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273章,要你命!(書號:221641

第273章,要你命!

作者:會抽煙的于大爺
    上江市北街。

    這里是整個上江市最熱鬧的地段,酒吧、歌舞廳、娛樂會所、洗腳城,總之,你想要的任何娛樂項目,在這里都能找到!

    這里屬于上江市三不管的地帶,因為這里魚龍混雜,地下勢力盤根交錯,除了繁華喧囂之外。剩下的就是亂!

    如果你看過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片,那你對這里的一切都不會陌生!

    陳平下了車,有些四顧心茫然,這地方雖然是自己第一次來,但是明顯感覺到這里與上江市市區大有不同!

    路邊的站街女,一個比一個穿的暴露!

    街頭喝醉的、打鬧的社會小青年也是一批接著一批的從各大會所、KTV里走出來。

    陳平皺著眉頭,站在街頭,四目張望。自言自語道:"約在這鬼地方?"

    恰在此時,一道刺耳的冷笑聲從陳平身后傳來!

    "陳平,真是冤家路窄啊,沒想到在這撞見你。看來你今晚是逃不掉了!"

    說話之人,正是從車上緩緩走下來的韓克明,脖子里吊著石膏手,頗為滑稽。

    他身后還跟一個壯的跟頭牛似的男子,這人也正是豹哥,單槍匹馬的就過來了。

    因為在他眼里,沒有人能夠打得過他,這就是他自信的源泉!

    "喲喲,原來是韓少啊,怎么,剛才在醉仙樓被打的不夠?"

    陳平冷笑了聲,他自然注意到了韓克明身后的那個黑色皮膚的男子,只一眼就了解了后者的實力。

    是個棘手的家伙!

    也虧了韓克明為了對付他,居然能找到這樣的大個子!

    不過,陳平心里在思忖,京都韓家要不要敲打敲打?

    "哼!你休要猖狂!今晚,我一定要打斷你的四肢,讓你跪在地上像條狗一樣向我求饒!"

    韓克明干脆撕破了偽裝的面具,面色猙獰的說道:"陳平,我韓克明從小到大。還沒人讓我像今天那樣丟臉過!所以,你不能活!"

    陳平皺著眉頭,他忽然發現,這些富二代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話多!

    可能,這就是影視劇里活不過第二集,以及裝逼里的死于話多吧。

    陳平呵呵冷笑道:"韓大少,別怪我沒提醒你,再不走,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死到臨頭了還這么囂張!"

    韓克明大怒,直接對阿豹命令道:"給我動手!我要他四肢俱斷!"

    "好。"

    阿豹依舊是一副冷淡的面孔,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唯獨是那一雙眼睛里折射出令人膽寒的寒光!

    阿豹體格健碩,胳膊如象腿一般,曾經一拳將人轟出去三四米,揚名整個上江市地下拳場!

    陳平呵呵的冷笑,道:"韓克明,這就別怪我沒提醒你了,后果自負!"

    "你還真是嘴硬!知不知他是誰,趙阿豹!人送三拳奪命郎!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下你自己的處境吧。"

    韓克明一臉的冷笑

    與自信。

    陳平聳肩。一點也不在意。

    "拳腳無眼,兄弟,對不住了。"

    阿豹捏了捏拳頭,步履沉如寒石,揮起拳頭就罩著陳平的面門打過去!

    這一拳勢大力沉,若是一般人被打到,必將昏死過去!

    "喲,這不是趙阿豹嘛,怎么,從牢里出來了?"

    但就在這時,一道調侃的話語在韓克明背后響起。

    丁四左手拎著明晃晃的鐵棍,右手搭在韓克明的肩頭,身后站著二三十個兄弟,每一個都耀武揚威的,非常的霸氣!

    韓克明也被嚇到了,一扭頭就看到丁四那張無比熟悉的臉。還帶著攝人的冷笑。

    再瞅瞅他身后的那二三十個兄弟,一個個都帶著家伙事,顯然就是早有準備!

    "你想干什么?"

    韓克明有些慫了,說話聲都帶著顫音。

    丁四啥也沒說。就是沖那邊的趙阿豹揚了揚下巴道:"豹哥,好久不見啊,怎么一出來就火氣這么大呢。"

    陳哥讓自己帶人過來,說是有事,可是他也沒想到對方會是趙阿豹啊!

    上江市地下二流勢力,黑豹堂的前堂主!

    是最有希望沖擊一流實力的堂會!

    趙阿豹已經收了拳頭,但是這一拳離陳平的面龐只有半臂的距離!

