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棄兵(書號:221589

第二百三十五章 棄兵

作者:英短的小肉墊
    “我突然有點想我家的貓了。”霍笛吃著維克多帶來的野果子,奶白色,汁水豐足,但是沒有任何味道,一邊不經意間提起來。

    “你還養了貓?”維克多轉過驚奇的臉,他也同樣吃著這種果子,兩個腮幫子夸張地鼓起來,睜大了眼,像是個一兩百斤的嬰兒一樣。

    “我撿到的,多年來和他相依為命,他是一個安靜又美麗的男子。”

    “啊哈,還是一只圓臉的公貓!”

    “是的,在我從南四區離開的時候他已經有十斤了。”霍笛回想起提子的小短腿和他肉乎乎的胖臉,感覺抓住什么都像是抓住了一團柔軟的毛。

    “你還沒說過你來自南四區,我似乎第一次聽到你這么說。”

    “是嗎?”維克多回答他不知道讓霍笛有些意外,他近段時間來認識到他周圍幾乎所有人都有了不起的本事,要么是神話傳說當中的人物,要么是聯邦通緝的重大要犯,突然出現一個北國少皇帝的人,說自己并不知道他的住址,這不得不算是一股清流,一時之間霍笛感到無所適從。

    “挺意外的,你居然不會知道我從什么地方來。”

    維克多皺著眉頭,他像是意識到了霍笛說的話代表著什么,帶有批判意味地回答說道:“那并不是我想的,我討厭背后做事的人,不夠光明磊落,也不像能成大事的樣子,全是欺騙謊言和手段。”他低頭,眉頭鎖得更緊了,“但成為我這樣的人畢竟還是脫不了這些關系。”

    “你知道就好。”霍笛回答說道。

    幾分鐘之后,霍笛提議說道:“我們應該繼續前進了,早點把你的事情處理完,我就能早點去處理我的事情,我好像取得了一些進展,盡管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好像確實有了不小進步。”

    “哦?”維克多疑惑著瞟了一眼霍笛,而沒有過多追問。

    “或許我可以幫你。”等到霍笛站起身來,和維克多共同走到墓穴面前的時候,他突然開口問道。

    “我覺得這件事你幫不了,而且你還有你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維克多顯得有些猶豫,像是在做著選擇。見此狀況霍笛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身后,為他開脫一樣地說道:“想什么呢?你要保證好你自己的王位,我的事情只能是我去做,你不必覺得你欠了我什么,是我在還欠你的人情。”隨后他笑起來開玩笑地說:“雖然我覺得這一來一回我虧了不少,但人這一生路上可有不少這樣的事情。”

    維克多表現出有些松脫的笑來,不知道是真的松了一口氣還是其他的方面,他說:“你可真是樂觀。”

    “不樂觀不行啊,我可是一個人生活了十來年,這不是任何孩子都能夠承受的。”

    這一句話從嘴里出來,霍笛感覺一輪明月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他立即意識到這是回憶當中的一幕場景,但是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他還能聽到海風的聲音,還有海浪在拍打,而他只記得那輪彎月明亮又圣潔,像是身臨其境一樣感受深刻。

    看到霍笛在發呆,維克多推了推霍笛,這打斷了出現在他腦中的這幅場景,霍笛的思緒立即回到現實當中來。

    “怎么了?”

    “我見你先前有些出神…你可還好?是有遺留的癥狀?因為承受無盡沙漏神力的只有你一個人,我猜想你可能還是受到了某些傷害…”維克多表現出關心的表情,參雜了自責以及一些些悔恨的樣子。

    “不,這并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很好,那就是我說我很快就要到我的目的地的原因,我可能還會出神,而且腦子里面的東西開始逐漸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說過的,我很快就要完成我的目標了。”

    “那好。”維克多將信將疑地離開霍笛,轉而朝前走去,行走幾步又是轉過頭,遲疑著問道,“你確定不需要什么嗎?”

    這幅表情在霍笛看來就像是他在認真而嚴肅地問自己“你確定不需要我娶你嗎”一樣,這時候霍笛回答簡單地多。

    “你滾,理所迅捷地滾。”

    “好!”維克多展露出欣喜大步朝前走去,像是這幅樣子是對他的褒獎一樣。

    等他幾步走開之后,霍笛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他逐漸開始意識到,無論如何,無論自己身處于什么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謎題當中,無論這超出尋常范圍有多么離譜,他都在逐漸接近真相,也就是那個一直以來催促他前進的動力,包括他先前看到的幻想,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陣強烈的孤獨感。那究竟是什么?為什么總是縈繞在他的耳邊?那些稱自己為魂王的人究竟是期盼著什么?自己究竟是怎么來的?這些問題都在他的腦子里面盤旋。

    他握住了拳頭,緊跟著朝向已經走開了幾步的維克多走去。他的身影消失在維克多高大的身形后面,但是他的眼睛雪亮,也沒有回頭。

    幾分鐘之后,霍笛感覺自己和維克多的腳程并不慢,因此他們已經穿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出現在這個方形的小房間里面。

    “你怎么知道這道門后面就不會再有什么人來埋伏你了?”霍笛用居高臨下的口氣問維克多,像是在審問一樣,他堅信自己的猜測合理。

    維克多嘆了一口氣,他低下頭看向一邊,像是不想面對霍笛提問的姿態,等到霍笛追問起來:“你說把武器放在這里,那我問你,假如說就在門的另一邊,有十個拿著機qiāng的士兵等著我們,一梭子子彈掃過來,我們該怎么辦?我覺得我不會死,最多就是不得好活,那你呢?你熬得住嗎?”

    “霍笛,在先祖前面不要談論這些事,他們再過分再刁難,也不會在這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來。”維克多臉上的表情不像是反駁,反倒類似于懇求之類的語氣,很難想象在他的那張臉上也會出現這種表情。

    “要放你放,我不會放的,我不信那些人,現在我們連他的影子都沒見到,誰知道他什么時候會再來一次。”霍笛開口說道,他的雙臂交叉在胸前,一副不可商量的樣子。

    維克多又是長嘆一口氣,然后說道:“霍笛,你不懂,任何人都還是有一個底線的,對于葉欽科夫家的人來說,對先祖的敬意就是我們的底線。而且,你根本不必要陪我進去,我請你同行的路程只是到這里為止。”說完維克多把自己的那把長qiāng管的左輪qiāng放到了一邊的石制托盤上,當著霍笛的面走向面前那扇陳舊的門。他的手在一邊觸動,很快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響,伴隨著伴隨著鎖鏈移動和齒輪咬合的聲音,沉重的門開了,一股腐朽的風吹進霍笛的鼻腔當中,他卻是感到驚人的熟悉。22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