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655章 大員島之戰 十四(書號:221563

第655章 大員島之戰 十四

作者:米小龍
    “我要報仇!“

    鄭森在內心里吶喊著。∟★八∟★八∟★讀∟★書,.2▲︾

    也許天波不知道?這一次送信反而讓鄭森更加堅定信心和華夏軍對決了。

    鄭森是個理想的人,以前他讀書認字是為了保家衛國,就是現在?他也是這多做的!但經過云南軍校一年的學習?他的人生觀,社會觀,這些通通發生了變化。

    因為他看到落日黃昏的大明!

    但就是這樣?他還是有想法的?什么想法?當然是保家衛國!

    特別是親自經歷云南一年的生活,讓他知道?什么韃子?清兵?看似強大,實際比起云南的華夏軍?都是小兒科。

    所以他勸鄭芝龍發展,移民大員島,發展火器,交好倭國等等!

    做這些都是為了以后挽救大國,他鄭家,鄭森要做大明的忠臣。

    可是?現實給他當頭棒喝,先是家中兩位叔叔死在華夏軍手中,鄭家家主鄭芝龍也死在倭國,特別是鄭芝龍的死,鄭森內心是自責的!

    因為鄭芝龍前往倭國?是他的想法!誰知道一去不復返?死在倭國武士手中了。

    本想為父報仇?接著華夏軍就來了,如果以前對華夏軍還有點敬意的話?現在鄭森真得只剩下恨了。

    恨沐天波的華夏軍害死了他兩位叔叔,還有大量鄭家兵!

    恨沐天波的華夏軍讓他不能前往倭國為父抱仇!

    恨沐天波小看他?憑什么一定華夏軍能戰勝他的鄭家軍,我鄭森?難道只能投靠你沐天波嗎?

    。。。。。。

    鄭森內心一直在想著這一切,所以也激起了鄭森的自尊心!為了大明,為了鄭家,為了自己,他要和沐天波決戰!決不退縮!

    “來人!”

    “吱吱!”

    “大廳議事!”

    當鄭森來到大廳時,中山上所有將領已經在等待了。

    大廳很大,四周全是油燈,中間有個大桌子,不是用來吃飯飲酒的,因為上面有張大的地圖,這是大員島地圖。

    “小河北城的事情大家都聽說了!周德已經戰死,此戰我鄭家軍戰死八千多人,雖然此戰敗了,但?這一戰打出我鄭家軍的氣勢!打出鄭家軍的骨氣!

    南山被圍,怕是用不了多久也會被攻破!山上一萬鄭家兵怕是也會。。。。。。”

    說到這邊鄭森有點說不下去,但大廳中所有將領都知道南山上的鄭家兵們會是怎樣一個下場。

    “報!”

    “報!”

    “少將軍,周德將軍派人送來密信!”

    鄭森突然楞住了?這是什么情況?明明華夏軍來信說?周德已死,怎么現在又冒出周德的信了?難道這一切都是沐天波的詭計?

    這一刻鄭森想得很多,說道:“快把人請上來!”

    沒等一會,大廳門口開始進人了,準確地說是兩人架一人走了進來,一共是三名鄭家兵被架了進來。

    “快搬椅子!”

    “拿水來!”

    “請軍醫!”

    鄭森一面安排,一面來到三人面前,只見三名鄭家兵全身帶有血跡,整個人都癱倒在椅子上面,見到水來,一個個“咕隆!”“咕隆!”喝了下去。⊙√八⊙√八⊙√讀⊙√書,.2●≥

    “少將軍!”

    “少將軍!”

    三人喝了點水,然后看到鄭森后?一個個跪了下來,帶著哭泣的聲音叫著鄭森。

    “少將軍,這是我們將軍派我們送來的信!”

    “少將軍,我們一共百人,現在只有我們三人活著回來了!”

    “少將軍,你要替我們將軍報仇啊!”

    鄭森明白了,不是沐天波騙他,這是周德臨死派人鄭信給他?難道信中有什么秘密?

    “來人,送三位兄弟前往醫院!”

    “是!”

    經過這么一處,大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鄭森身上了,因為他們也想知道周德臨死前到底告知少將軍什么?