    他心里疑惑,因為就在他出拳的那一剎那。他分明感應到陳平身上流露出淡淡的寒意!

    那股兇狠,是他以前從未見到過的!

    難道是錯覺?

    他現在心里竟然有些慶幸丁四等人的到來,讓他適時的收住了這一拳。

    "丁四?"

    趙阿豹扭頭看過去,發現居然還是老熟人。

    他看了一眼丁四身后的兄弟,自嘲的笑道:"沒想到以前那個天天混大街的小流氓,如今倒是有了自己的弟兄,很不錯。"

    自始至終,他都保持著一個高傲的姿態。

    "豹哥。你出來了也不通知弟兄們一聲,弟兄們好給你接風洗塵啊。"

    丁四也沒有生氣,反而嬉笑著說道。

    "不用了,今天來我就為了一個人。"

    趙阿豹冷聲道:"這個人你們可以帶走,但是必須是折斷四肢,這是我答應韓少的事。"

    說話間,趙阿豹身上流露出兇狠的氣息。

    "豹哥,我勸你最好還是別插手這件事了。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上江市已經不是你那個時代了,很多事不是說我們有幾個人,能打架不怕死就能決定的。現在這個社會,講究的是人脈和錢。"

    丁四冷冷的回道。

    趙阿豹面色一冷,嘴角露出陰狠的笑容,反問道:"那你就是一定要管了?"

    "嘿嘿,豹哥,你也別讓兄弟們為難。你身后那人。真不是你能動得了的。"丁四實話實說道。

    自己又不是沒和陳平交過手,他什么身手自己最清楚!

    而且,陳哥可不是普通人。

    趙阿豹冷冷的笑著,從腰間抽出一把雙刃刺刀。"哦,那還真是有意思,看來今天要對不住各位兄弟了。"

    "哎,豹哥。你何必呢?"

    丁四嘆氣道,手中鐵棍猛地一揮,砸在韓克明的膝蓋處!

    "咔嚓!"

    骨裂的聲響,這一棍直接打碎了韓克明的膝蓋骨!

    韓克明發出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一只手捂著膝蓋,直接躺倒在地上。

    "豹哥,別逼兄弟們動手,我想你也不想你的主子出事吧?"

    丁四面色陰寒,狠聲道。

    趙阿豹眉頭微微一皺,看向那慘叫的韓克明,揚著手里的刺刀,沉聲道:"放了他!"

    丁四搖搖頭,忽然道:"陳哥,怎么說?"

    到了這時候,趙阿豹才第一次意義上的注意起陳平。

    丁四這小子居然喊他陳哥?

    陳平這才說道:"他不是想要我四肢嘛,光一條腿哪夠,另外一條也敲碎吧。"

    隨隨便便的一句話,讓躺在地上的韓克明如聽喪音,頓時驚得一身汗。

    "你敢!陳平,你要是敢這么做,我發誓,就算是將上江市掀個底朝天,我也要弄死你!"

    韓克明嚇得渾身發毛,此刻歇斯底里的怒吼著:"阿豹,上啊,給我弄死他!"

    到了這時候了,韓克明還是死不悔改,拼了命的叫囂著。

    陳平搖了搖頭,丁四二話不說,提起鐵棍,照著韓克明另一條腿的膝蓋就敲了下去!

    "咔嚓!"

    痛徹心扉!

    靈魂激蕩!

    韓克明發出一聲慘叫,聽得周圍路過的人都渾身一哆嗦!

    太慘了,這家伙直接被敲斷了兩條腿!

    韓克明捂著兩條腿,脖子里的青筋如蚯蚓一般爬滿,豆大的汗珠也從他的額頭滾落!

    痛!

    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楚!

    要不是他經常鍛煉身體,此刻的他本該昏死過去,可是現在的他卻清清楚楚的感受著那來自雙腿膝蓋的痛楚!

    每一分每一秒都恍如來自地獄的煎熬!

    趙阿豹眉頭緊皺,看向身側陳平的目光帶著濃郁的寒意!

    當著他的面敲碎了韓克明的膝蓋骨,那就是沒把他放在眼里!

    沒想到,這才六年,這上江市就出了這等人物。

    "你這是找死!"

    趙阿豹低沉道,聲音如磨刀石。

    陳平卻一臉的無所謂,聳聳肩說:"有人想要我四肢,我只是以牙還牙罷了。難道豹哥以前不是這么做事的嗎?"

    噌!

    一道銀光一閃!

    趙阿豹突然發難,手中的雙菱刺刀直取陳平的胸膛!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