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147章 要溫柔點(書號:221600

第147章 要溫柔點

作者:銅牙
    “別慌,狼離我們還很遠呢。”陸瑤安慰了王瑾一句,然后將一串烤肉放到了嘴里。

    王瑾見狀之后,也放松了下來,回去接著烤肉。

    吃過晚飯之后,王瑾和陸瑤繼續處理野豬肉。

    營地里,陸可和許易一起把陶缸和幾個陶罐放到了土窯里,然后堆火燒制。

    陸可接著制作陶缸,順便照顧窯火。

    許易開始把豹子的肉切成片,掛起來熏制。

    要是用鹽腌制的話,只適合用來配飯吃,而沒有辦法當成主食。

    熏肉雖然不好吃,但是管飽啊。

    到了晚上十點,許易才把所有的肉掛好。

    “陸可,你該去洗澡了。”許易扭了扭腰,提醒了陸可一句。

    “哦,好。”陸可抬起頭來,扭了一下脖子。幾個小時都專注的在制作陶器,脖子都有些發硬了。

    起來活動了一下之后,陸可跳起來看了外面一眼。

    外面的火堆燃燒的很旺,而且瑾和陸瑤距離營地也就二十來米,算是很近了,所以很容易就看到了。

    “看來,她們挺安全的。”說了一句之后,陸可就安心的去洗澡了。

    邀請王瑾和陸瑤進來洗澡這種事,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陸可還是比較希望100天快一點過去。之后,就可以跟王瑾和陸瑤一起合作了。

    建立合作,不僅要看能力。人品,也是非常重要的。

    要是合作的不愉快,不能夠互相信任,互相配合的話,能力再強都沒有意義。說不定,還會削弱整體的實力。

    陸可相信,許易也明白這一點。

    十幾分鐘后,陸可就洗完澡出來了。

    “許易,我的頭發有點長了,你能不能幫我弄短一點啊?”陸可覺得,雖然不能夠光頭,但是可以保持短發。

    “可以是可以,就怕我割的不平整,跟狗啃過一樣。”許易覺得就算是有剪刀,他都未必能剪好來,何況只有一把bǐ shǒu。

    “沒事,大不了和你一樣弄個光頭,我又不是沒有光過。”陸可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

    許易還真沒有看過陸可光頭的樣子,不過她長的那么好看,說不定光頭的樣子也很好看。

    想著,許易也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自己也長了不少頭發了,可以刮一刮了。

    “你坐,我幫你短一點,然后你也幫我刮一刮頭發。”說著,許易就拿出了自己的bǐ shǒu。

    陸可拿著麻線,把自己的頭發扎了起來。

    “來,割到最末端。”陸可和許易說了一句,割短了之后,就不用扎小馬尾了。好不好看,她不是那么在意,反正在這里連鏡子都沒有。

    至于許易?

    她覺得,許易應該不是很介意自己的美丑。

    許易點了點頭,抓起了陸可的頭發,照著陸可說的那樣,直接往上削。

    然后,她的頭發就自然散開了。

    “不錯,挺好看的。看來,我也可以給自己起個英文名叫托尼了。”調侃了一句,許易滿意的收起了自己的bǐ shǒu。

    陸可甩了甩頭發,把位置讓給了許易。

    給許易刮光頭,這已經是第二次了。所以,陸可一點都不慌。

    借助異常鋒利的bǐ shǒu,兩分鐘不到,陸可就把許易的腦袋給刮干凈了。

    “我去洗個澡。”許易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然后就去裝水準備洗澡了。

    陸可坐在火堆邊上,準備把最后的一點亞麻給剝掉。一會許易要是洗完澡后一起弄的話,可能不用半個小時就可以搞定了。

    十分鐘不到,許易就從里面出來了。

    “怎么不去睡覺?”許易走過來問了一句,已經快11點了。

    “把這個亞麻處理完了再去睡,也不知道陶缸有沒有失敗。”說著,陸可不由的看了一眼土窯的方向。

    火焰還在燃燒,所以只能等到明天才能夠打開土窯查看了。

    陶缸的成敗,關系到了造紙能否順利。

    之氣泡在池子里的亞麻桿碎屑已經好些天了,要是陶缸燒制好了,正好就可以開始造紙的流程了。

    有了紙張的話,生活品質一下就提升起來了。在衛生方面,就直接進入文明時代了。

    所以,陸可特別希望第一個陶缸就成功了。

    “會成功的,別擔心了。”許易安慰了一句,然后拿了一根亞麻桿子,和陸可一起剝起了麻絲。

    營地外面,王瑾和陸瑤把肉片都弄好了。

    因為一個火堆不夠,她們還弄了兩個火堆。

    柴火方面,她們倒不用怎么擔心,因為許易砍了很多樹在這邊晾曬,她們直接就可以砍斷了拿來燒了。

    “姐,還好我們來這里了,不然光撿這么多柴火,都夠我們忙的了。”說著,王瑾跳了幾下。

    “嗯,沒有這么多柴火,我們也熏制不了這么多的豬肉。”陸瑤看了一眼營地的方向,她很想對許易說一聲謝謝。

    不過,這個謝謝,需要再等70天,才能夠和許易當面說了。

    “就當是他搶走了我們的豹子,給他一點小小的懲罰了,等100天到了,我們再慢慢算賬。”王瑾用拇指蹭了一下鼻子,笑著說了一句。

    到時候,要怎么感謝許易呢?

    這個,還真有些頭疼啊。

    “想要堅持100天可不容易,這一個月我對你太放松,也太呵護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好好的操練你,提升你。”陸瑤一臉嚴肅的說了一句。

    如果,王瑾有接受過訓練的話,今天絕對不會被野豬給撞飛了。

    王瑾對著陸瑤行了一禮,然后一本正經的喊道:“是,陸教官,請你嚴苛的蹂躪我!”

    “你放心,絕對是很嚴苛的,一定會讓你終生難忘的。你現在的身體素質,比我入伍時要好上好幾倍。三個月時間,我一定讓你爸媽都認識你。”陸瑤說了長長的一段話,眼里有了幾分狂熱。

    “肯定不會的,我媽和我爸,肯定在看我們的直播啊,還有你爸你媽。所以,你可要溫柔一點哦。”說著,王瑾對著陸瑤眨了眨眼睛。

    王瑾也知道,自己實在是太弱了。盡管自己的力量不小,但是還不會合理的利用。

    訓練,是必須訓練的。不然,淘汰出局是早晚的事情。5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