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一百八十章 妖邪入心(書號:221597

第一百八十章 妖邪入心

作者:不知名的貓
    魏書懶懶的打了一個哈欠,

    在童子呆呆的眼神里,魏書笑了笑,隨后便關上了門。

    深呼一口氣,又重新回到塌上,喝了一杯清茶之后,便定了定自己的心神,開始自己新一輪修行計劃。

    如今他已突破肉身大成,一身修為赫然達到練氣九層,而他手里的靈石等資源,也在這兩個月時間里消耗空,對于修為是無法增長,但他希望這幾日能將自己的靈息煉化得更加精細。

    “通過對肉身的飛速提升,體內的靈息也近乎徹底煉化,距離舉輕若重只差半步,但這半步,卻是得慢慢歸流入海的功夫,總體來說還算順利,達成了目標......”

    魏書自己心里也暗暗的想著。

    他本來就修行無比勤奮,這兩年時間里面,又有充分的資源。

    他仔細想過,若不是他選擇快速破階,如今即使達到筑基境也是有可能,只不過現在對體內靈息的掌控,還無法做到舉輕若重的地步,所以現在只能停下來,將最后一點靈息徹底煉化再說。

    “也罷!就趁著這兩天里收收功夫,然后在出關謀劃角逐真傳之事!”

    他下定決心,便又抱守心神,沉浸在了修行之中。

    “天地一氣,萬物歸流......”

    道道法力自魏書周身顯化了出來,繞著他周身游走,這些法力看似與之前區別不大,但映射在別人眼中,卻能感受到當中的厚重。

    魏書如今的靈息已然變得青而純粹,綿延而又厚重,猶如數萬里的天空之上的云霞一般,若是以神念仔細感應,便可發現他一身法力,簡直凝練到了極點,最后只差收為階段。

    而魏書如今則是一邊運轉法力,一邊不時更換變化法決。

    他的意識,如今已經化作了劍意,在他身邊不停飛轉,時時將法力當中的不足斬去,每斬出一劍,法力便會變得更加精純幾分,運轉起來更加圓潤,更為神異......

    而那些被他斬掉的法力,則會四下飄散,散布于空中。

    漸漸的,魏書開始沉浸在這種修煉當中,對外界事物都視而不見。

    也就在這時,這房間里面,漸漸升起了一些變化。

    魏書的丹田之處,原本悄無聲息,但漸漸有輕微的龍鳴之聲,丹田之內開始響動起來,似乎有什么東西想要破體而出,與此同時,魏書那些被自己斬去的修為,則一絲一縷,都被那聲音吸引過去,緩緩落入丹田之中,似乎被某種東西吸引。

    而此時沉浸在修煉之中的魏書,并未對此察覺。

    如此足足過了數個時辰,到了夜入子時,這丹田中的怪音像是吸飽了靈氣,圍繞它周圍的靈氣忽然間皆被散開,而后龍鳴如影,陡然乍現......

    “咻!”的一聲,龍鳴之影,居然從丹田內跳了出來。

    一道黑影,直奔魏書的眉心而去。

    “什么鬼!”

    也就在那一道黑影即將刺穿魏書眉心之際,魏書身邊的一方玉匣之中,忽然閃出一道靈光,里面猛然有一道靈符飛了出來,自動出現在那黑影跟前,而靈符的飛舞,也驚動了魏書,陡然睜開了雙眼,然后看到這詭異的黑影,朝著自己的眉心飛來。

    他平時做事小心,尤其是踏入修仙界后,更加懂得防人之心不可為的道理,而且他現在還處于仙門之中,哪怕他已經請好看門童子,以及設下陣法,但在閉關之前,特地又布下一道護身符,放在旁邊,這道護身符足足需要數千枚靈石,本來是為了以防萬一,但沒想到居然真用上了......

    那靈符燃燒著,那黑影之上,忽然一道妖印飛出,剎那間掙脫靈符,直向魏書的額頭刺來,妖印上的妖光妖異到極點。

    “我的靈符......”

    即使如今魏書家大業大,但這枚靈符還是讓他一陣心痛,所以他下意識的叫了一聲......

    不過這念頭只是在瞬間,便急急伸出兩根手指,堪堪將那道妖印夾在指間。

    與此同時,那妖印忽然伸出一道尖芒,刺入他額心,滴落了一滴血液。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魏書大吃一驚:“難不成是有人想要暗害于他?不過他的仇家應該不會有如此妖邪手段......”

    也就在他想著這個問題之時,他整個人陷入道一片血蒙蒙的空間之中。

    “天魔血煞,生必饑苦......”

