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一百零九章(書號:221603

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絕世帝炎
    屏障的消失唐凌沒有在意,在意的,只是屏障上面只有他看得見的黑霧,那種黑霧帶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像是厭惡,也像是血脈上的親近……

    那種矛盾的感覺讓唐凌很想要去弄明白這種感覺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凌很奇怪,那種感覺憑空出現,在黑霧消失的時候又憑空消失。

    另一邊,皇斗戰隊也在屏障消失后集合在了一起,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頹然。尤其是玉天恒和兩位玄龜魂師更是臉色復雜。史萊克八怪說話的聲音已經沒有再去刻意的遮掩,因為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大斗魂場現身了……

    他們的聲音充滿了稚嫩,尤其是那個帶著金色紋路面具的少年,稚嫩的聲音表達出來的歲數至少不會比他們高,聲音較為成熟的也就是那個白虎魂師了……

    “下一次交手,我希望你能夠盡全力的和我們戰斗!”玉天恒看向戴沐白身邊的唐凌沉聲道。

    唐凌戴上面具的臉沒有任何的表情,嘴唇輕啟:“下一次,不會讓你失望。”

    唐凌給了他滿意的回答,轉身攙扶著黑豹魂師走下了斗魂臺,這一次斗魂的失敗讓他們吸取了教訓,眼中再也沒有往日的一副高高在上。

    史萊克八怪的強大他們有目共睹,用詭異的辦法pò jiě了孤獨雁的毒,戴沐白鋒利的虎爪甚至是在沒有發動第三魂技時和他硬碰硬。

    號稱大陸上最強大的輔助系武魂的七寶琉璃塔,妙到毫顛的控制系魂師,強大腿力的女孩還有神鬼莫測的瞬移魂技。

    魂力等級低,速度卻可以超過奧斯羅的敏攻系魂師……

    明明是強攻系的魂師,卻可以給自己的隊友增加護盾抵擋傷害,**強度更是強的可怕……

    還有那個,瞬間扭轉戰局的男人……

    滿天的青蓮在他們的眼中刻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算你們再強……

    下一次,我們,絕不會那么輕易的被打敗……

    期待我們的再見……

    史萊克,八怪……

    注視著皇斗戰隊逐漸的離開斗魂臺,飛在空中的兜兜主持人這才回過神來,楞楞的宣布了這場斗魂的勝負。

    “我宣布,這場斗魂勝利的團隊是,史萊克八怪!”

    八人彼此對視一眼,同時伸出了手,八只手就在空中疊起,嘴里咀嚼著奧斯卡遞過來的香腸,喜悅的笑容徹底在臉上迸發,同時也在兜兜主持人的宣布下為這一場斗魂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唐凌甩了甩腦袋,束縛在腦后的發筋脫落,黑色的長發散落在背后,金色的面具帶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威壓。

    那種威壓很輕,幾乎沒有人會在意這些。因為已經習慣了,或者是因為其他的都說不定。

    黑眸中一直有著一道揮之不去的凝重和疑惑,黑霧的存在不僅僅讓他心中的好奇心升起,同時升起的還有著凝重。

    一雙柔夷從背后伸出捂住了唐凌的雙眼,柔夷傳來的熟悉感讓唐凌下意識的將那個人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小舞。”

    “你怎么不跟大家進去啊?”柔夷松開,胳膊被抱住,小舞甜美的聲音從旁邊響起。

    唐凌搖了搖頭,取下了臉上的面具,撫摸著小舞的小臉道:“反正也沒有什么事,我就不進去了。”

    “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這幾天時間老是心不在焉的,有時候就連在團戰的時候也能出神。”小舞吐了吐舌頭,疑惑道。

    唐凌看著小舞嬌俏的容顏稍微的猶豫了下,還是把關于黑霧的事情一一跟小舞說了起來。

    “你應該也聽到了我在剛剛團戰的時候向哥哥提問的一個問題。”

    “是啊,怎么了?你不是說可能是你自己看錯了嗎?”聽到唐凌再一次提起黑霧,不知為何小舞突然之間就緊張了起來,柔夷下意識的用力抓著唐凌的手臂。

    “當時我的的確確以為是我自己看錯了,直到剛才,我才發現,我并沒有看錯。”唐凌拍了拍小舞的肩膀,眼神看向了那個貴賓室,紫金色瞳孔遍布雙眼,他很清晰的看見,貴賓室的門縫里有著黑霧滲透而出。

    小舞順著唐凌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只是一扇普普通通的房門,只是那個房門卻帶給她一種極其強烈的不安感。

    那一種不安感仿佛來自于靈魂深處,毫無預兆的腦海中一股刺痛傳出,毫無準備的小舞突然間發出了一聲痛哼,刺痛來的很突兀,消失的卻也很快,以此同時和以往不一樣的是,在她的腦海中多出了一副畫面。

    這是一個金色,黑色和血色組成的世界。

    身穿白金色鎧甲,背后披著淡藍色披風,右手持者一柄金色長劍,長劍上還在往地上滴著血,腳下是無數散發著黑霧的尸體。很明顯剛剛從殺戮中走出。

    而與唐凌對峙的卻是一團黑霧,黑霧只能迷迷糊糊的看得見是一個人的輪廓,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手中一樣持者一柄看不清楚是刀還是劍的武器,腳下的卻是一具具身上穿著白色鎧甲的人,倒在地上身穿白色鎧甲的人早就已經失去了生命,毫無血色的臉散發著無盡的死氣。

    “小舞。小舞!”唐凌抓著小舞的肩膀,看著小舞毫無血色瞳孔毫無焦距的樣子急切的呼喊著小舞的名字。

    “啊?怎,怎么了嗎?”小舞從那副畫面中掙脫出來,看見唐凌焦急的樣子有些慌亂的做出回答。

    “你是不是不舒服?臉怎么那么白?”手中生命源泉的力量涌動,握著小舞的手緩緩的朝著小舞體內輸送著生命的力量。

    他以為小舞在斗魂的時候受到了什么傷,為了讓大家安心也就沒有說出來,可能是剛剛碰到傷口了才忍不住發出痛哼。

    “我,我沒事啦,就是,就是魂力消耗有點大。”小舞心虛的躲著唐凌的目光,她并沒有把腦海中出現的那一副畫面說出來,而是選擇了隱藏。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腦海中的那一副畫,未來將會成為唐凌的一個機會,一個,永遠離開的機會……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