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楚母扣劍問佛門

作者:一青竹
    珰——

    強烈的bào zhà聲響傳來,下一刻,楚楓爆退。

    用刀支撐著身體,才沒倒下。

    剛才一擊,抽干了所有靈氣。

    前方。

    女人依舊是呆滯的神情。

    但她的身邊,出現另一名黑袍。

    氣機強大,絲毫不屬于當初龍虎山上,遇見的那一尊。

    “圣女。”

    女人這才幽幽回神。

    在她眼里,楚楓不過是七層,盡管長了點腦子,可依舊是自己玩弄掌心的對象......

    可剛才,那個掌心玩物,卻差點一刀砍下她的腦袋。

    那一瞬,王道刀,離著冰肌玉膚,

    只有毫米之隔。

    “你差點成功了。”

    深吸口氣,女人表情恢復了冷漠。

    “圣女,您盡力了,此子與林家那世子一樣,是九層修為。”那黑袍老者,輕聲道。

    聞言。

    女人心中真正驚駭。

    九層?!

    先天巔峰?怎么可能!

    康神將也臉色劇變。

    他對隱門知曉頗多,楚楓不過二十多歲年紀,二十歲的先天巔峰強者,世間罕有!

    一想到之前與楚楓照面,他不禁遍體生寒。

    要是,要是這人皇之前執意宰他......他絕對沒有任何逃跑機會。

    不過現在嘛,你楚人皇今天,注定命喪于此!

    ......

    女人低著頭,粉拳拽緊許久。

    隨后抬頭,目露微笑:“終究是世俗出來的,九層也......也不過如此,連殺我一個八層都要用全力。”

    黑袍老者,

    嘴皮子動了動,卻沒有解釋。

    他知道,若不是楚楓已經重傷,且體內靈氣異常稀薄,其實......圣女不會有半點機會。

    “圣女說得對,他比林家公子,也還差得遠。”

    老者這話是實話。

    林家世子林凌天,雖說也是九層,但其實早就可以突破!

    只不過是自壓修為,想要入道筑基時,爭取完美。

    說話之時。

    大廳內,

    數百道警衛黑影如同螞蟻涌入,源源不斷,熱械之聲響起,將楚楓二人,團團包圍。

    而圣女背后,也陸續再出現兩道黑袍。

    三尊黑袍。

    皆高于先天。

    氣機釋放,一陣陣壓力直指楚楓。

    悶哼一聲,楚楓咬牙強忍,沒吐出鮮血。

    身形依然屹立。

    身后,紅瞳兒搖搖欲墜。

    此情此景。

    比之當初在龍虎山,還要絕境。

    畢竟,這一次......老頭也沒再給他這師弟,留什么錦囊,也不可能染血鋪王道,再來一次突破。

    “哥......”楚十一雙拳拽緊,十指扣進掌心。

    還是自己太弱,拖了后腿。

    圣女盯住楚楓良久:“廢了楚楓修為,留著命。”

    “圣女,此舉不妥。”黑袍老者,眉宇間帶著一絲遲疑之色:“若是讓林公子知道......”

    女人轉身,冷哼一聲:

    “知道又如何?我留他命,就是要他再當一次‘嘉賓’,參加日后,我和凌天的婚禮,一個廢人而已,你怕什么。”

    “也是。”老者點了點頭。

    他們三人,捏死楚楓都只是抬手的事。

    更何況只是廢除丹田?

    替林家除掉這廢物,是他們給林家的禮物,兩族聯姻,自然要示好。

    可,幾人不知道的是,幾分鐘前。

    遠在南方。

    龍虎山內。

    那座高聳入云的劍鋒,忽然開始劇烈震顫,轟鳴。

    整座山峰......好似要拔地而起。

    而山峰之頂,那些霧氣,不知何時,凝聚成一尊淡淡虛影。

    那是一名女子。

    云霧紗衣,腰間一條白色的羅帶。

    看不清面貌,卻給人一種縹緲脫塵的感覺。

    然而,下一刻,女子卻是冷哼一聲:“敢動楓兒,你們......活膩了。”

    正要踏步。

    可,山道上,一名和尚攔住她的身形。

    “阿彌陀佛......”

    “滾。”

    “施主息怒,令郎注定有此劫......”

    女人沒動。

    這和尚也一動不動,面含笑意。

    可下一刻,和尚便愣住。

    “你說過,我兒一朝拔劍起,注定蒼生百年劫,”女子緩緩低眉,輕輕撫摸劍鋒,下一瞬抬頭:“你有沒有想過,除了我兒,這世界上,還有人.......能拔劍?”

    和尚暴跳如雷:“住手,該死的,你,你在干什么!”

    欲佩皇權,必承其重。

    他知道,即使是楚楓現在,都拿不起那把劍。

    可......

    還真有一人能!

    正是現在,站在對面這位不出世的女劍仙!

    “停下,停下,你要是拔劍,蒼生注定大亂!”

    此刻,那女子虛影,單手凌空,呈握劍姿勢,而那劍鋒,顫動的愈發劇烈!

    而與此同時。

    九州乃至全球。

    各個寺廟,佛門當中,忽然風沙四起。

    天空當中,

    竟同時出現若有若無的大劍虛影!

    遮天蔽日。

    和尚此刻真正急了,額頭上顯而易見露出汗水。

    顯然沒想到,這個出生便是空前的女劍仙,能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

    召集天下山魂,倒懸眾佛門頂!

    簡直......大不敬!

    女人虛影,傲然屹立山峰之頂。

    環視四方。

    “禿驢,你信不信,若再攔我,我要這世間,再無佛門。”

    “你你你!”

    和尚指著她良久,死死咬牙,一副豁出去模樣:“為了天下蒼生,無佛便是佛,滅佛可以,反正你不能去救他!”

    “當真?”

    女子虛影,緩緩低眉。

    纖纖玉手,單指呈扣劍狀。

    扣劍問佛門。

    和尚臉色大變,單腳邁出:“行行行,你......幫。”

    這話出口。

    天下佛門之頂,那些煙塵散去。

    恢復光明。

    和尚這才松口氣:“不過我先說好,你這次大傷元氣幫他,至少得在此多沉睡二十年。”

    女子輕笑,顯然無所謂。

    風華絕代。

    二十年又如何,為了楓兒,用我命換都行。

    一步凌空,消失在龍虎山頂。

    留下和尚。

    捶胸頓足良久。

    顯然氣不過來,死死跺腳。

    “還罵我禿驢,你才是驢,你們一家都是驢,倔驢!”

    “兒子就不說了,母親更是個瘋子,你們這一家,就他娘的沒一個正常的!!”

    意識到自己失態,他猛地捂嘴。

    “又罵人了,罪過,罪過。”

    “去去去,佛祖也不會在意的,畢竟老子,呸,貧僧剛剛才救了天下佛門,嘿嘿。”

    如果楚楓在這里。

    定然能認出。

    這光頭,正是先后兩次與他下棋的那假和尚。

    光看外貌,也與古廟內,十八尊雕塑內那一尊地藏王菩薩,

    一模一樣。7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