    鄭森看完信了,信不是很長,鄭森明白周德為什么派人送信給他了。周德是想告訴他?和華夏軍作戰的一些心得!這是其次。

    最主要的是想告訴他,鄭家軍現在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了!用實例告訴鄭森,在決戰的時候?周德下面有接近十位將領想著投降。

    現在一切都明白了,沐天波給他的信沒有騙他,周德這邊的信件主要告訴他要想戰勝華夏軍?先要穩定鄭家軍。

    看著這十位將領的名字,鄭森發現這十人他都認識,心在這一刻很痛很痛!就好像被萬箭穿心一樣,這種背叛的滋味讓他苦不堪言!

    大廳內所有人都在等待鄭森,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小半個時辰了。

    “來人,筆墨!”

    鄭森覺得現在最關鍵的是南山防御,看到周德的來信?他深知劉余要想守衛南山,怕是難了!

    但決不能讓手下將領出現投降的,像周德,劉余,李飛,鄭海等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鄭森相信他們不會背叛他?也不會背叛鄭家。

    但低層的將領就不好說了!這些人都是早期跟著他父親鄭芝龍海盜出身,有的人看重義氣,有的只認金銀,特別是現在鄭家軍全面被華夏軍壓制的情況下?

    所以這個時候?鄭森要給劉余寫信,授權他,告知他,可以試探他手下將領。同時也告訴他?目前戰局的情況,還有華夏軍作戰的一些套路。

    寫完信后,直接派人送往南山即可。

    所有人都在看著鄭森忙碌,但不知道做了什么!

    “李飛,鄭海留下,其他人全部休息去!”

    “是!”

    “你們倆跟我到書房!”

    “是!”

    鄭森很慶幸周德的信使來得及時,不然等他宣布鄭家軍作戰計劃時和一些鄭家軍的秘密?要是下面有人想著投靠時,哪他的所有計劃在華夏軍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你們看看!”

    來到書房,鄭森直接把周德的信交給李飛和鄭海。

    兩人看得很快,現在知道鄭森為什么在大廳讓所有人退下了。

    “少將軍,我李飛決不會背叛少將軍的!”

    “我鄭海也是!”

    鄭森對著兩人說道:“我要是不相信你們?就不會把周德的信給你們看了!”

    “跟我來!”

    三人來到書房一側,墻上掛著地圖,鄭森說道:“我已經寫信通知劉余了,命他先進行試探下面的將領,我知道這樣一來肯定會有冤案,但現在這種特殊情況,也只能先這樣了。”

    李飛和鄭海點點頭。

    “如果有人想投降華夏軍,這些人?我已經命劉余直接關押,等待以后處理!”

    兩人明白了,怕是他們下面也會這樣安排!

    “你們兩人回去以后,我希望先這樣安排!”

    “是,少將軍!”

    鄭森然后指向大員島中山這塊區域,說道:“以中山的地理環境?華夏軍是不可能包圍中山的!

    他們想?也沒有這么多兵力!

    以華夏軍一慣作法?就是控制周邊所有城鎮,然后斷我軍糧草!”

    鄭森然后又指著北中山說道:“現在南山有一萬兵力,中山有四萬兵力,北中山有兩萬兵力!北山有一萬兵力,但現在已經調往海邊,防止華夏軍偷襲海上船隊。

    但沐天波再也想不到?我軍的最重要的防御重鎮不是中山,也不是大員島上城鎮,而是北中山!

    那邊是我鄭家軍火器打造所所在,也就是說?中山不能丟下,也不能讓華夏軍從中山通過!”

    李飛有點不明白,說道:“少將軍,如果華夏軍攻破中山周邊所有城鎮?就能直接前往大員島北面了啊?我軍如何制之?”

    “哈哈哈!”

    鄭森手還是指著北中山說道:“在北中山二里地,山下這個城鎮叫山東城,這個山東城只是一個小鎮,但卻有一條地道通往北中山。

    如果要是華夏軍從中山前往圍攻北中山?到時候華夏軍會因此而受到損失。

    另外告訴你倆,大員島上有華夏軍的探子,所以這件事情目前只有我一人知道,那就是北中山其實不止兩萬兵力駐守,其實是四萬兵力,另外兩萬兵力全部配有火qiāng。

    現在告訴你們是要你們放心,如果華夏軍真得是從中山通過,同時圍攻中山和北中山,那么到時候?就是我軍的機會!”

