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武俠小說 >> 第三二六章 殺戮與救援(書號:221599

第三二六章 殺戮與救援

作者:別名少
    姐妹兩在林子里找了半天,也沒有看見平安冷芙蓉和蘇蘇,童菲便懷疑他們去了別的地方。眼看天色不早了,再找不到平安就得回山洞去。童曉曉在一叢灌木旁邊停下來,拔出寶劍撩開眼前的灌木枝葉,探頭往里面觀察。童菲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走了過來。

    童曉曉道:“姐,剛才我好像聽見這里面有動靜。不會是姐夫和嫂子躲在里面。”

    童菲誤會了她的意思,道:“別瞎說,怎么可能呢。你也不想想你姐夫是誰,他是那種隨便的男人嗎?”

    童曉曉繼續用寶劍挑開遮擋在眼前的灌木枝葉,行為鬼祟地湊過去看。童菲愣了一下,來到她的旁邊,蹲下來朝灌木叢里窺視。盡管她不信平安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可剛才妹妹的話不無道理。一個男人到了他這個年齡,最容易思想出線。萬一冷芙蓉和蘇蘇聯手勾引他,他能不能守住自己的底線就很難說了。帶著這樣的思緒去想平安,童菲的心情便變得有些不愉快,于是盯向灌木叢中的眼神變得有些兇狠起來。

    里面果然有動靜,不過不是人,原來是兩只小野兔在相互嬉戲,看見她們,哧溜一聲鉆進灌木叢躲藏起來。見鬼,怎么是兔子呢?童曉曉想生氣也沒轍,抽回寶劍退了出去。

    童菲有些生氣道:“童曉曉,你怎么想的,沒事找事。”

    童曉曉道:“我哪知道是兔子嘛。姐,那你說該怎么辦。姐夫走的時候說過,天黑之前如果他們沒有回山洞,就說明遇上dà má煩了。現在不早了,過一會兒天就黑了。你拿主意。反正我沒有辦法了。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姐夫和嫂子他們的安全了。”

    童菲在那棵樹低下轉來轉去道:“我就奇怪了,我進來的時候怎么沒有遇上他們呢。究竟帶著她們兩去哪里了,這么讓人不省心。煩不煩啊。”

    童曉曉:“姐,你別急,我相信姐夫和嫂子他們不會有事的。”

    童菲停下來盯著她:“那你剛才什么意思,懷疑你姐夫跟冷芙蓉蘇蘇有那種事對。別不承認,剛才你明明就是這個意思。跟我說說,你是不是看到過他們在一起親熱過什么的。沒關系,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我不會怪你。”

    童曉曉:“我瞎猜的,姐你別當真。”

    童菲就知道她這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沒事找事,說道:“我就知道你是瞎琢磨的。行了,不提這個了,我相信你姐夫做不出那種事情來。走,我們繼續過去找找。”

    童曉曉寶劍入鞘道:“行,聽姐的。那邊去找找。”

    童菲正要走,忽然發現有十幾個青衣蒙面人提刀朝她們奔襲過來,腳底無聲,顯然就是日本忍者,說了一句小心,雙手齊發。無數繡花針暗器從指尖飛出,夾帶著破空之聲朝奔襲過來的日本忍者射了過去。

    童曉曉已經察覺,嗖一聲拔出寶劍,騰空而起,跟在童菲打出的暗器背后,迅速朝沖在最前頭的忍者撲了上去。速度居然過過繡花針暗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撲到那忍者的面前,嗤地一劍刺穿了他的心臟。隨后身子一扭往旁邊跳開,躲過童菲射來的暗器。

    嗤嗤連響。五枚繡花針暗器紛紛chā jìn了那忍者的咽喉。原本就被童曉曉刺穿心臟,這么一來更無活路可循。那忍者來不及哼一聲栽倒在一棵松樹旁邊,胸口處鮮血狂噴。抽搐著死去。其余忍者迅速往大樹上掠去。但有幾個功夫稍弱的均被童菲射出的暗器擊中了要害,倒地斃命。剩下八個功夫好的忍者已經躍上了大樹。可是他們還來不及再次對童曉曉和童菲發起進攻,便被童曉曉揮劍趕上,嗤嗤兩聲,斬下了兩忍者的頭顱。

    童菲沒想到妹妹的功夫長進神速,跟之前她看到的比起來更加厲害了,贊嘆之余,突見眼前刀光暴起。一個眼神兇狠的蒙面忍者居然從地底下冒出來,躍起丈余,居高臨下揮刀砍向她的腦袋。童菲這才看清楚,此人身穿一件灰色長袍,不在那群人之列,剛才沒有被發現。