    聲聲凄厲的吶喊,在他耳邊縈繞,如夢如幻。

    在魏書的世界里,居然出現了一片血海,里面有無數支離破碎的身軀,各種妖魔化為血的形態,在血海中掙扎、叫喊、沉浮,他們的凄慘聲各為不同,但匯集到一起,便赫然隱隱化作八個字,震得人神魂激蕩,仿佛如魔音一般,使勁往人的腦海里鉆,似乎要把魏書也變成他們當中的一員。

    而無數的血人,掙扎之時,周圍亦然有無數的血手出現在血海之中,向著血海之中的一個方向伸去,那個地方,血海中心,卻漂浮著一方黑印,上面銘滿魔紋!

    那個魔印,似乎便是這血海的中心。

    周圍的一切都似乎是它幻化而來。

    “這......這究竟是什么?”

    魏書看了一眼后,臉色便非常難看了。

    這分明就是妖邪之術,應該是前不久在牛角山上斬去的妖魔所施展的邪法,只不過,那妖魔施展的究竟是何種要輸,這魏書根本就分辨不出來。

    “看來這妖印便是那妖魔想要煉化之物,為何這妖魔想要仙門正苗的鮮血,看來和這妖印必然有所聯系......”

    魏書越想越恐怖,現在才意識到居然一直有這么一個隱患在自己的丹田里面。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看到這血海的模樣,真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被獻祭于此......”

    魏書凝神看去,越看這眉頭越是皺緊,很快便心生退意。

    “休走......莫走......”

    “待大魔重生之日,便是人間悲賦之時!”

    但也就在這時,聲聲吶喊,響在魏書耳邊,仿佛波濤洶涌一般向著魏書涌了過來。

    那種魔音,深入人心,居然是的魏書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對血海的向往,想要留在這里,等待大魔重生,與那血海之中的幽靈一般,向著魔印便要叩首......

    “不好!這魔印居然有迷惑心智之能,想要奴役心智......”

    “它居然想將我留下,當做它的傀儡!”

    魏書心間大驚,整個人都陷入無比的冷靜,心間急思脫身之法!

    可就在這時,那血海之中的波濤越發洶涌,就連那一方魔印之上,都出現一絲妖異的光芒,無數的血色幽魂從血海中爬了上來,張牙舞爪的便想魏書撲了上來,似乎想將他扯入血海之中,而魏書身上的靈光,與那滔天一般的血印相比,簡直微不足道......

    在這等險境之下,魏書簡直毫無還手之力。

    這血海幾乎沒動用萬分之一的力量,便將他道心牢牢攝住,再也無法反抗。

    “這妖邪居然想壞我道心?”

    就在這危急關頭,魏書越發冷靜,強行壓下心間的諸多緊張,怯懦、慌亂之意都被壓下,只剩下如同冰冷的刀鋒一般的強橫意志。

    他知道這是最關鍵的,只有用盡全身心神守護道心,這樣才能讓這妖邪懼怕。

    心間暗自盤算,這算到最后,突然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似乎有些嘲諷的笑了起來!

    “恐怕要讓你感到失望了,我這一生,所守護的原則不多,但總有那一兩個,只需牢牢堅守原則,你便動不了我的道心!”

    “我不知日后這原則是否會改變,但現在我的原則便是我的道心,想必這不是你能夠撼動的!”

    說出這句話后,周圍無數雙手扯到身上,魏書卻忽然盤膝而坐,守護心神。

    “道義不道,禮者以迎,愿天下有善者,福澤延綿......”

    淡淡的文字從魏書身邊想起,自有一片儒道之氣浮現,映亮四周......

    不少仙門札記中記載,世間攝神之物千千萬,詭異無比,防不勝防,不光是魔道有此類方法,各大仙門也有此類神通,遠的不說,青陽宗便有一道攝魂的傳承,名喚小澤清夢術,而此類方法攝魂雖然有千萬種變化,威力各不相同,難以描述,但卻有一個極笨的方法,便是穩固本心。

    只要堅固本心,自然能不被妖魔所趁,而做到這一點,除了平時少做虧心事之外,便是要有自己固守的原則!

    遇到妖魔攝神時,便要記起原則,就可固守本心。

    而對魏書來說,從下到大他所堅持的原則只有一個,那就是勸人向善!

    為此他特意在凡俗之時每日行善,不管對方如何對他,魏書只堅持自己的原則,他一直相信人性本善,遇到別人行惡,他會出言勸導,實在不行便殺之,一人死能就萬人,這便賺到了。

    心間的道心穩固,神圣之意頓時浮現,諸邪莫擾。

    周圍雪海之中,本來有無數的血魂飛撲過來,向著魏書抓來,鋪天蓋地,凄厲可怖,但隨著魏書的道心穩固,周圍的魔音便被壓制下去,都因此收斂不少,似乎魏書的道心可以完克這血海的力量......22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