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1103章 都是錢鬧的(書號:213696

第1103章 都是錢鬧的

作者:琪琪家的貓
    張虹以為趙美娟是最氣憤的那個,沒有想到事實壓根就不是這樣。

    剛上樓想看看譚小環恢復的如何,順道看看平安。

    沒有想到平安大人在呼呼大睡,而譚小環是氣鼓鼓的看著她。

    呃,怎么氣鼓鼓的看著她,張虹愣住了。

    想了許久,她可以肯定是真的沒有做得罪譚小環的事,她怎么會這樣。

    “你怎么才回來。”

    呃,啥情況?難道有大的翻譯活嗎?張虹愣住了。

    “你都不知道我都給譚家人欺負死了。”

    啊,不會吧,張虹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們不會沖到樓上來吧,想想也不可能,龔清華那關就不是那么好過的。

    更不要說趙美娟也不可能讓譚家人沖到樓上,可是偏偏譚小環就是那么的傷心。

    這是啥情況?張虹坐了下來,“他們怎么了。”

    “他們竟然說那是我弟弟。”

    “不管我爸媽如何,我不能不認這個弟弟。”

    “也不能不管這個弟弟。”

    張虹驚呆了,“理是這個理,不過他們是不是有腦子啊,就算是你弟弟有如何。”

    “難道你還要給他錢花,幫他娶媳婦不成。”

    “都是一個滿二十的小伙子,有手有腳的難道就不能自己出去賺錢。”

    “再不濟不是還有譚正南,他的資產可以留給這個兒子。”不是某人各種盼望有個兒子,現在不就是有兒子,可以把他的資產留給這個兒子。

    資產留給這個兒子,譚小環笑了,“我看啊,這房子不會買出去,畢竟不賣出去,是譚正南的資產,如果房子賣了,那對母子要地方住咋辦。”

    “他不是要買房子。”

    “不是一樣可以寫他的名字。”張虹不明所以然。

    一看張虹這樣子,就知道她沒有想到最關鍵的一點,“如果他想復婚咋辦。”

    譚小環這些日子躺在著休息,不能干活,除了伺候平安這個小祖宗外,其余就沒有事可以做,當然是各種的想事情。

    復婚?“他是不是以為離婚是開玩笑的?還是覺得媽就是嚇唬下他,最終還是沒有辦法忘記他。”

    張虹只想說譚正南真的是對自己太有信心,就沖著他都和翁靜同住一個屋檐下,難道他們就是清白的。

    就算他們是清白的,是個人,也要稍微避諱一二,難道非要住四合院,張虹記得譚正南在學校是有套宿舍的,可以住在那里。

    可是譚正南壓根就沒有這么做,難道是覺得他行得正,所以不需要避諱一二?

    “他啊,還是錢不多。”譚小環小聲道,“那天劉威去那邊喊他來這里把譚家人喊回去,就看到飯桌上的菜啊,是真的不多。”

    譚小環說了飯桌上的菜,“你想啊,他們那邊三人,加上譚家來了五個人,就那么點菜,怎么吃。”

    “以前咱是啥伙食,現在是啥伙食,他會沒有比較。”雖然譚正南一直說對吃的不在意,是真的不在意嗎?

    純粹是知道家里的伙食不會差,所以才會那么說。

    張虹沒有想到譚正南的日子竟然會落魄成這樣,“不對啊,他沒有錢,可是譚家二老不可能沒有錢。”

    “就是譚正東也不可能沒有錢。”來京城是走關系,難道是想不送點東西,就讓趙家出手?

    想想也是夠蠢的,如果趙家真的這么做,早就把譚建新給弄出來,怎么會讓他在號子里繼續待著。

    “你以為他們會舍得掏錢。”譚小環笑了,“你信不,指不定啊,等他們回去的車票錢,都會讓譚正南買。”

    “就是不知道他那么點工資,可如何用哦。”譚小環想想就覺得你們點工資是各種的不夠花。

    “正好可以讓譚家人知道,他們認為高收入的兒子啊,那是壓根錢就不夠用,省的他們整天想從他手上要錢。”

    張虹噗嗤笑了,“你就不擔心找你要錢。”

    “怎么沒要,他們去店里要錢啊。”想起那群人,竟然在店門口各種鬧騰,譚小環就氣的半死。

    來家里鬧騰也就算了,竟然都去店門口鬧騰,譚小環就沒有見過那么不要臉的人。

    啥?張虹驚呆了,看來對譚家人的認知,那是遠遠不夠的,竟然沒有想到還能這樣。

    “劉威看到他們就頭大,就讓他們鬧騰,反正就當是看戲。”

    “他們沒有進店里?”就在店門口鬧騰,竟然沒有進去鬧事?這讓張虹不由得很是失望。

    你說如果譚家人沖進去鬧事該多好,起碼可以把他們都給關起來,看他們還能如何鬧騰。

    譚小環也是各種后悔,“他們知道不能進去鬧騰,說進去了會去號子里待著。”

    “看來譚建新進去后,讓他們也是變的老實很多,知道有些事不能做。”

    “那生意?”不進去鬧,就在門口鬧騰,時間久了,這生意還能做嗎?

    張虹頓時臉黑起來,他們的生意不夠好,便宜誰?還不是便宜肖棋杭薇薇。

    因為鬧事的那家店邊上就有肖棋的店,“杭薇薇。”

    譚小環嗯了一聲,“不然他們怎么會想到到那邊鬧騰。”

    譚小環嘆口氣,“本來想著肖棋那家店也是支撐不了多久,應該會承擔不起費用,而撤走。”

    “沒有想到竟然還給他們找到續命的方式。”想想就來氣,想了那么多辦法,才讓肖棋的生意沒有辦法做下去。

    不成想譚家人竟然幫了他們一把,“他們毀了我的生意,我就毀了他們的寶貝孫子。”

    譚小環實在是忍不住,“譚建新這次的罪名很嚴重。”

    “如果他們在老家,發現這些事的矛頭,可以立馬處理,不過他們不在,這事已經鬧大。”

    “我打算讓我公婆找關系,把這些罪名調查一番后,徹底的定下。”

    斷人錢財猶如殺人,不是說她狠心么,那就讓他們徹底的知道何為狠心,讓他們知道有些事啊,不是他們想如何就能如何的。

    張虹嗯了一聲,“就這么做。”

    “讓譚家人知道,他們鬧騰了半天,結果壓根就沒有辦法幫上他們的忙,反而是徹底的把自家給栽進去。”譚小環吞了幾口口水。

    “如果這事真的這么操作,那么譚建新的罪名會很重。”也許會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出來,譚小環從來沒有做過這事,第一次做,總歸會有點慌。

    罪名會很重?張虹嘴巴長大了,“都是他做的嗎?”

    “那是。”譚小環不悅道,“我還沒有到給他偽造罪證的一步。”實在是譚建新做的蠢事不是一般的多,壓根就不要去想那么多。

    張虹懂了,“既然是真的,那就是某人罪有應得,和我們沒有關系。”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