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250章 上門查看(書號:215287

第250章 上門查看

作者:荷蕁兒
    洛名不耐煩地擺擺手,“打!”

    那些人聽到之后,很快的就揮舞起了自己手里的棍子,楊氏婆媳的慘叫聲就響起來了。

    這些人都是練武的,下手肯定是很重,十下之后,婆媳幾個就倒在地上跟死魚一樣了,嘴巴張的大大的,卻根本喊不出來聲音,眼神里滿是痛苦和哀求。

    嚴天佑不敢說話,嚴浩文和嚴浩宏也都不敢求情,這洛名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么簡單的人物啊,他們此刻求情,萬一這事情也怪罪在他們的身上怎么辦呢?

    嚴浩為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馬氏,咬咬牙跪在了洛名的跟前,“這位公子,求求你放過我媳婦!她已經被打的夠慘了,再打下去就真的要沒氣了,這樣子!我代替她可以嗎?打我,放過她!”

    何可心看了一眼嚴浩為,雖然這人老實,有的時候心思也不正,但不得不說他算是嚴家數得上數的男人了,這種時候嚴浩文和嚴浩宏都不敢出頭,只有他開口求情了。

    嚴族長和村長也覺得嚴浩為這件事做得不錯啊!像個男人,雖然說是懲罰,但他們也不想出人命,看著那婆媳四個快要不行了,村長看了看何可心說:“可心丫頭啊,打她們一頓就可以了,不能弄出人命的!”

    何可心也知道這一點,看了那四個人一眼,對著洛名說:“看在村長和族長的面子上饒過她們?”

    嚴族長和村長也都熱切的看著洛名,希望這人能夠大發慈悲饒過楊氏婆媳幾個。

    “既然你開口了,我也不能不答應,好!那就饒過她們了,不過她們四個人倒是只有他媳婦是有福的,其他的人剛才可沒有人求情啊!”洛名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嚴浩為。

    馬氏心里也很震驚,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嚴浩為居然敢在這種情況下為自己求情,看看嚴浩文和嚴浩宏可都沒有動靜,想到這里,她感覺自己平時對嚴浩為有些不好!

    嚴族長也贊同洛名的話,雖然剛才情況很危險,但身為男人保護自己的妻子難道不是應該的嗎?可剛才嚴家的其他人都沒有動靜,確實有些涼薄了。

    嚴浩文和嚴浩宏的臉色不好看了,這話說的真是難聽了,這對他們的名聲也不好啊!

    “村長,我們剛才也是被嚇到了,不是不想求情的,是心里太擔心了,所以沒有來得及給她們求情。”嚴浩文生怕村長他們會因此對自己有看法,趕緊的開口說。

    村長聽到這話,一擺手直接就打斷了他的話,根本不想跟他再說什么了,“我知道了,不用再說什么了。”

    顯然經過剛才的事情,村長和族長對于嚴浩文和嚴浩宏有些意見了,這兩個人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相反的覺得是嚴浩為的錯,都是他出來表現,所以才讓村長對他們有了意見的。

    兩人暗地里瞪了他一眼,嚴浩為卻根本就沒有看見,轉身到了楊氏身邊,將楊氏背起來送到了嚴家,這才回來將自己媳婦也背回去了。

    嚴浩文和嚴浩宏早就將自己的媳婦帶回去了,他們可不敢在這里多待了,生怕一會兒這洛名生氣了,連他們也打的話那可就不好了啊!

    嚴家的人離開之后,洛名這才開口說:“你們放心!嚴浩東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只是現在還差一點兒的證據,明天何可心你跟我一起去找那些人,看看會不會有什么馬腳露出來知道嗎?”

    何可心點點頭,這也是她心里的打算啊!“那好,明天一起過去看看。”

    洛名點頭答應,村長和嚴族長在一邊聽著都放心了,只要能將嚴浩東這件事給解決了,他們這些人心里也都跟著松口氣啊!

    第二天,何可心一大早就帶著小奶包一起去鎮子上找洛名了,本來洛名也在他們家的客房住,但現在嚴浩東不在家里,他自然也不好住在這里了,只能回去鎮子上住了。

    小奶包知道姐姐今天要去找證據,他喊著要跟著一起去,雖然他是小孩子,但姐夫出事了,這個家里就只有他一個男子漢了,他自然也要承擔責任了。

    何可心拗不過他只能帶著他一起去找那家人了,到了鎮子上,洛名已經準備好了,等到他們到了,三個人就坐著馬車去了那家人的家里。

    這家人是住在一個叫沈家村的地方,那死的人叫沈望,到了村子里不用打聽,就看到那家人的位置,因為這案子還沒有判下來,所以現在沈望的尸體還在縣衙里,他們家只是在門口掛了白燈籠。

    洛名帶著他們進去之后,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沈望爹,他低著頭抽煙,嘴角緊繃,眼神里滿是悲哀,眼底布滿了血絲,看來已經很久沒有睡好覺了。

    看到他們進來之后,眼里滿是怒意,指著何可心說:“你還來我們家干什么啊?是不是想來看看我們家還有誰被你們害死了?”

    沈望娘聽到了自己男人的話,一邊走一邊開口說:“老頭子,你在跟誰說話啊?”轉眼看到了他們,眼神一變,順手抄起放在了一邊的掃帚,對著何可心就打過去了,“你居然還敢來我們家!”

    小奶包看到自己的姐姐要被人給打了,趕緊到了前面想要阻止,可他人小啊,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掃帚越過他了,洛名將這兩個人護在了自己的身后。

    那掃帚一下子就落在了他的衣袖上,只見雪白的上好絲綢被弄臟了一大塊,洛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沈望娘也看見了,扔掉了掃帚坐下地上,“真是太欺負人了啊,你們將我兒子害死了,現在還敢找到我們家來看笑話是不是啊?”

    何可心看了一眼她,這人是知道惹到不該惹的人,所以趕緊的轉移話題嗎?

    “你少在這里哭鬧,你兒子到點是怎么死的,現在還沒有確定呢,到時候大人升堂這件事就會水落石出了。”

    洛名輕輕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著那人說:“你知道我這衣服多少錢嗎?一百兩銀子,這布料可是江南那邊特有的,你說該怎么辦啊?”7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