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九章 步步緊逼 絕不留情(第一更)

作者:寶石貓
    暗灰色的劍,快速無比!

    唐銳四周的虛空,好似和這劍融為了一體,在這劍劃過的瞬間,四周的法則道紋,都沒有任何的波動。

    而那防御在唐銳頭頂的混元天羅傘,好像也難以起到任何的作用,也就是瞬間,就被那暗灰色的長劍,無聲無息的突破。

    這等的情形,實在是無比的危急。

    三葉小草等人,已經發現了這暗灰色的長劍,可是唐銳,對于這暗灰色的長劍好像一無所知。

    在這暗灰色的長劍已經難以阻攔的剎那,三葉小草等人這才吼出了小心。

    長劍破空,瞬間刺在了唐銳的身軀上。

    也就是剎那,唐銳的整具身軀都伴隨著這長劍,變成了暗灰色。

    一切的一切,都代表著此時的唐銳,已經是在劫難逃。

    可是,就在這劍刺在唐銳身軀上的瞬間,刺殺之主的身軀,卻在瘋狂的后退。

    作為刺殺之中的王者,暗殺之中有著普通人所沒有的靈敏感覺。

    他的心中,雖然對于自己這驚天一劍懷揣著巨大的信心,但是當長劍刺入唐銳身軀中的時候,一種從未有過的危機感卻告訴他,他刺中的,并不是唐銳。

    或者說,這只是一具分身。

    畢竟,唐銳的身軀,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的被他刺中。

    刺殺之主后退的非常的快速,他的選擇也非常的正確,但是刺殺之主錯在了一點上,那就是他在長劍刺向唐銳的時候,實際上他本人已經掉入了陷阱。

    在這種時候,他能夠做出的選擇,已經不多了。

    他后退的飛快,可是就在他后退的途中,唐銳突然出現,就見他雙手掐動,無數的金燈,朝著刺殺之主直接籠罩了過來。

    這些金燈本來是防御的,可是在唐銳的催動下,這些金燈中飛起了一片金色的火焰,朝著刺殺之主快速的籠罩過去。

    刺殺之主在發現自己難以逃逸的瞬間,身軀無聲無息的化成了虛無,而那焚燒在他四周的金色的火焰,一下子多出了不少的黯淡。

    這種黯淡,讓虛空變色。

    唐銳看著那黯淡的金色的火焰,知道刺殺之主再次施展出了他的侵蝕至理。

    這種至理猶如跗骨之蛆,讓人難以甩掉,也難以分辨。

    如果此時的刺殺之主是沒有自我封禁之前的刺殺之主,唐銳他們自然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可是現在的刺殺之主,已經封禁了自己大部分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已經將他全部技能粘貼過來的唐銳,早就知道了這侵蝕至理的破綻之所在。

    “破!”

    一聲輕喝從唐銳的口中吐出,伴隨著這輕喝,那滾滾金色的火焰轟然破滅。

    而就在唐銳的破字喝出的剎那,三葉小草和吞天魔鳩的耳邊,同時響起了唐銳的聲音。

    這聲音猶如金鐘,震懾他們的心神!

    “出手,吞天神通!”

    “三劍連斬,吞噬天地!”

    唐銳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絲不容置疑的威嚴,伴隨著唐銳的話語,吞天魔鳩和三葉小草幾乎同時出手。

    雖然他們都是驕傲無比之輩,基本上不愿意聽從他人的命令,可是現而今的情況,卻讓他們沒有其他的選擇。

    幾乎在唐銳下達命令的瞬間,他們就開始按照唐銳的命令行事。

    伴隨著金色的火焰破碎,刺殺之主所化的灰色光芒,已經顯示在了虛空中。

    在唐銳直接破碎金色火焰的剎那,刺殺之主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快速的逃離。

    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逃離。

    可是他的想法雖好,但是吞天魔鳩和三葉小草早一步已經得到了唐銳的提示。

    黑白兩色的光芒,幾乎同時從吞天魔鳩的口中噴出,也就是一個剎那,這光芒已經定住了虛空!

    刺殺之主的身軀,直接被黑白兩色的光芒定住。也就在刺殺之主準備施展手段,將自己的身軀和影子互換位置的時候,那三葉小草的劍光,已經浩浩蕩蕩的斬來。

    三葉小草的一劍,隱含著三種不同的劍訣!

    這等的劍訣,足以讓乾坤變色!

    三葉小草對于這刺殺之主可以說是恨之入骨,現在這種情況下,出手自然不會有絲毫留情。

    他一出手,就是絕殺之法!