    李飛和鄭海這下知道了,少將軍步局太深了。

    “我們不要指望一下子打敗華夏軍,一口吃不成胖子,我們要一口一口的吃,今天勝一仗,明天勝一仗!積少成多,直到打敗所有大員島上的華夏軍!

    我軍雖然訓練用心?但一直沒有實戰的機會,這是我軍和華夏軍的差距,所以要從小戰開始!一步步來。”

    鄭森越說越激動!

    “少將軍,糧食的問題怎么辦?”鄭海問道。

    鄭森笑著說道:“中山和北中山兩山的糧食存備至少可以食用半年,不過我們不能等到坐吃山空。

    等到秋收的時候?可以前往山下,和山下百姓們商量,但不能搶,可以借,可以買!就是不能搶。

    不過我還是希望我們把糧食的問題放在華夏軍身上,以華夏軍的做法?他們決不會搶老百姓的,不管他們用什么方法?我們搶華夏軍的就可以了!

    這樣即打擊了華夏軍,也解決了我軍的糧食所需!”

    李飛和鄭海兩人并沒有感到開心,因為他們知道?華夏軍并不是這么好打的。

    鄭森看著兩人,知道什么問題了?說道:“還有三天時間,到時候北中山火器所,會送來一批新的裝備!

    分別是十連珠銃和萬人敵。

    十連珠銃:十管銃,每管裝十彈,共一百彈,十管繞軸平行,箍合成十管銃,射擊密集齊進之兵。

    有了他?華夏兵休想踏入中山一步!

    萬人敵:bào zhà燃燒武器,重八十斤,外面為泥制,帶有木框箱,是最好的防御武器,這萬人敵適合守城守山,原因是他可以從城墻上直接投下去,也可以從山下滾下去,他的bào zhà威力大于炮彈!“

    “少將軍,要是以后中山被封怎么辦!“

    李飛的一句話也讓鄭海知道,火器都是消耗品,要是沒有補充?還是守不住。

    “放心,中山有兩處地道通往山下,但只能用來運輸火器和物資,決不能用來調兵!“

    “少將軍,這是為什么?“這下李飛和鄭海更是迷糊了。

    鄭森說道:“如果我們從地道出口下山,偷襲華夏軍?一次兩次都成功!以華夏軍的作風?他們肯定會研究我們鄭家軍怎么山上的?

    你們以為沐天波想不到?華夏軍想不到?

    所以地道的事情在我軍是絕密!不道最后一刻?絕不能使用!“

    李飛和鄭海明白了。

    隨即兩人也走了,開始內部清理了!

    鄭森看著空蕩蕩的書房,搖搖頭,來到桌子邊上,開始繼續寫信,通過周德這件事情,讓他意識到?鄭家軍并不是牢不可破的!

    鄭家船隊?北中山?也要同時進行,要在華夏軍包圍中山之前,把這件事情做了。

    鄭森現在是寧可錯殺三千,也不肯放過一個!

    。。。。。。。。。。

    南中山。

    華夏軍在此休整接近十天了,天波一直在等待鄭森的來信,但沒有任何音訊,天波知道,鄭森是不打算和華夏軍和談了,這樣也絕了天波的和談的心思了。

    除了等待鄭森的信?同時也在等待天潤的消息!

    “王爺!“

    “你們來了啊!“

    “坐!“

    天波興致并不是很高,因為天潤的消息,自從天波上島后?再也沒有收到過天潤的任何消息,這是天波最擔心的原因。

    “王爺,我軍下一步?“

    張參謀和周朋兩人坐在天波對面,這段時間?兩人一直想請示天波?下一步華夏軍是北上?還是重點攻擊南山!

    但王爺一直悶悶不樂,他們倆知道?一是上次和鄭家軍決戰,華夏軍這邊?傷亡過大!

    還有兩個原因就是鄭森和天潤了!

    但現在華夏軍已經在北南山待了十天了,馬上就要進入十一月中旬了!

    “你們什么想法?“天波當然知道兩人找他什么事情,只是最近一直心神不寧。

    “先拔掉南山這顆釘子,這樣大員島南面再無危險了!“張參謀說道。

    “就按你們倆說的辦!“

    “我就留在南中山!“

    “是!“11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