    童曉曉在一棵大樹上看見,從背影上認出了那個人是誰,吼道:“僵尸俊秀,別傷害我姐,有本事沖我來。姑奶奶不會讓你失望的。”

    灰袍蒙面人見身后大樹上的童曉曉識破了他的身份,趕緊停止對童菲的攻擊,身子如風車般一轉,一手撕下蒙在臉上的黑布,一手揮舞著鋼刀朝童曉曉襲擊過去,陰惻惻的腹語從肚子里傳出來道:“既然你這么厲害,我便先把你做掉以絕后患。”

    童菲愣了一下,這才認出來這個灰袍殺手的確就是將是俊秀,來不及多想,擔心妹妹不是他和其他忍者的對手,拔刀從背后襲擊上去,意在僵尸俊秀不及防備之下,一刀刺穿他的后心。只要僵尸俊秀斃命,其余忍者便能輕易對付了。何況妹妹的功夫那么好,已經好過了她兩三倍。有童曉曉協助,不愁打不過這些日本人。

    可是她的預計還是發生了錯誤。僵尸俊秀已然今非昔比,厲害得很,功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就在童菲揮刀尾隨僵尸俊秀偷襲而上之際,僵尸俊秀已經掠到了童曉曉所在的大樹上面,跟童曉曉打斗起來了。叮叮當當。兵器相互交織在一起的聲音是那么的清脆刺耳。一個回合下來,童曉曉居然討不到半點的便宜,相反被僵尸俊秀逼得連連后退。這是一個童菲想不到的意外,殊不知妹妹的武功已臻化境,但跟百足之蟲僵尸俊秀比起來還是略顯遜色。看不出來才幾日不見,僵尸俊秀的功力長進居然如此神速。

    眼見童曉曉在僵尸俊秀的攻勢下往遠處的叢林退去,童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拼力追趕上去幫忙,可是輕功不如童曉曉和僵尸俊秀,很快就被他們拉開了一段距離。而那些忍者在這個時候居然神奇的消失不見,除了打斗聲越去越遠,童菲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好像這林子里原本就是這么寂靜無聲。原本就是如此的安逸。

    這時候遠處傳來童曉曉的聲音:“姐,你放心,我沒事的,這條毒蟲暫時奈何不了我。”

    童菲張口喊道:“曉曉,你別怕,我這就過來幫你。”

    說完不再猶豫,提刀朝童曉曉剛才聲音傳來的方向追趕過去。

    可是跑了不到二十米的距離,突然情況有變。

    那幾個蒙面忍者殺手,忽然又從她前面的叢林里冒了出來,速度極快地趕上來把她圍住了。童菲冷靜下來,在心里默念道:“一二三四五六七。你們十個人已被我妹妹殺了三個。就你們個人聯手未必是我童菲的對手,識相點趕緊逃命去。不然我就用這刀把你們的腦袋割下來喂野獸。”

    說完凝神運氣,鎮定住有些波動的情緒,做好了充分的拼殺準備。

    “童菲,我勸你還是別抗爭了,就憑你一個人的能力應付不過來的。因為沒有人來救你。平安和冷芙蓉蘇蘇三個人,已經在林子外被赫爾珀奴的人圍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此時的他們應該被抓了。還有忘記告訴你了,相槨舒小紅也被高陽的人馬圍在城里出不來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那些忍者殺手中傳了過來,聽上去十分耳熟。童菲知道她是誰了。

    “蒼井穆月,原來是你。”童菲低聲喝問。

    那人愣了一下,伸手把蒙在臉上的黑布扯掉,果然是蒼井穆月。

    “想不到真的是你。”童菲面色冰冷地瞅著蒼井穆月冷笑。

    蒼井穆月哈哈大笑道:“童菲,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可這次的情況不太一樣,我不會再放你走了。上級給我下達了死命令,這次行動不成功便成仁,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你們,永絕后患。放馬過來童菲,我想跟你來一場公平決斗。”

    童菲盯著她身邊的那些忍者道:“只可惜你沒有機會了。因為我能確定能夠打敗你,殺了你。”

    “那還等什么,趕緊的出招。”蒼井穆月一臉兇狠地盯著童菲冷笑。

    童菲道:“行,這就送你上西天。”

    不容多想,更是為了尋找機會突出去營救童曉曉,童菲決定不跟蒼井穆月死拼,有空隙逃出去就好。大喝一聲,握刀撲了上去。站在蒼井穆月身邊的那些忍者,紛紛退后給他們騰出相應的決戰空間。蒼井穆月揮刀迎了上去。