    劍光過,吞天魔鳩的吞噬之力被這劍光直接斬碎,伴隨著這劍光而碎的,就有那刺殺之主的身軀。

    處在吞噬至理形成的黑白兩色光芒之下,刺殺之主根本就來不及施展其他的手段,就被兩個人的圍攻重創。

    他的身軀破碎,但是這并不代表著,這位巨擘級別的存在,就會如此輕易的身死。

    他手掐法訣,那破碎的身軀,很快在虛空中再次凝結,只不過此時的刺殺之主,從神色上看,顯得無比的頹然。

    很顯然,剛剛的一擊,已經讓這位至尊的存在元氣大傷。

    元天道子正在刺殺之主的身邊,看到刺殺之主再次凝聚了身軀,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瘋狂。

    如果說在場的眾人之中,誰最恨這位刺殺之主的話,那非元天道子莫屬。

    雖然他在難以傷及到這位刺殺之主的時候,對于這位刺殺之主充滿了恐懼,可是一旦能夠傷及到此人,他比任何人都想要擊殺刺殺之主。

    對他而言,只有殺了刺殺之主,他的心才會舒坦;只有殺了刺殺之主,他才會輕松。

    一朵由天地至理編制的蓮花,迅速朝著刺殺之主籠罩了過去。

    對于這等手段,一般情況下,刺殺之主是不會放在心上的。但是這一刻,他并沒有運用自己移形換影的手段,而是快速躲開。

    沒錯兒,在這等威脅下,刺殺之主的選擇,是躲避。

    伴隨著這位刺殺之主的閃躲,元天道子的神色,就顯得更加的瘋狂。

    對于元天道子來說,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擊殺刺殺之主,只不過以他的能耐,一直都難以做到。

    而現在,機會好像來了!

    那刺殺之主在他的面前,已經不是難以戰勝的。

    “住手!”就在元天道子準備繼續追殺的時候,刺殺之主的吼聲在虛空中響起。

    雖然元天道子乃是上古奇才,心智非同一般人可以比擬,但是刺殺之主多年的威勢,依舊讓他忍不住停止了自己的攻擊。

    “唐銳,三葉小草,這一次我認栽!”刺殺之主冷冷的看著唐銳等人道:“但是你們想要殺我,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我告訴你們,我雖然有封禁在身,但是你們一旦讓我無路可走,我就會引動封禁,讓你們跟我一起毀滅。”

    “你們最好不要逼我!”

    吞天魔鳩和三葉小草的神色中,都露出來一絲鄭重之色,他們對于刺殺之主的名頭都有著清晰的了解。

    如果不是這位刺殺之主實在是威脅太大,實際上他們真的是不愿意和此人為敵。

    現而今刺殺之主說出這等要同歸于盡的話,他們都是相信的,因為他們知道,刺殺之主有這樣的能力。

    “如果讓你恢復修為,那我們才是死無葬身之地。”不用唐銳開口,元天道子已經大聲的說道。

    刺殺之主狠狠地朝著元天道子看了一眼道:“我可以發下心魔大誓,只要你們能放過我這一次,以后,我絕對不會找你們的麻煩。”

    “不但不會找你們的麻煩,而且我還可以答應,等我完全脫困之后,一旦遇到你們,我就會自動退避三萬里,如何?”

    退避三萬里!

    永不為敵!

    這等的說法,讓吞天魔鳩一陣怦然心動,他之所以加入這場針對刺殺之主的戰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刺殺之主對他的威脅。

    要不是這種威脅讓他如鯁在喉,要不是這種威脅,讓他坐立不安,他絕對不會參與這種戰斗。

    三葉小草在沉吟,可是他的沉吟,在元天道子的眼中,同樣很是可怕。

    因為三葉小草乃是眾人之中最強的戰力之一,如果他在這件事情上有所動搖的話,那么擊殺刺殺之主這件事情,就變得無比的困難。

    三葉小草開口道:“唐銳,你覺得呢?”

    三葉小草的開口,讓一道道的目光,都落在了唐銳的身上,也讓在場的人突然警覺,這件事情的關鍵,已經落在了唐銳的身上。

    唐銳目視著吞天魔鳩道:“你希望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的手中嗎?”

    唐銳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聽到吞天魔鳩的耳中,卻讓吞天魔鳩如夢驚醒。

    修為到了他這種地步,自然希望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們可不希望,自己的命運,最終被其他人所執掌。

    在沉吟之余,吞天魔鳩的神色中,就生出了一絲絲堅定。

    “更何況,刺殺之主乃是太古之時的巨擘,他雖然被封禁,但是他封禁自身的時候,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寶物給扔掉。”

    唐銳知道吞天魔鳩生性貪婪,這種時候,光說危機不一定能夠堅定吞天魔鳩的心,所以他接著道:“我們殺了刺殺之主,說不定能夠得到完整的天地至理,那樣我們的修為,就會有不可估量的提升。”

    “至于其他的好處,也不會沒有。”

    吞天魔鳩的眼神,越發的明亮,而那刺殺之主的殺意,則變得無比的狂暴。

    “唐銳,你說的很好,就怕你們沒有機會。”刺殺之主的話語中,帶著一絲冷厲的道:“這可是你們逼我的!”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