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342章 孤身一人(書號:221593

第342章 孤身一人

作者:九月鐵騎
    在很遠很遠的內海海域邊界處的一個小島上,一個破舊的山洞之內可見一個普通的臨時洞府出現。

    一個穿著單薄黑色袍服,頭發披散,面容有些疲倦的青年打坐在一處石板上。嘆息之中有些無奈,眼神之中有些悲傷。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失蹤一年的寒草寇。

    一年前,從天劫咒中存活下來的他在雷陣傳送中意外來到了這個不知名的地方。

    脫離了三魂球的附身之術,加上梟虛子當時所施展的火妙園禁術,一切的反噬皆是回饋到寒草寇身上。

    之前已經受到九殤風胖子的三魂杖責,修為已經跌落到筑靈初期,隨著火妙園的反噬,更是讓其直接跌落到先天期六層的地步。可以說是慘不忍睹的局面。

    出于自保心理,寒草寇沒有多做他想,當即派出青丘狐進行噴吐它的獨門迷幻之霧籠罩方圓一里范圍。同時派遣白蛇外出與狐貍一同清掃妖獸與可疑之人,開始著守護工作。

    幸運,寒草寇跟隨梟虛子修習的煉丹術終于是派上了用場。整整一年多的時間均是浸泡在丹藥的煉制和修養恢復當中。

    其它事情全部被寒草寇隔絕在外,深處陌生之地的他可是絲毫沒有安全感,只有恢復全部修為才會有那么一絲絲的安全。

    如今經過一年時間的日夜浸淫,有驚無險之下還是恢復了鼎盛實力。

    這才是現出寒草寇在臨時洞府之內出現唉聲嘆氣的一幕。

    根據青丘狐和白蛇的匯報,如今身處一個范圍很小的島嶼。周圍之處皆是沒有盡頭的海域世界。索性這座小島并無什么厲害妖獸存在,對于他并無威脅之說。

    值得恐慌的是,無論寒草寇怎么呼喊,體內梟虛子與不夜君皆是在沒有一絲回音。

    隨著他透出一絲魂力進入內心神秘世界中,只有看到那兩塊巨大石碑存在,再也看不到兩個小嬰兒的身影。

    回憶起天劫咒下梟虛子與不夜君的抉擇面容與最后的對話。寒草寇不由心冷恐慌一片。

    看來當時它們所說的話語是確切的。火妙園禁術的施展耗盡可他們兩最后一絲魂力。從此以后便是消失于世間,再也無法修補恢復。

    至于他們口中的本體是什么意思,還有與誰達成什么契約協定的東西,寒草寇如今依舊是摸不清頭腦。

    心中仿佛有一種感覺,潛藏在體內的秘密甚是巨大,甚是玄妙無極。無論怎么以靈識掃描皆是查看不到一絲那秘密的入口。

    沒有梟虛子和不夜君的陪伴與教導,寒草寇儼然是恐慌一片。隨著進入修仙界開始它們兩個家伙便是陪伴于左右,從先天期的什么都不懂,到如今已然有所功法小成。

    無論是預測敵人所在,還是斗法時的提醒與督促,或是煉丹和修習陣法之道的繁瑣,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著他們步步指導。

    如今的如今,沒有了它們兩個,以后遇到敵人該如何御敵先知,如何尋找弱點進行斬殺。

    若是遇上高手,誰來指點生路,如何擺脫困境,誰又能作為自己的壓箱保底后手手段?往后的日子該如何進步?他日又當如何走完這條未知的陌生兇險修仙路。

    寒草寇寧愿身上所有寶物靈石全部丟失,也是不愿意失去兩個嬰兒。只有它們在了,心里才回安心,內心才有底氣,路程才回光明。

    “梟虛子,不夜君,你們在哪里?”

    一記極度害怕與思念的怒吼直直在山洞里傳出,林中鳥獸飛舞皆是一一被驚醒。

    從未想過借酒消愁的寒草寇,便是自行煉制出許多高度濃酒,就此一人借酒消愁以此忘記世間一切煩惱。

    睡夢中,他回到了以往的日子里。他享受著梟虛子打他腦袋呵斥他笨蛋的時光。他享受不夜君對他諄諄教導疼愛有加的難忘時光。

    就這般,他徹底進入了睡夢中。

    三天之后醒來的他,似乎已經勉強接受了兩個嬰兒離他而去的事實。

    酒勁過后他似乎換了一個人,擺放在面前的乃是一個小旗子組成的陣法。封印權杖飛舞在當中,從中吐出一縷縷封印之氣。

    陣法閃耀光芒,各種五顏六色靈光四處閃耀著。其中點點星光匯聚而起,儼然是一種超遠距離的聯系手段陣法。

    由于距離太遠,一時無法聯系得上,寒草寇沉心打坐而下安心等待著。

    一日之后并無收獲,寒草寇閉目而上繼續等待。

    三日之后依舊是沒有一絲動靜,寒草寇有些皺眉。

    七日之后旗陣之中終于有了反應,一張模糊不清大概只能夠些許認出是白冢面容的畫面出現。

    驚喜之余的寒草寇立馬亂七八糟的進行著詢問。而對面的白冢也是一陣驚訝,當即也是高興十分的嘰里呱啦詢問著。

    可兩人的詢問顯然只是在自言自語。這里乃是內海海域,憑借這等下三濫的旗陣手段根本做不到隔空傳音。兩人皆是一陣失望與尷尬著。

    顯然,旗陣的能量幾乎到了盡頭,畫面開始閃動閃動不穩定起來。

    寒草寇緊緊皺眉,思索著最后的字體傳送顯示手段。為了保險起見,只是以精血書寫了短短的一行字體過去。“距離遙遠,聯系不易,還請長話短說。大家伙的情況究竟如何了。”

