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622章,陳晗背后的人(書號:221630

第622章,陳晗背后的人

作者:會抽煙的于大爺
    這次江婉和陳晗的世紀會面,長達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陳平就站在門口,焦急的來回踱步走動著。

    他很焦躁不安。

    妹妹和江婉到底在談些什么?

    不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吧?

    吱——

    門推開了,江婉從里面走出來,先是狐疑的看了幾眼陳平。

    陳平立馬走過去,有些膽戰心驚的問道:“那個,她和你說了什么?”

    江婉道:“你的身份。”

    身份?

    我靠!

    妹妹真的說了?

    “我,我哪有什么身份啊。”

    陳平顯得有些局促不安,撓了撓后腦勺,臉上擠出的笑容,顯得很假。

    江婉眉頭一簇,很認真的看著陳平,繼續問道:“你真的沒有什么要跟我說的?”

    陳平愣住了,硬著頭皮道:“沒有。”

    江婉點點頭,說道:“陳晗沒說什么,只是告訴我,你的身份不簡單,但是不能現在告訴我。”

    陳平一聽,松了一口氣。

    還好。

    “陳平。”

    江婉忽的喊了一聲。

    陳平應了聲,問道:“怎么了?”

    “如果你真的有難言之隱,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第一時間告訴我一切,因為我是你老婆,你也是米粒的爸爸,更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你明白嗎?”

    江婉眼神清澈的看著陳平。

    陳平沉默了,半天之后,點頭說道:“我明白。”

    跟著,陳平就送她娘倆出了醫院,看著上了車的背影,他心中很是沉重,有一種包袱的感覺。

    自己的身份,還遠遠不是時候全部透露給江婉。

    陳平明顯的感覺到,背后的那些人,已經開始緊羅密布的在準備些什么。

    尤其是上次寧海洪家的那件事,陳平意識到了背后的那些人,遠不止自己想的那么簡單。

    還有陳晗身上發生的事情,包括母親的意外。

    陳平都需要花時間去調查。

    在這之前,他的身份必須保密,必須低調。

    這是他和背后的那些人都愿意看到的。

    因為,一旦陳平暴露了身份,就等于宣告了他陳氏繼承人的身份。

    那么那個時候,就是大家互相競爭、互相搏殺的階段。

    自然危險重重!

    所以,陳平不愿意將江婉和米粒,以及未出世的孩子,拋到臺前,去經歷那些危險。

    轉身,回到病房,陳平陪著陳晗。

    兩人都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這是屬于他們兄妹倆獨處的時間。

    十三年。

    期間發生了多少,陳平和陳晗都難以去跟對方說。

    “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最終,陳平打破了平靜,有些局促的捏著手問道。

    “嗯,有一群對我很好的姐姐和哥哥。”

    陳晗清澈的眼睛,望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陳平嗯了聲,跟著道:“我一直在找你,你為什么不回來找我?”

    沉默。

    陳晗扭過頭來,眼角有些濕潤,望著陳平,道:“哥,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陳平一怔,喃喃自語道:“可以的,你是我妹妹,是陳家的小姐,沒有什么回不去的。你要是想,我現在就帶你回天心島,沒有人敢阻攔我!”

    陳晗搖頭,抹了抹眼角的淚,而后甜甜的笑道:“哥,我想休息一下。”

    陳平沉默了,點點頭,起身離開了病房。

    臨走前,他回頭看了眼陳晗,發現她一直看著窗外。

    正是這個角度,他看到了陳晗的后脖頸,似乎有一個紫色的紋身,看不太清,但是很眼熟的感覺。

    陳平留意到了,或許那個就是解開陳晗這十三年的關鍵。

    陳平離開不久后,就讓白爺的人在醫院里守著。

    大約二十多分鐘后,一道滿身香氣的魅惑身影,出現在了陳晗的病房內。

    風姿綽約的女人,一身火紅色的風衣,搭配著里面黑色的透視襯衫,踩著高跟鞋,就這么走到陳晗的病床前坐下。

    那烈焰紅唇輕啟道:“這么做值得嗎?”

    陳晗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你不明白,他始終是我哥,而且,只有這樣,我才能掌握更多的主動權。”

    那女子點點頭,問道:“需要我派人過來嗎?”

    “不用了虞姬姐姐,我一個人可以的,人多了反而會引起我哥的懷疑。”

    陳晗搖搖頭說道。

    虞姬媚然一笑,道:“老板讓我給你遞個話,要是不行,及時撤退,不要把自己陷進去。”

    陳晗兩個梨渦淺淺一笑,道:“我明白。”

    而后,虞姬起身,扭著蜂腰翹臀離開了病房。

    但是,她走之前,還是留下了兩個貼身的女護衛呆在上滬。

    她擔心陳晗。

    而這邊,陳平返回酒店,剛到酒店,迎面就走來幾人。

    為首的是個老者,八十多歲的樣子,一身白色的太極練武服,滿臉恭敬的笑意,道:“陳少,我們終于又見面了。”

    周昌平,一個小時前就來到了酒店,一直在大廳內等候著。

    此刻的大廳內外,全是周昌平的徒弟,戒備森嚴。

    而他身邊,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正背著手,歪著腦袋,眨巴著大大的眼睛,細細的打量著陳平。

    他就是太爺爺口中的陳少么。

    看上去很普通啊。

    太爺爺不會老眼昏花,認錯人了吧。

    “太爺爺,你不會認錯了人了吧,這個普普通通的家伙,是你口中的那位陳少?”

    周靈萱癟癟嘴,很是不愿意去相信。

    幫助周家成為世界武術協會輪值理事的那種光芒萬丈的蓋世英雄,會是眼前這位看上去很普通,很鄉土氣息的男子。

    這不符合周靈萱這一路上對那位陳少的幻想。

    誰說少女不懷春的。

    周靈萱自小就心高氣傲,她覺得,配得上自己的男子,要么武功蓋世,成為世界武術冠軍,要么就是擁有經天緯地之才能,萬人敬仰的人物。

    所以,她從太爺爺口中了解到陳少的事跡后,就自然而然的將他與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或者王子重疊了。

    但是現在。

    破滅了!

    “靈萱,不得無禮!”

    周昌平訓斥了一句。

    周靈萱吐了吐小舌頭,還在打量著陳平。

    陳平抬頭,看到是周昌平,笑了笑道:“周老先生,您怎么會過來?”

    周昌平受寵若驚,忙的回道:“我來親自替我那個糊涂的侄兒,給陳少賠罪的。”

    說罷,周昌平轉身,對著角落的周志學喝道:“還不滾過來!”

    周志學忙的走過來,小心翼翼的對陳平低頭彎腰道:“陳少,對不起。”

    讓一個五十歲的周志學給陳平道歉,著實有些丟人。

    但是周志學認了。

    因為,眼前的男子,他惹不起,周家更惹不起。

    這才是臥龍啊!

    陳平搖了搖頭,笑道:“周老先生,沒必要這樣做,這樣顯得我不近人情了。”

    周昌平哈哈笑了兩聲,而后恭敬的邀請道:“陳少,正好,今晚有個小范圍的世界武術交流會,各國人士都有參加,不知道陳少有沒有時間陪老夫走一趟?”

    陳平還沒點頭,那邊周靈萱就站了出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周昌平,指著陳平不滿道:“太爺爺,你糊涂了嗎?今晚的武術交流協會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你帶他過去,他又不會打擂臺,豈不是讓我國術在外邦蠻夷面前丟臉。”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