    叮!童菲手里的刀劈在蒼井穆月的刀刃上,迸發出耀眼的火星。蒼井穆月的刀刃竟被砍出了一個米粒般大小的缺口。飛起一腳朝童菲的肚子上踢了過去。童菲愣了一下,左手握拳砸向蒼井穆月踢過來的那只腳。同時右手往上一翻。鋼刀隨著上翻的姿勢脫離了蒼井穆月鋼刀的糾纏,然后動作奇快地貼在蒼井穆月的刀背上削向她的手指。

    蒼井穆月沒料到童菲的刀式變化如此之快,到身往后退去。

    童菲決定見好就收,急忙搜尋到一個空隙,飛身從蒼井穆月身邊躥了出去,上了一棵大樹,然后快速地躍離現場。直向童曉曉和僵尸俊秀交戰的方位而去。

    蒼井穆月似乎早就料到會有這么個結果,并未帶人追趕,而是停在原地,抬頭望著童菲消失的方向嘆息了一聲。其余殺手不太明白蒼井穆月的意思,因為她是蒼井穆月,沒有她的命令誰也不敢擅自做主追殺童菲。必須一切行動聽從她的指揮,否則怪罪下來誰也擔待不起。

    蒼井穆月道:“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小翠和柳隨風把他們做掉。童菲去救她妹妹了,一定會陷入我們的重重包圍圈。想逃幾乎沒有可能。都跟我走,去找另外兩個人。”

    “蒼井穆月,不要找了,我們已經送上門來了。”

    隨著話音落下,只見從前面不遠的一棵大樹上跳下兩個人來。竟然是柳隨風和小翠。

    原來柳隨風和小翠等童曉曉走后,商量一下覺得不放心,畢竟生死與共這么長時間了,于是調息好身體,感覺身體里潛能能收放自如,不會給身體帶來負面影響了,商量之后便離開山洞趕過來跟她們匯合,誰知道剛來到這里,便遇上了童菲和蒼井穆月對決。后來見童菲突破蒼井穆月的防線追趕童曉曉去了,這才放了心。可是蒼井穆月剛才那番話激起了他們的憤怒,這才決定現身出來干掉這個女鬼子和她的手下。然后去營救平安和童菲等人。

    蒼井穆月一臉兇狠地盯著站在面前的兩個敵人,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們不會袖手旁觀的。既然遇上了想活命恐怕很難。兄弟們一起上干掉他們。速度越快越好。”

    其余七個忍者殺手發一聲喊,執刀瘋狂地朝柳隨風和小翠撲了上來。

    蒼井穆月收刀站立在一棵古松底下,靜靜地關注著這場生死決斗。在她的預算里,柳隨風和小翠就算聯手也休想從她手里的逃脫,她相信這七個下屬的能力,何況還有她親臨督戰。想到這里,蒼井穆月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可是她的預算發生了錯誤,她不知道柳隨風和小翠的功力已是今非昔比,童曉曉往他們的身體里注入了能激發潛能的真氣。就在她得意忘形之時,只聽嗤嗤兩聲連響。柳隨風一劍削掉了一個殺手的腦袋。小翠的bǐ shǒu嗤一聲割開了一個殺手的咽喉。隨后只見小翠飛起一腳踢在那殺手的腹部上,那殺手扛不住巨力的沖擊,身子居然凌空倒飛出去,啪地撞在蒼井穆月身后足足十米遠的大樹上,腦袋被撞裂開,咚一聲落在大樹底下,鮮血從咽喉上以及裂開的腦門里濺射出來,染紅了樹底下的茅草。

    蒼井穆月一愣,柳隨風又是揮劍刺穿了一個殺手的胸膛。

    才不過眨眼間的功夫,七殺手便有三人命喪黃泉。這讓蒼井穆月十分震驚,心想自己低估了他們的能力。眉宇間不禁皺起了一個疙瘩,眼神變得更加兇狠起來,刷一聲拔出倭刀便要中上去跟柳隨風和小翠拼命。

    剩下來的四個殺手不想讓主子涉險,紛紛搶在蒼井穆月前面朝柳隨風小翠圍殺過去。

    柳隨風和小翠手起刀落,又有兩殺手被他們割了腦袋。

    蒼井穆月見此情況,來不及多想,撒腿就跑。

    剩下來的兩個殺手為了保全主子安全撤離,不惜一切代價揮刀朝柳隨風和小翠劈了過去。其打法明顯是魚死網破,與對手同歸于盡。柳隨風和小翠毫不客氣的迎了上去,一刀一個割斷了他們的脖子,鮮血流在刀刃上,一滴滴地往下掉落....22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