    等待了些許時間,對面的白冢似乎也發覺了這個打問題,聰明至極的短簡回饋過來。“眾人皆無恙,唯獨姚玄下落不明。姚夢與軒之離皆是被關押靈獄之內生死不知。君在何處,還望早日歸來。。。”

    僅僅看到傳來字幕的幾息時間,畫面便是怦然碎裂,旗陣也是能量耗盡化為廢物。

    咬了咬牙齒,寒草寇難受的咽下一口氣。同時更多的還是無奈之氣。

    此等手段已經是他目前耗盡心思做到的最大聯系方式。封印權杖已經沒了一絲能量,已然成為一件廢品寶物了。

    姚玄的蹤影所謂下落不明,嬌妻深中封印被關押靈獄之中不知受到何等酷刑。一種沉重的自責感狠狠涌上心頭。

    若是當初不是姚夢挺身而出,那九殤風胖子天機人也不會耗盡一切法力得以將其斬殺。為了阻止天機人對自己的出手,姚夢不惜解開九難煞體封印任由毒火侵蝕身軀攔截天機人。

    那種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始終狠狠的折磨著寒草寇的內心。

    說到底,還是自己太過于弱小,若是實力強大,又何須害怕那所謂的貴族天機人。

    沉吟過后,寒草寇心中已然有了打算。即使以后的道路沒有了兩個小嬰兒的陪伴指點。作為一個堂堂七尺男兒,理應不懼一切艱難險阻,為了追求永生道路,終究還是需要繼續未完的修煉旅程。

    如今繳獲諸多儲物袋在手,還有諸多獸元之物為底牌。相信對于沖擊元丹境即使沒有兩個嬰兒陪伴,同樣也是可以成功的。

    半日之后,寒草寇在洞府里安靜等候著。隨即青丘狐帶著一抹青霧出現在眼前。隨即掉落的還有一只體型矮小手持稻草權杖,以人類一般雙腳站立的豬妖出現。

    一見寒草寇這個人類,豬妖便是嚇得一個哆嗦,仿佛會覺得寒草寇這種人類回當即吃了他不成。

    “它就是這座小島數萬妖獸中的最高修為妖族?怎么才有筑靈中期修為,你們兩個不會偷懶敷衍我?”寒草寇上下打量著豬妖,對方雖然有筑靈期修為,其妖力卻是平平無奇,一般的先天期十層妖族都能夠吞了它。

    “主人明察,我和小白可是搜遍了整個島嶼,最終才是發覺只有這個豬妖是筑靈期境界的。其它的小妖都是在先天期之內。”青丘狐可是好幾分認真的匯報起來。

    “罷了罷了,你替我問問這里是什么地方。最好讓它繪制出一個簡單的地圖來。事情辦好了可有好處,若是不配合的話你就直接告訴它,不僅它活命不了,連同它的族人皆是一個不留。”寒草寇不懂獸語自然是需要青丘狐進行翻譯。

    這豬妖明顯是不知道青丘狐會人語的,聽到之時可謂幾分震驚。隨即便是聽到青丘狐在旁邊嘰里呱啦的胡說一通,寒草寇也聽不明白就此等待著。

    那豬妖聽完之后可謂嚇了一跳,直直跪倒在地猛地磕頭磕頭著。接著從懷里掏出一張木皮來,獸眼中吐出一股妖光投射而去,頓時島嶼的詳細地圖構造就一一呈現了。

    “我要的不是這個島嶼的地圖,而是如今這片海域的整體大概地圖。還有人族的尋月大陸以及流荒大陸的回去途徑在哪里?”還沒有看完木皮上的地圖,寒草寇便是沉聲怒罵起來。

    隨著青丘狐的翻譯,那只豬妖急忙吞了吞口水將木皮收起來。然后又掏出一顆老鼠屎一般散發一些異味的豆子來。并且直直送到寒草寇面前一臉諂媚之笑。

    寒草寇沒有接過來,隔空利用靈識進行一番掃描,隨即便將里頭記載東西復制到自己的玉簡當中。“這些先天期的丹藥足有十瓶,乃是我這一年恢復實力殘留的。你跟它講解一番,順便送走它。”

    聽聞道是丹藥時,豬妖雙眼發亮,頓時猛地跪倒朝著寒草寇跪拜磕頭起來。

    寒草寇有些郁悶了,自己又不是元丹境修士。他堂堂筑靈中期的修為,怎么也不過是同輩輩分,就算如今被要挾過來也不至于隨便就磕頭下跪?

    至于這里頭有什么原因,寒草寇不得而知,畢竟它已經被青丘狐給送走了。22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