了汽修廠直奔晨光機械廠。

    卓力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晨光廠而晨光廠里最隱秘的地方就是防空洞他一定在那里!

    大切諾基風馳電掣的開著劉子光眉頭緊皺一言不胡蓉緊緊握著把手也是沉默不語警車連續闖了幾個紅燈根本沒有減就沖進了晨光廠幾個門衛沖出來的時候汽車已經消失在拐角。

    晨光廠里面有一座小山山下有**時期挖的防空洞小時候劉子光經常和卓力到這里玩長大以后還是第一次過來小山上草木蕭瑟早已物是人非大切諾基沿著坡道沖下去停在一道銹跡斑斑的鐵門前劉子光跳下車過去推開沉重的大門里面漆黑一片。

    “卓力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在哪里”劉子光的聲音在黑洞洞的巷道內回蕩。

    ...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