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打不死的小強

作者:夢三萬
    事實上,伊誠已經猜到了大概。

    在視頻門的風波之后,陰謀論漸漸被人們遺忘了。

    而之前他爆出來的那些錄音,包括威脅說要通過比賽中對他的身體制造傷害的言論,也已經被群體遺忘了。

    當污穢掃了一波,其他的被掩埋在雪堆下面,人們就以為這個世界被fěn shì tài píng了,全世界被大雪包裹著,一塵不染。

    可是,他們卻忽略掉了一個重要的事實。

    有些東西,既然存在了那么多年,就不會在一朝一夕之間被凈化干凈。

    所以,當群體選擇性遺忘了棒球界有打假球,又買通球員對人制造意外傷害的事情之后……

    這些骯臟而丑陋的東西漸漸又浮出了水面。

    如果不是因為剛才對方那個投手的臉上顯露出的驚慌,伊誠還會一直以為剛才的受傷真的只是一個意外。

    那么,究竟是誰想要弄殘他呢?

    伊誠的第一個懷疑目標就是于大雨和江近川。

    這兩個人對他是抱有仇恨的,他們原本就想弄殘他,讓他下半輩子陷入無盡的痛苦之中。

    江近川這個人極其惡劣。

    從他之前做的事情就能判斷出來。

    但是,很快伊誠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被弄殘之后,群體記憶就會被再次喚醒,他們一定會想起上次視頻門中爆出來的于大雨的錄音。

    社會會想起來他們曾經想買通球員弄殘伊誠的這個事實。

    輿論會再次轉向對于大雨和江近川的攻擊。

    作為第一嫌疑人,他們真的會傻到自我暴露嗎?

    伊誠覺得不會。

    于大雨雖然傻,但還沒傻到這個地步。

    這樣做,就等同于告訴所有人,來啊,來討伐我,來抓我,就是我干的。

    把范圍放寬之后,伊誠發現了更多擁有同樣動機的人:

    比如現在排名在他們后面的球隊,以及其他球隊中對他羨慕嫉妒恨的投手們。

    如果能讓伊誠成功負傷告別這個賽季的話,白龍隊應該就失去了進入季后賽的希望。

    而且,偽裝成意外,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損失。

    哪怕是事情暴露了,媒體懷疑的第一對象也會是于大雨。

    這幫b太壞了。

    伊誠冷笑起來。

    但是

    就是要這樣才有意思。

    這就是成人的世界啊。

    充滿了各種爾虞我詐,你謀我謀和卑劣的手段。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沒什么好顧忌的了。

    事實上,伊誠的猜測是正確的。

    在這場比賽開始之前,袁向北就收到了一筆高達300萬的賄賂。

    賄賂的要求非常明確

    買伊誠的一只手。

    讓他在以后的比賽中都沒法上場。

    如果做得好的話,袁向北不但能拿到這筆錢,還能繼續他的職棒生涯。

    哪怕是做得不好,對于他這樣三十三歲的老球員來說,拿一筆高額獎金就退役也未嘗不是個好的選擇。

    袁向北已經不是當年年輕氣盛的那個他了,現在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從先發投手慢慢降到了中繼投手,以后還有可能被下放到二線。

    在這個賽季開始的時候,球隊經理就找他談過話,如果再以現在的低迷狀態下去,放到二線是遲早的事情。

    綜合考慮了這些因素之后,袁向北接受這次交易。

    所以他在剛才對付伊誠的投球中投出了一發觸身球。

    球路非常完美。

    簡直是天衣無縫,完美地打到了伊誠的右手上。

    而且更完美的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沒對他的投球產生懷疑。

    也許是伊誠堅持留在場上的行為,讓觀眾們覺得他的受傷并不嚴重。

    從而以結果判斷,眾人饒恕了他之前的【誤傷】行為。

    但是伊誠的笑。

    笑得他頭皮發麻。

    媽耶。

    他在狂笑。

    這個家伙是受了刺激嗎?

    他受了那么嚴重的傷還不想著去治療,還想著留在場上繼續打球。

    這人是瘋子還是鐵人?

    袁向北此時產生了極大的心理懷疑

    他分明記得剛才那球不遺余力地投向伊誠,并且打中了他的手背……

    按理說,至少也會是個骨裂。

    沒有理由他還能這么淡定啊。

    ……

    事實上,伊誠現在一點都不擔心受傷的問題。

    只要你不是照著太陽穴砸,而且一發不砸死人的話,那么他就能通過刷出商城中的回復藥來治愈傷口。

    至少他現在已經儲備了有3顆回復藥。

    本來他能堅持每場比賽投滿九局的。

    但是伊誠怕過早地引起公眾懷疑,讓人們知道他是個怪物的這件事情,所以才沒這么做。

    現在回復藥正好能派上用場。

    而且,剛才袁向北的惶惑心理之后也能利用起來。

    伊誠心中冷笑。

    只希望對方別過早把袁向北換下去,這樣他才能享受報復的kuài gǎn。

    第五局很快就結束了。

    雙方比分依然是2:0

    新換上來的投手袁向北沒有讓白龍隊拿到分數。

    第六局上半,伊誠站上了投手丘。

    “噗……咳咳……”

    看到這一幕,袁向北坐在板凳席上,剛喝進去的能量飲料一口噴了出來。

    臥槽……

    不是?

    剛才他的手分明受了很嚴重的傷,現在居然還能上場嗎?

    ……

    對,我受傷了。

    似乎是為了驗證袁向北的猜測,同時為了向眾人展示袁向北之前的那次【誤傷】造成的結果

    伊誠的右手上綁上了繃帶。

    而且他特地換成了左手投球。

    所有人的臉上都顯示出了對他的關心和焦慮。

    有人起立為他鼓掌。

    然后第二個人跟著站起來。

    第三個……

    一個接著一個,直到滿場的觀眾們都站起來為伊誠鼓掌。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

    “這是一種不服輸不放棄的奉獻精神。”

    “伊誠這個球員太厲害了,我深深地被他的堅強所震撼。”

    “右手受傷,換左手投球,真吉爾厲害。”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受傷了?我記得上次他的右肩受傷更加嚴重。”

    “是啊,這也不是他第一次換左手投球了。”

    “媽呀,我以為不會有這一天了,居然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歷史上偉大的投手伊誠左右開弓。”

    是的,伊誠在棒球史上是有一席之地的。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的左右開弓技能。

    伊誠沒有固定的慣用手,在歷史上,他就是通過不斷換手投球來克制打者的。

    ……

    這個家伙……

    難道是打不死的小強嗎?!

    袁向北在心中發出了強烈的感嘆。

    ……

    1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